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1章

  “安暮……”江月感觉到大脑轰鸣,开始晕眩起来,整个人瞬间倾倒在他身上……

  “怎么了?”安暮感觉到她的不对劲,抱着她去寻这里最近的客房。

  看着他们仓皇离去的身影,顾清言依然举着红酒杯,冰冷的眼眸笑的绝美,与方才的楚楚可怜满目泪光的样子判若两人。

  这个女人果然还是跟以前一样蠢!给她喝了什么,呵~当然是你几分钟前拒绝了的东西啊!

  原来,在碰到江月之前,顾清言便带着这杯红酒,亦‘祝福’过安暮。

  ……

  某个光线通明的房间里。

  江月被安暮用一张毯子裹成了一只圆滚滚的蛹,含情脉脉的眼眸里满是迷离的风情,面色微醺,浑身滚烫……

  “带我走……”江月竭力保持着灵台的清醒,微微扭动着身躯,“安暮……”

  安暮吻了吻那双格外诱人的唇,“宝贝……忍耐一下……”

  此时江月的热情似火,于安暮已是致命的诱惑。但他亦清楚,风雨欲来之前的平静转瞬即逝,她又根本无法自持……

  安暮本欲借此次各方人士都在的时机,当众宣布自己和江月已婚之实。现在明显有人看出了自己的意图,这个笨女人别人给的什么东西都敢喝!眼下自己绝不能离开她半步,只能想办法冲出去了!

  伴随着敲门声,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安总,你在里面么?”

  张恒这个猪头平时寸步不离的,今天消失了那么久!还问这么智障的问题!

  安暮以最直接的方式,一掌劈晕了怀里的女人抱着她打开了门……

  瞬间无数个闪光灯都能闪瞎张特助的木鱼眼,而可怜的张特助只能尽全力拦着这群小道记者,一副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样子,“安总,你快走……快走——”

  “麻烦各位,把我太太拍的漂亮些。”安暮勾起嘴角浅笑着吻了一下怀里熟睡的女人,“我太太不胜酒力,告辞!”

  安暮就这样抱着江月穿过拥挤的人群,一步一步的走了出去。

  大家拍照时很默契的空出了一条路,张特助亦一脸茫然的紧随了上去。

  这里只有一个出口。所以,势必会路过宴会大厅。

  安暮的爸爸才进来片刻,大批记者便堵在了那个房间门口,从那杯酒开始,每一步都算的分毫不差。

  顾不得那么多了,安暮抱着不省人事的江月一直往前走,路的尽头,便是自己的父亲。

  “周小姐怎么了?”伊藤君认出了安暮怀里双目紧闭的女人,是周遇君的妹妹周乔。

  安暮径直走了过去,目光如炬如同六年前那般道,“爸爸,她是江月,是我唯一带回家过的女孩子,我们已经领证结婚了!”

  “她是……那个女孩?”安伯父对江月的印象不差,只是她消失了这么多年,安暮又与顾家的女儿订了婚……

  “是的爸爸,我找到她了!婚礼的日期还要拜托您,她喝醉了,我先送她回去。”安暮第一次对着早已年迈的父亲,目光诚恳且满是歉意的低下了头。

十月初十的我说
——好方————

第161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