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4章:送狐

  贺天还在回忆着,就感觉到湮北面具之下的唇角正微微勾起,目光直直的停在他的身上。

  “大将军,别来无恙。”湮北举起酒杯向贺天抬起,薄唇轻启。

  贺天这才注意到接风宴已经进行了大半了,皇上和众人都看着歌舞喝着美酒。

  虽听不见湮北说什么,但是他早已从他的唇形中得知了信息,也同样举杯。

  然后,相视而饮。

  “为什么你们国家的大将军看起来跟你很熟啊?”苏小玥的嘴里嚼着湮北喂给的菜肴,话音有些模模糊糊。

  “一个故人而已。”湮北指尖捏起一颗提子放入口中。

  唇角似笑非笑的勾着,眼睛看着舞池里跳舞的人,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在苏小玥的背上为她顺着毛。

  整个人的气质尽显慵懒邪魅,让在场的不少女眷看了移不开眼。

  苏小玥下意识的就瞪了那气质慵懒的某人一眼。

  “小东西,真是不长记性啊,这漂亮的小眼珠子看来是真的不想要了。”湮北低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着。

  苏小玥缩了缩脖子,这话她怎么听着如此似曾相识呢?

  接风宴渐渐接近尾声,夜里的风更加凉了。

  “啪!啪!啪!”水之行拍了拍手,几人就抬了一个用被蒙住的笼子上来。

  “爱卿,这是何意?”明启帝看到这一幕,沉声询问,眼角的余光瞥了眼接风宴的主办人——湮祈。

  湮祈摇了摇头,他可没有安排这水丞相上场的环节,谁知道他在搞什么鬼?

  “微臣听闻五王爷喜欢狐狸,正巧前日机缘下得到一只稀有的雪狐,所以今日斗胆将它带来送给五王爷。”水之行的目光在苏小玥身上转了一圈“微臣素日公务繁忙,也不曾养过这野物,生怕养不好可惜了。如今看来,送给五王爷是最好不过了。”

  说着,就掀开蒙着的布,一只毛发雪白的狐狸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在场的不少人只听出这水丞相话中的嘲讽之意,却也是未想到这送狐究竟是打着什么算盘。

  苏小玥听到这话,有些怒了。

  这水丞相绝壁不是什么好人。

  一来:先前才来这讽刺湮北如山野之物,现在字里行间又透露出,湮北是一没有什么权力和能力之人,只会养养这些山中野物度日,甚至一个王爷还不如他一个丞相。既然如此,就再给你一只好好的养。

  二来:这丫是眼瞎吗?看不到人家湮北已经有小宠了吗?这湮北本来就性子难以捉摸,这人还送只狐狸来,搞不好,她什么时候惹他生气了,他就喜爱那雪狐了,那自己不是得被扫地出门,过上没有肉吃的修炼生活。

  看着那笼子之中的毛发柔顺的雪狐,苏小玥心中升起了浓重的危机感,她绝对不能让湮北收下这臭狐狸。

  她跳上桌子,眼神中杀气腾腾的看着那雪狐,恨不得把它和那个丞相丢到千里之外。

  水之行被苏小玥看得有些头皮发凉,但他还是嘴角拉出一抹笑容“五王爷,看来你的狐狸也很喜欢这雪狐啊,大概是多了一个玩伴它感到很高兴了啊。”

  苏小玥听到这话,脚底一滑,险些雷倒,这水丞相tm在胡说八道什么啊?他哪只眼睛看到我喜欢它了?

  湮北伸手扶住苏小玥,将她又抱在怀里,拿起手帕擦着她的爪子,轻笑着说“看来它确实是喜欢这雪狐,既然如此,水丞相的美意,本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暗一!”

  暗一从一旁走出,提起水丞相身旁的笼子,朝湮北走来。

  苏小玥不禁瞪大了眼,这人今天脑子没毛病吧?听不出人家是在骂他啊,狠狠的的瞪了眼那只雪狐,那爪子抓了抓湮北的手“你傻了?”

  下一秒,她就看到湮北的另一只手伸向那只雪狐。

  “你.......你不会真的要抱它吧?!”苏小玥下巴都快惊掉了,这人不是有洁癖吗?怎么能随随便便的抱这些东西,也不知不知道干不干净,要是有什么病,传给她了怎么办?

  “本王为什么不能抱它?”湮北摸着她吃的圆滚滚的肚皮,唉.......这么能吃,真的不是他原本的阿狸了,这肚皮都快撑炸了吧。

  心中想着,手下悄悄运力,为她消着食。

  湮北的这话没有任何掩饰,在场的人都听到了,都有些惊奇的看着这一人一狐似在交流的场景。

  “湮儿,你可是在与你的小狐说话?”明启帝自然听出这水之行的意思,比起生气,他更想知道湮北这五年有什么进展。

  “启禀父皇,这小狐说这雪狐沾染过有邪气的东西,让儿臣不要触碰。”

  这湮北真是说谎一点都不打草稿,苏小玥白了他一眼。

  “五王爷说笑了,这狐狸只是嗷嗷的叫几声,怎么就说我这难得的雪狐是邪气之物呢。”水之行这下有点慌了,这雪狐是那位大人给的,要是让皇上知道这雪狐是邪气之物,他还拿来送给五王爷,皇上必定会勃然大怒的。

  “水丞相,这小狐是五年前忆尘大师赠与我家王爷的,其灵性怎可是一般狐狸可以相提并论的。”暗日将那雪狐放在湮北的桌前,退到一边。

  “忆尘大师?!”殿中的众人不禁惊呼,这忆尘大师的名讳在天行大陆的影响力可是相当大的。

  “湮儿,这小狐确实是忆尘大师相赠?”明启帝没想到当年派了那么多人去找也没找的忆尘大师,居然会这样被湮儿自己给碰到了。

  “确实如此。”湮北继续摸着苏小玥的肚皮。

  这忆尘大师又是哪号人物了?感觉是很有身份的样子啊,苏小玥的小爪子扯着湮北的衣角,暗自遐想。

  “所以不是儿臣不接受水丞相的美意,而是这小狐怕是不乐意啊。”湮北有些委屈的继续说着。

  “喂,喂,喂,这锅我不背!不背!”苏小玥大叫道,又让她背黑锅!又让她背锅!

  然而,没有咒语的帮助下,苏小玥的抗议如果湮北不搭理的话,在别人看来就是在认同湮北的话而嗷嗷叫。

  “哇,这狐狸果然很有灵性啊”

  “不愧是忆尘大师手下培养的狐狸。”

  “怪不得这五王爷如此喜爱它”

  宴席上,大小不一的声音在感叹着苏小玥的灵性。

  “水丞相,这雪狐乃邪气之物,你却拿来送给五王爷,你该当何罪?!”明启帝明显是站在湮北这边的。

  这古人本来就迷信,更何况是皇帝更是要多疑,谨慎的。

  “微臣......微臣该死,但是微臣确实不知这雪狐是邪气之物啊!”水之行见用雪狐将邪气渗入五王爷身体中的方法行不通,而眼下形势又这样了,只好跪下身子,几乎是从牙缝中硬生生挤得挤出了这一句话来。

  “皇上...”一旁的皇后轻声唤着。

  “父皇,俗话说:不知者无罪。这无知也不是水丞相的错啊。”湮北的话打断了皇后微弱的声音。

  话音刚落,全场就静得连掉颗针都能听到。

  苏小玥直接瞪大了眼,看着湮北,这人骂人也骂的太不动声色了吧。

  这赤裸裸的嘲讽之话,朝廷上下估计除了皇上,湮北是第一个敢如此嘲讽水之行的人了。

  “既然湮儿都这样说了,那就罚你两个月的俸禄为诫吧。”湮儿真是一回来就给了水之行一个大大的下马威啊。

  “谢皇上恩德。”水之行的一口老牙都快咬碎了。

  皇后水烟晗看到自己的父亲如此憋屈,忍不住狠狠的瞪了眼湮北。

  什么仇什么怨啊?苏小玥看着眼前这戏剧的画面,不禁摇着狐狸头叹气。

  天将凉,这次的接风宴也顺利结束了。

第24章:送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