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顽劣

  江月的脸烧了起来,安暮的洞察力真是非同一般。她望着窗外一排排忽明忽暗的路灯,不屑撒谎便云淡风轻的说,“还能有谁……”

  安暮瞬间明白,她只有一个前任,QQ里单独分组的那个人。他猛的把她拉到怀里,未等她挣扎便吻上了她的唇。

  江月自是用力全力挣扎,但只要安暮不想放手,她便从来没有成功过。并没有什么美感所言,安暮一身的酒气让从不饮酒的江月无所适从,可又无力挣脱。这个混蛋还酒驾!!交警叔叔快点出现带走他吧!

  “你又在想什么!”火辣辣的痛感让安暮放开她,并反手挡下她呼啸而来的耳光,这个笨蛋下口真重!

  江月用力的抽回右手,努力的寻找能够打开车门的那个按钮。为什么唐周扇起耳光从未失败过,自己总是出师未捷?

  “外面是城际高速,连出租车都不会路过。”安暮发觉原是需互补,才会看上这么笨的女人。

  “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江月推了半天未果,叹了口气。看到安暮的嘴角被咬破皮了正在渗着血,便伸手用手指去擦,然后说出了一直徘徊的心底的话,“到底是个顽劣的孩子……”

  “我在你眼里……只是个……”安暮抓着江月的手腕,她的手指上染着血。画风突变,他觉得江月看着自己,就像唐僧满眼仁爱的看着孙悟空一样,除了仁爱便是一丝丝恐惧。

  “你放开我!”江月又开始挣扎,挣扎起来那种唐长老特有的眼神便不见了。

  “你觉得我……幼稚?”安暮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刚才那种奉劝迷途羔羊皈依佛门的眼神,她从未把自己当做与她同龄的人。

  “时间不早了,明天上午有课,麻烦送我回学校!”不幼稚会大半夜的把车停到城际高速桥上?江月的身子往车门的方向靠了靠,别过脸不想再看到他。虽然心里有一丝心疼,可绝对无关男女之情。

  “江月!”她忽然的疏离彻底激怒了安暮,“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我是不是真的顽劣!”

  江月不知道他摁了哪里的钮,座椅的靠背忽然呈150度角降下去。安暮翻身一跃便扑了过来,顺势把她压在身下,没有半点温柔可言的亲吻她的锁骨。

  “安暮……”江月试图推开他,奈何安暮全部的重量都压了过来。刚才那一刹那的悲悯之心,让她觉得幼稚的其实是自己,“你放开我,安暮……”

  “我不放!”安暮应了一句后,在她锁骨下方重重的咬出了一朵紫红色的痕。

  “疼……”江月更加用力的推他,疼的眼泪都快下来了,“安暮,你……”

  安暮看到她泪眼婆娑,衣衫不整的样子,忽然觉得很心疼。他把自己的风衣覆在她身上,认真的说,“在我身边,你眼里心里的人,只能是我!”

  “……”江月好像惊弓之鸟,不等她动手,安暮便坐回了原来的位置,帮她调整好座椅。

  “我们回家。”安暮启动车子的同时,递过去一包纸巾,又摸了摸她的头发。

十月初十的我说
!!!!!!!!!!!

第四十六章 顽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