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9节 剧中人物

  视线掠过章嘉泽伏案写作的背影,透过高大的落地玻璃窗,外面是不夜的上海。

  夜幕像一张巨大的网,从四面八方慢慢地将整个天空拉拢,泼墨般的洒脱和欢畅。那抹红色褪去了,天边留下的是一片黑白混杂不清的景象,静默地、安然地等待着黑夜的来临。没有忧伤,没有绝望。是一种淡然,一种安详,更是一种日落该有的模样……

  夜晚的上海要美丽得多,就像是浓妆淡抹总相宜的现代美女,时尚而眩目。各色闪亮的霓虹灯让整个城市流光溢彩、神采飞扬。那些高档酒店灯火通明,里面的人儿是谁在推杯换盏,是谁在不醉不休,是谁在呢喃迷离;那些写字楼的玻璃幕墙变成了巨大的显示屏,切换着不同的广告画面与标语。

  酒店的外面,就是温和的黄浦江。灯光的影子映进黄浦江,是一种迷乱的效果,江水也好像在这灯红酒绿的都市里迷醉了。天上没有星星,夜晚的灯光把原本漆黑的夜空映得绯红,像是醉酒的少女的脸。

  街道上,一切都归于平静,就连白天时喧嚣不止的街道——那些缭绕于耳的叫卖声;那些车水马龙的热闹场景——此刻,都变得异常的安静。

  夜色中,无数的风流,无数的爱恨情仇,无数的潇洒,如今都已变成传说。历史,正在被今天的人们所书写。

  房间内,章嘉泽的创作兴致正浓。

  他“豁”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边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嘴里一边对着电脑念念有词,模仿着剧中人物的语气、表情、动作和对话,说着一些旁人根本听不懂的语言:“……这一别就是两年……你,你可要等我啊……”

  章嘉泽揣摩了一下,觉得这话有些不对劲,又返回电脑旁边,连坐都没有坐下,弯着腰,删掉了这一行字,重新写道——

  妮雅斜靠在门上,看着明业,依依不舍地:“……明业……你……你不会爱上别的女人吧……”

  写完这一行,章嘉泽站起身来,又念了一遍,模仿剧中人物含情脉脉的表情、依依不舍的动作,若有所思。

  章嘉泽又开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时快时慢,时而转圈时而站定,时而托腮时而俯首,然后他意犹未尽,又拉开了房门,模仿剧中人物的样子,斜靠在门框上。

  由于剧中人物妮雅是女主角,为了能深入剧情,他只得模仿女人的样子,将睡衣的下摆高高地拉起来,露出了大腿,后背斜靠在门框上,做出兰花指的动作,脖子一梗,模仿着女人的样子,用娇滴滴的语气自言自语:

  “……明业……你……你不会爱上别的女人吧……”

  章嘉泽觉得还不够好,于是又来了一遍,模样比先前更加妖娆。

  他一边揣摩一边觉得哪里不对劲,面色一沉,急急忙忙地回到电脑面前,对着电脑,按下了删除键,把刚才那一行文字也删除了。

  他摸了摸脑袋,自言自语:“不行,这对话不符合女主的性格。女主是一个女汉子,而不是温柔的小家碧玉,这对话得重来……”

  门外,四星级酒店的走廊里亮着不太明亮的壁灯,走廊中间,是松软的、厚厚的地毯。壁灯迷离地亮着,显得温馨、压抑而又有几分欲望,在暗夜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蠢蠢欲动。走在松软的地毯上,软软地像是踩在云端。

  此时,从走廊的另一头,一男一女正勾肩搭背地走过来。看样子,两人都喝了不少酒,男人走起路来,左腿绕右腿;女人踩着高跟鞋,极力承受着这个男人的重量,比男人要清醒一些。

  这女子打扮时尚,衣着暴露,一边走一边喘气,压低嗓门说道:“快到了……就……就快到了……”

  两人都只顾埋头走路,万万没料到,在这堂堂四星级酒店,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会遇上劫匪。

  此时,从前面房间的门里,忽然蹦跶出一道人影,大声对着两人高喊道:

  “明业!你这个混蛋,你给我站住!”

李开云说
家庭育儿轻喜剧,就看麦地《二胎囧爸》。码字去了,拜拜——

第49节 剧中人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