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2章:摄魂香

  眼前的这一幕着实吓坏了苏小玥,就是在现代上解剖课的时候,她也重来没觉得恶心过。

  但是,面前的这具尸体直接把她吓得呆呆的站在原地。

  她只感觉,胃里的东西在不断地翻滚,就等着一个一吐而出的机会。

  她的心跳莫名加快,脑子几乎空白,当听到暗日的声音时,她才找回了一点点的理智。

  她一直觉得自己其实是个挺薄情,冷静之人。

  可是,今天的这一幕,让她知道了她终究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女,一直生活在民主,和平的环境里。

  何曾见过死的如此恶心的尸体,想一想,这尸体之前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

  她明明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是想要拔腿就跑的,可是鼻尖萦绕着的奇异香味,却让她如何都迈不开腿。

  当她听到暗日的身音时,才发现刚才的自己好像是被催眠一般,完全忘记了跑开。

  “阿狸,你......你快去找......主子。”暗日同样被眼前的这一幕震惊了。

  但是,这股香........似乎占据了他的整个大脑一般。

  他感觉,头越来越重,眼睛越来越睁不开了。

  几乎是用尽最后的力气,暗日才对着苏小玥说出了这句话。

  然后,高大的身子砰然倒地。

  “暗日!”苏小玥看到暗日高大的身躯倒在自己的面前,一下就惊得回过了神。

  她伸出爪子使劲的戳着暗日的身子,甚至是用嘴巴咬他。

  但是,暗日也没有任何反应。

  她要怎么办啊?对了,找!找湮北!

  想着,苏小玥的脚就要向巷子外迈去。

  呃........然而,她不知道那什么玉甄酒楼在哪里啊?

  “呜呜呜呜.......湮北!你在哪里啊?”苏小玥丧气的趴在暗日的身边,难过的哭了起来。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孤助无援。

  看着暗日倒下的身躯和那不远处一直直勾勾看着他们的尸体的大眼睛珠。

  她几乎觉得那些白蛆将那具尸体吞噬完之后来就会来吃她和暗日了。

  莫名的,闻着那股越来越浓郁的奇异香味,她就感觉到无尽的绝望向自己袭来。

  其间,还伴随着一阵阵的心痛。

  玉甄酒楼

  “唔.......”湮北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你怎么了?五弟。”湮祈看到他突然地动作,着急的站起身来。

  “没......没事。”为什么他会有这种突然心痛的感觉。

  虽然只是及其短暂的一下,但是他确实感受到了。

  这种心痛的感觉,他除了那个时候会有,就只有阿狸去世的那天。

  莫非......

  “不好!”湮北赶忙起身,就走出了包厢。

  “哎.....哎....不好?什么不好了?!”湮祈见状,赶忙追了上去。

  可是,他一打开门,哪里还有湮北的身影。

  呃......这人是飞着去的吗?

  “你在这里哭什么?”

  苏小玥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她感觉她十八年来一共都没有流过这么多的眼泪。

  “嗯?”直到她听到这熟悉的声音。

  果然,她一转头,就看到那个清傲凉薄,自内里透出高贵的白衣男子挺拔的站在不远处。

  带着让人捉摸不透的神秘,使人心底不自觉的生出一股敬畏之情。

  苏小玥第一次觉得,哪怕是带着面具的湮北也美的让她无法呼吸。

  “嗯?问你话呢,在这哭什么呢?”没有等到想要的回答,湮北皱着眉走近苏小玥。

  鬼知道他看到她好好的在这里的时候,松了多大的一口气。

  “暗日?这是怎么了?”湮北自然看到了面前的一切。

  他的目光在那具恶心的尸体上停了两秒,就伸手抱起已经弄的脏兮兮的苏小玥。

  “你是舌头被吃了吗?”看着那哭的更加脏兮兮的狐狸脸。

  湮北暗叹了一口气,从怀中拿出锦帕。

  为苏小玥擦着脸上的污渍。

  “我也不知道,暗日.....”苏小玥感受到湮北怀里的温暖后,就像重获新生一般。

  整个脑袋都深深的埋在了湮北的怀里。

  他来了!他来了!

  她抽噎了一下“暗日,突然就倒下了。”

  说着还不停的抽噎着“都......都怪我,要不是我跑到这里来,他也不会跟来,也不会看到这恶心的尸体。”

  湮北还是第一次,见到一只狐狸可以哭的如此人性化。

  “没事的,他只是中了摄魂香。”他早就闻到了这浓郁的摄魂香的味道。

  凶手将人杀掉后,竟然拿来练就神魂香。

  这便罢了,居然将尸体就这样的扔在皇城内。

  “摄魂香?中了会怎么样啊?”要是暗日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可都是她害得啊。

  “中毒浅者,最多丧失心智,中毒深者,将变为行尸走肉,见人就咬。”哼,这么卑劣的手段。

  是要以此来祸害他湮国的泱泱子民吗?

第32章:摄魂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