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四章 疏远

  “什么适得其反?老公你预言了什么?”唐周接过周唐递过来的水,仔细盯着安暮发来的简讯,一脸好奇的模样。

  “路上告诉你。”周唐起身去了浴室。

  初夏时节,路过温暖的风。

  人行道边上的树,浓密层层的枝叶里透着一道又一道依然耀眼的夕阳。安暮牵着江月的手,走过一条条长长的街,川流不息的路,一眼看不头的石阶。她没有喊累,也没有挣开他的手。

  在安暮家里的时候,二人的交流仅限于,早,谢谢,对不起,晚安。安暮除了每天晚上的时候,会拥着她一起入眠,再没有别的亲密接触。江月不止一次提出要搬回去,理由是与唐周聚少离多,打乱了自己已经形成的各种习惯。都被安暮以视频作为要挟,回绝了。

  “安暮,现在回去你家么?”刚结束两节课的江月,被安暮强行拉出来轧马路。

  “时间还早。”安暮浅笑着,话语间尽是风轻云淡,“你不是想和唐周多待会儿么,七点的时候她和表兄在宜春苑等我们。”

  “嗯。”江月本身就是个清冷的人,面对安暮,她变得冷若坚冰。

  “小月。”安暮一直保持微笑,装作不经意的喊出她的名字。心里却早已千帆过尽,不得其安。

  “怎么了?”江月知道他的心意,只是去意已决。也许只有这样,才有搬回校寝室的可能,才有远离他的机会。

  “饿了么?”安暮急中生智,刚好前方有油炸串的摊位。

  “还好。”江月想挣开他的手,奈何被他抓的更紧。

  还是那家宜室宜家的宜春苑。

  江月与安暮走进来的时候,唐周与周唐早已入座。这次的包厢很小,先到的二人居然在旁若无人的热吻。

  “咳咳!”安暮不自然的清了下嗓子。

  他二人缓缓分开,周唐学长依旧很羞涩,“不好意思!”

  “快坐下来,我要饿死了!”唐周第一次来这里,其实每次周唐带着她去西餐厅的时候,她都想说,她喜欢川菜!湘菜!所有麻辣的菜式!

  江月打算坐到唐周的旁边,被安暮拉住,“别过去照亮人家的路,他俩不缺路灯。”

  “月月,你俩坐我们对面好了!快点菜!”唐周好像忘了此行是任务的,周唐用力的抓住了她的手,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她才想起来。

  “谢谢。”江月的这句谢谢,让唐周和周唐确认了事情的严重性。

  “没事,我们点菜吧!”安暮只是帮她拉了下椅子,便听到了江月的那句‘谢谢’。

  “月月,要不要去厕所?”不等江月回话,唐周起身拉着她便往外走。

  “你们怎么回事?她之前也没那么冷啊!”周唐走过去关上了门,半倚着窗子问他。这根本不是冷,这是疏远!

  “……”安暮突然也不知从何说起了,就在他犹豫怎么开口的时候,门被推开了。

  “我回来啦!”唐周贼兮兮的关上了门,三人聚到一起,“我把月月锁在卫生间了,门口放了个正在维修的牌子!在工作人员发现之前,赶紧告诉我们究竟怎么回事?”

十月初十的我说
!!!!!!!!!!

第五十四章 疏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