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0节 欺负新人

  章嘉泽打开门一看,剧本总监樊珈奇永远那么西装革履地站在门口,章嘉泽急忙热情地说了一声“请进——”,樊珈奇的鼻孔里发出轻微的一个鼻音,算是回应。

  樊珈奇径直走到电脑面前的椅子上坐下,边走边问:“写的东西呢?”

  章嘉泽打开电脑里的一个文档,说道:“在这儿呢,你给指导指导——”

  在前辈面前,章嘉泽是谦虚的。

  ——虽然他自认为刚刚写出来的第二集已经耗费了他全部的心血。

  趁樊珈奇看剧本的工夫,章嘉泽忙着给他倒水。

  越往下看,樊珈奇的眉头越皱越紧。

  到最后,他脸上的五官开始扭曲,面部肌肉开始抽搐,紧咬着嘴唇,眼睛里的怒火越燃越旺。

  到最后,樊珈奇终于吐出一句话:“我不是让你有想法给我说的吗?”

  章嘉泽一怔,当初樊珈奇的确说过这话,但章嘉泽有一个写作习惯,就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和思路去写,而不善于把这些想法和思路告诉别人。

  ——他固执地认为,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说,自己的想法最重要,他不容许别人来干涉他的创作思路。

  有可能别人会给他一些更好的建议,但章嘉泽却认为,那些建议都只是别人的,如果被别人左右,那么写出来的东西还是自己的吗?

  因此,在写作这一点上,章嘉泽的性格是内向的,是封闭的。

  听樊珈奇带着责备和怒气的语气发问,章嘉泽知道,这位前辈是真的有些动怒了。他嗫嚅着嘴唇,支支吾吾说道:“我……我一时兴起,就……就忘了……向你请教了……”

  樊珈奇猛地用手一拍桌子,“啪”的一声,桌子上的水杯应声跌落,打得粉碎,他“豁”的一声站起来,两道犀利的目光直刺章嘉泽:“胡扯!”

  这两个字像两道闷雷,在章嘉泽的耳畔炸响。

  章嘉泽浑身一哆嗦,也跟着沉下脸来。他知道,樊珈奇是真的动怒了,对于一个已经真的动怒的人来说,没必要再讨好了。

  他的内心,像是打翻了五味瓶。

  “就因为我没向你请教,没把自己的想法向你说,你就这样大动肝火?就算是我写得不好,你也不应该如此对待一个新人吧?作为一个男人,你还有一点心胸没有?作为一个前辈,你还有一点气度没有?与气量狭小的人在一起共事,还有什么意义?”章嘉泽想道。

  门外,走廊里。一个美丽女士的身影一边走一边抬头张望,最后在8708房间门口停了下来。这位女士烫着新做的鬈发,上身穿着一件小西装配白色衬衣,下身穿着一条剪裁得体的西裤,脚穿一双皮鞋,脸蛋白皙,模样俊俏。

  这位女士正准备伸手按门铃,忽然,隔着木门,听见从门内发出的咆哮声:“你只顾闷头写自己的,你也不看看,写的都是一些什么狗屁剧本?现在你写完了才让我过来看,你……你推倒重来,给我重新写!全部重写!你这是咎由自取!”

  很显然,说这话的人,正是剧本总监樊珈奇。

  被一顿劈头盖脸的痛骂,放在谁身上都不好受。章嘉泽虽然觉得上司发这么大的火完全是小题大做,但此时此刻,他仍然不得不忍气吞声,语气平和地问道:“请问……我应该怎么修改?”

  勾践可以卧薪尝胆,韩信可以忍受胯下之辱,为了学习剧本创作,章嘉泽选择了忍耐,只要能学到东西,这点羞辱又算得了什么?

  然而,接下来的发展,让章嘉泽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第60节 欺负新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