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3章:从血泊中走出来的男孩2

  话说,这北境一战,一打又是半年。

  贺天从开始时对湮北布下的阵法和战术感到不可置信到后面的心服口服,无条件的服从。

  那一天,夕阳降落,与地平线渐渐连成一线。

  贺天一行五百余人,在回城的路上,遭遇敌方利用黄沙发动的阵法,看着黄沙包裹的风暴渐渐吞噬过来。

  “啊!啊!啊!”黄沙中传来被吞噬的士兵的惨叫声。

  “殿下,这......这又是什么玩意?”贺天看着在后面的士兵一个个的被沙暴吞噬了进去,沙暴中仿佛有着无数的刀刃一般,将被卷入之人屠杀。

  “这是一个利用黄沙和大风而发动的一个幻阵,素闻北方小国训练了一批可在黄沙之下自由遁行的武士,今日看来,果真如此。”狂风吹过湮北耳边的碎发“想必这黄沙中现在又多了不少敌军在内了,贺将军,你带着剩下的人快速回城。”

  “那殿下您呢?”贺天虽然好奇五皇子怎么会知道如此多的东西,但明显眼下的形式已经来不及他思考那么多了。

  “一个阵法,势必有其阵眼,必须将其破掉,不然这北境边城是守不住的。”湮北说着就将腰间的匕首拔出,握在手中。

  “殿下的意思是.......”贺天听着,看到他的动作,立即说道“不行!不行!万万不可,殿下可不能有什么闪失啊,让微臣去吧。”

  “你懂阵法?”湮北俊眉轻挑,小小的脸上有着不符合年纪的稳重和淡然。

  “微臣......”贺天语塞。

  “那就别废话,给我赶紧往回撤,在我破阵之前,我不希望看到我大湮国的任何一个士兵再送命。”湮北说完,便小腿一动,驾着骏马冲进了沙暴之中,小小的身子很快就被黄沙淹没了,

  “殿下.......”贺天大喊一声,拳头握紧又松开,握紧又松开,最后一咬银牙“殿下的话,大家都听到了!我们一定要不辱使命,都活着回到城中!”

  “是!”“是!”“是!”许多将士都被湮北的举动惊到了,虽然湮北第一日来到军队中时已经震惊到他们了,而且他们觉得这五皇子就是来搞笑的,但这些日子和今日湮北的举动可谓是震撼到了他们。

  没有人知道这沙暴之中发生了什么,贺天只知道当他再次与四皇子率军出城时,沙暴已经蔓延到城外百里后就停止了移动了。

  他记着湮北的话,不敢让四皇子或者任何士兵轻易踏进沙暴之中。

  这场沙暴一直延续到他们撤退的次日傍晚,夕阳如昨日一般将落,停在地平一线。

  灿烂飘洒的红光浸满了整片天空,原先的清澈湛蓝被耀眼的红色取代。

  余晖浸染了整个大地,自然,也浸染了这古老的北境边城。

  近十万的大军站在护城墙上,城门外,都静静的注视着那渐渐散去的沙暴。

  他清晰的记得,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一个六岁的孩童身上所渗透而出的威慑力。

  湮北小小的身影从黄沙之中走出,原先白净的战袍上面,破破烂烂的沾染了斑斑血迹。

  大片大片的血迹印在他的白衣上,小小的整个人仿佛被包裹在血色之中,就像是从黄泉路上走回来的一般,戾气逼人,摄人心魄,令人胆颤。

  他就那样握着匕首,一步一步的走向城门。

  黄沙散去,贺天看清楚了湮北身后如血染般的大地,血红一直延伸到远处,看不到边际,血红之上堆满了无数的尸首。

  贺天感觉自己几乎快不能呼吸了,这.......这似乎是这六岁的孩童一人所为的啊。

  “五弟!”同样震惊的四皇子湮祈,终于嘶哑着嗓音跑上前去拉住湮北沾满了血的手。

  “我们胜了!”湮北沾满血迹的小脸上,似笑非笑的看着那城里城外的将士们。

  贺天这才从震惊之中缓过神来,举手高呼“殿下万岁!殿下万岁!”

  “殿下万岁!”“殿下万岁!”同样回过神来的将士们一同举手高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分割线————————————————

  这出征之事更为让贺天奇怪的是,班师回京那日,五皇子特意叮嘱他不要将当日之事如实禀告。

  他对湮北的畏惧和敬佩之情使他瞒下了此时的真伪。

  而且,在皇上知晓北境一战是在五皇子的帮助下大获全胜,并且两皇子安然无恙回京后,龙颜大悦。

  “湮儿,不愧是朕的儿子。今日,朕要好好奖赏你。”湮溟看着下面站着的湮北,甚是喜悦“说,你要父皇赏你什么?”

  “儿臣只望父皇能恩赐儿臣免去这跪拜之礼。”他俊秀的小脸上面无表情。

  “嗯?这是何赏赐?”湮溟不禁皱眉。

  “儿臣只有这一个心愿,恳请父皇恩准。”湮北依旧面不改色的说着。

  湮溟盯着自己这个只有六岁的儿子看了良久。

  “好,朕准了”

  贺天也是万万没想到这五皇子会要了如此一个赏赐。

  之后,几年,贺天都听说湮北依旧整日待在自己的院中,没有人知道他每天除了读书还干些什么。

  而说到皇后水烟晗,在知道湮北带着战功回来了之后,就一直在等待着机会将湮北赶出皇城,或者除掉。

  她知道湮北在将来对她和湮宇的地位势必是一个相当大的威胁。

  于是,在明启二十六年,水丞相一方大臣纷纷上书提出五皇子天生受诅咒,恐会危害国家根本。

  于是,同年秋,皇上封十岁的湮北为五王爷,分配于洛城。

  但是至今,贺天也忘不了九年前,那个从血泊中走出来的男孩。

  关于这个故事,苏小玥还是很久以后在湮祈的口中才得知的。

  然后,她才知道抱对大腿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

第23章:从血泊中走出来的男孩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