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97节 幸福定格

  听到这话,章嘉泽悚然一惊,面部一怔,心想她是怎么看出来的?不过,很快他就镇定下来,轻描淡写地笑了笑,说道:

  “没……没有啊……我怎么会有难题?这不……好好的吗?来……来,喝酒!”

  章嘉泽举起酒杯,“叮”的一声与妻子碰了碰。

  仰着脖子喝酒的时候,章嘉泽把眼角的泪水强忍着,才没有掉下来。

  人,是需要被感动的。回望来路,他章嘉泽经受过太多的寂寞、太多的清贫,好不容易,命运才对他敞开恩泽的一面,妻子主动怀上了二胎,剧本创作也还顺利;展望明天,章嘉泽被一种巨大的恐惧感占据了内心。与麦地影视集团的官司悬而未决,如果真的要退款,章嘉泽觉得自己的生活就会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更要命的是,他已经交了12万定金的花园洋房也就成了泡影,不但买不到花园洋房,而且白白损失12万定金……还有可能,连这套小房子都保不住了,因为要赔偿影视集团……天呐,想着这些,章嘉泽只觉得脑袋发懵,他再也不敢往下想了。

  他只希望,这一刻能够停留,永远地停留。

  一家人,就这样和和美美、幸幸福福地团聚在一起,每天晚上,一家人在一起共进晚餐。

  也正因如此,章嘉泽刚才那句“希望这种幸福能够永远地延续下去”,在妻子宋雅竹看来,分明就是“眼下的这种幸福不会长久了”。

  不得不说,女人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有时候,她们的第六感非常直接,也非常准确。

  晚餐结束了,章嘉泽依然坐在椅子上不愿挪动,他只希望,今天的这一切,都能够凝固,都能够停留。但愿明天永远不要到来,但愿那场该死的官司永远都只存在于梦里。

  怎么会这样?

  章嘉泽曾经一遍又一遍地问过自己,但他找不到答案。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到这一步的。

  是冯明武太狡猾?还是自己太软弱?

  是这个社会太复杂?还是自己太容易相信一个人?

  “老章,孩子明天还要上学呢,睡觉了!”宋雅竹连着喊了两声,章嘉泽才愣愣地回过神来:“啊?”

  宋雅竹又说了一遍:“孩子该睡觉了。”

  章嘉泽这才回过神,站起身来,说道:“啊对对,该洗洗睡了……你也累了吧……你还要倒时差呢……来来来,小诺,漱口洗脸洗脚睡觉了……”

  晚上,躺在床上,章嘉泽抱着腹部已经微微隆起的妻子,一种久违的感觉重新勃发了。在相互的抚摸之下,章嘉泽忍不住想要做运动的冲动,被妻子拒绝了,现在可是怀孕期呢,章嘉泽咬了咬牙,只好选择忍。

  宋雅竹问道:“给我说说,你遇到什么难题了?”

  章嘉泽在暗夜里一怔:“没……真没啥?”

  宋雅竹轻轻地掐了丈夫一把,说道:“小样儿,就你那点把戏,我还看不出来?”

  章嘉泽翻了个身,说道:“嗨,真没事儿……你别瞎想,好了,你也很累了,睡觉吧……”

  一阵倦意袭来,章嘉泽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宋雅竹忍不住在暗夜里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哎,但愿像这个呆子说的吧,什么事儿都没有。

  第二天早上,章一诺上幼儿园,章嘉泽提出来他送孩子,让黄秋菊在家休息,反正幼儿园也不远,没几步路就到了。

  宋雅竹觉得这种情况比较反常,以前都是让孩子奶奶送,章嘉泽在家写剧本,今天这是怎么了?太阳从西方出来了?章嘉泽前脚刚刚出门,宋雅竹也睡不着了,从床上起来。

  半年没在家了,家里乱糟糟的。宋雅竹决定好好收拾一番。

  不到一刻钟,章嘉泽手里带着豆浆、包子、油条等早餐回来了。见妻子已经起床,正在擦着书桌,章嘉泽一把抢过桌布,说道:“嗨嗨嗨,让你睡觉你咋起床了呢?去去去,好好休息去,你现在可是两个人了……怎么还不让人省心啊?”

  章嘉泽起床出门送女儿上幼儿园的时候,宋雅竹还在熟睡中,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前脚刚走,妻子就起床了。

  宋雅竹看了看章嘉泽,继续说道:“嗨,不就是擦擦桌子吗?这多大点儿事啊!我只是怀孕了,又不是瘫痪了,现在生活还能自理!”

  章嘉泽不由分说地道:“去去,洗手吃早饭了!很久没吃过楼下的酱肉包子了吧?可香了!”

  宋雅竹走到餐厅,见桌子上的早餐已经摆好,还别说,在国外待久了,很久没吃着家乡的包子了,还真香!

  章嘉泽点燃火,开始给妻子煎蛋。宋雅竹说:“有这些包子就够了,不用煎蛋。”

  章嘉泽乐此不疲地道:“那怎么行呢?你现在可是两个人吃饭了!”

  宋雅竹没辙,只好任由丈夫忙去。

  早餐吃完,宋雅竹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刚回家,还有几天时间才去公司上班。章嘉泽收拾完了厨房的事情,也坐到沙发上,陪妻子看电视。

  大约十多分钟后,宋雅竹才扭头问道:

  “怎么了?我们的大作家今天不用写剧本了吗?”

第197节 幸福定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