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36节 家庭会议

  章嘉泽连忙关了火,懊恼地将锅里的排骨捞了出来。

  此时宋雅竹换了拖鞋,也来到厨房查看状况。看到此番惨状后,她有些诧异地问道:

  “怎么回事?锅里煮着东西,怎么就忘了呢?”

  章嘉泽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了,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跟她说章一诺走丢的事?宋雅竹对安全问题本就重视,要是让她知道了这件事,自己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依宋雅竹的性子,轻则把他骂个狗血淋头,重则一个星期都不会给他好脸色看。可不说,这件事迟早也会暴露,到时候......

  纠结过后,章嘉泽决定先逃避过这个问题,于是随口说道:

  “嗨,这不忙起来就忘了嘛......”

  宋雅竹很是无语:

  “灶上还开着火呢,这都能忘?我看就算厨房烧起来了你都不知道!你看看,这锅底都烧黑了,才买没多久的锅,就被你这么折腾!”

  章嘉泽自知理亏,不好回嘴,只好转移话题:

  “哪儿有你说的那么夸张......爸今天晚上要回家吃饭,我得开始炒菜了。对了,二诺还没喝奶呢,你快去给他兑下奶粉。”

  宋雅竹拿章嘉泽没辙,只好按他说的去兑奶粉。

  少了一锅排骨汤,晚餐只剩下了两个素菜。章嘉泽急中生智,从冰箱里拿出两个火腿,又做了个火腿炒蛋。

  到了晚餐时间,宋柏年从外面回来后。一家人坐上餐桌,开始吃晚饭。

  宋柏年低头吃了两口,缓缓地问道:

  “这段时间家里没保姆了,这么多家务谁来做?还要带两个孩子,嘉泽一个人在家,能忙得过来吗?”

  章嘉泽夹菜的手顿了顿,有些心虚地说:

  “能......吧。”

  可没想到,宋雅竹立刻把他给“出卖”了:

  “能什么呀,锅都快烧穿了。”

  听到妈妈说的话,章一诺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爸爸不仅把锅烧穿了,还把一诺给弄丢了呢!”

  章一诺的话一出,章嘉泽似乎感到四周的空气都凝固了。他用余光看到,宋雅竹用仿佛要杀人似的眼神盯着他看。章嘉泽默默地低下头,扒拉着碗里的米饭,不停地往嘴里送去。

  完了!章嘉泽心想,一诺啊,你知不知道,无形伤人才最为致命啊。

  宋柏年看了拼命刨饭的章嘉泽一眼,冲着章一诺问道:

  “一诺,你跟外公说说,爸爸怎么把一诺弄丢了?”

  章一诺当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完美地破坏了晚餐的和谐气氛。她一边说,一边还用手比划着:

  “刚刚爸爸自己坐电梯走了,居然把一诺忘了。然后呢,一诺就不停地哭,不停地哭。保安叔叔看到一诺,就来保护一诺了。那个保安叔叔长得可高大了,至少有这么高,这么大......后来,爸爸就来找一诺了,一诺就和爸爸一起回家了。”

  听到章一诺说的话,宋雅竹心疼极了,她赶紧搂过自己可爱的女儿:

  “快给妈妈看看,有没有哪里摔了?有没有哪里痛啊?”

  章一诺摇摇头:

  “妈妈别担心,一诺身上不痛,也没有摔倒。”

  宋柏年也摸了摸章一诺的头,疼惜地说:

  “一诺真勇敢。”

  宋雅竹狠狠地瞪了还在刨饭的章嘉泽一眼,说道:

  “有些人呀,可真厉害,这么大的女儿都能搞丢。”

  看到妈妈生气的样子,章一诺忙说:

  “爸爸已经知道错了,妈妈不要怪爸爸......”

  此时,章嘉泽终于抬起头,欣慰地看了章一诺一眼。同时,章嘉泽也看到宋雅竹恶狠狠的眼神,像激光一样射向自己:

  “放心吧,妈妈怎么会怪爸爸呢,妈妈爱爸爸还来不及呢。”

  说到“爱”字的时候,宋雅竹故意加重了发音。

  章嘉泽不由打了个寒战,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恐怕就是发怒中的女人了吧?

  晚饭后,宋柏年召集宋雅竹和章嘉泽一起开了个简短的家庭会议。

  宋柏年叹了口气:

  “嘉泽啊,这样下去可不行。家里两个孩子,忙里忙外这么多事,你一个人哪儿能忙得过来?你看看今天,不是我说你,一诺这么小,这走丢了,万一出了什么事......我现在这个年龄,哪儿能受得住啊......”

  章嘉泽满心的愧疚,应道:

  “爸,今天是我疏忽了。这王阿姨走了之后,我一个人也确实忙不过来。今天一天我手忙脚乱、晕头转向的。排骨汤熬坏了不说,居然把一诺都搞丢了。不过我保证,之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

  宋雅竹气鼓鼓地说:

  “汤熬坏了是小事,要是真把一诺整丢了,我看你怎么办!”

  宋柏年:

  “行了行了,你也别说嘉泽了。嘉泽也是人,不是神,是人就有疏忽大意的时候,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想想办法,把保姆的事情解决了,难道嘉泽就这样一直在家当奶爸?写作还搞不搞?明天之内赶紧把这事儿解决了。”

  ......

  家庭会议结束之后,章嘉泽和宋雅竹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章嘉泽看着宋雅竹沉着的脸,心里想到:暴风雨要来了......

  不一会儿,宋雅竹就爆发了:

  “章嘉泽,你倒是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章嘉泽撇了撇嘴:

  “还能怎么回事,就是一诺说的那样呗。”

  宋雅竹“啪”地一声把包扔在床上,声音里有了哭腔: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出门的时候,每分每秒都要看好一诺!一诺才5岁,让她走丢有多危险,你不知道吗?你怎么会这么大意?”

  看到宋雅竹泫然欲泣的模样,章嘉泽心里十分不是滋味。他明白,这次确实是自己做错了,妻子这样生气发火也是应该的。如果换成是宋雅竹搞丢了章一诺,自己或许比宋雅竹还要愤怒。这一次,章嘉泽没有反驳妻子的话,老实地承认了错误: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对不起,老婆,真的不会有下次了!今天一诺放学晚了,家里又煮着汤,我心里着急,没想到就......”

  见章嘉泽好歹给了自己一个理由,宋雅竹心里的气儿消了一半,可嘴上还是不依不饶:

  “着急,着急就能把一诺丢了吗?你自己反思反思!”

  章嘉泽讨好地凑到宋雅竹身边,扶着她在床上坐下:

  “好好好,我会反思的。老婆你别生气了,都说生气的人老得快。”

  “还说呢,你气我气得还少吗?”

  宋雅竹不满地想要拨开章嘉泽的手,却发现他指关节处的皮全都破了,有些地方还结了血痂,看上去有点恐怖。她惊愕地抓起章嘉泽的手,惊呼道:

  “你这是咋了?”

李开云说
欢迎关注作者微博:@麦地

436节 家庭会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