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1章:当众挑衅2

  “今日玉甄酒楼怎么放了一头猪在门口?”

  湮北淡淡的声音从哈鲁其的身后传了出来。

  “猪?”

  哈鲁其听到这个声音,疑惑的转过头,随即就知道了面前这个高大俊逸的白衣男子说的是自己。

  “你骂谁猪呢?”

  “掌柜的,以后不要把这种东西放门口了,怪吓人的。”

  湮北直接无视了哈鲁其,对着他身后的玉掌柜说着。

  苏小玥默默的在湮北的怀中看着这眼前的一切,差点没笑岔气。

  先是这哈鲁其像哈巴狗一样的名字就够逗了,然后她又看着这哈鲁其被这玉甄酒楼的掌柜的冷态度相对的笑话。

  她早就被逗的在湮北的怀里笑得哈哈哈的了,现在又看到湮北对哈鲁其的形容和无视,更是笑得在他的怀里动来动去。

  “哈哈哈…………”

  “你还真是狠啊。哈哈哈……哈哈哈……”苏小玥看着哈鲁其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小爪子都笑得捂上了自己的肚子。

  湮北察觉到她的动静,唇角轻轻上扬,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

  “小……”

  玉刚要向湮北行礼,就看到湮北对着他摇了摇头。

  玉会意的一笑,十分恭敬的对着湮北说“公子说的在理,以后小店自会更加注意。”

  “你……你们……”

  哈鲁其面色铁青的看着面前比自己高了一个多头的湮北,生气的说着。

  可是还没说到一半就被湮北打断了“甚好!”

  湮北说罢,就抱着苏小玥抬步走向了玉甄酒楼。

  一旁的围着看戏的百姓在湮北出现的时候就傻眼了,而现在看到了眼前形式变化的一幕后,大多原本只是偷笑的百姓都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你!”

  “你大胆!你给本少爷站住!”

  哈鲁其左右环视了大声嘲笑他的百姓,气得他双眼都快冒火了,就在湮北快越过他而走进酒楼的时候,他一把伸出手就要抓住湮北的肩膀。

  然而,在他的手就要碰上湮北肩膀的一瞬间,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

  哈鲁其吃痛的努力挣扎着,那人见状,重重的甩开了哈鲁其的手。

  哈鲁其揉着被捏疼了的手腕,头也不抬的说道“真是反了,居然敢对本少爷动手!”

  “主子。”暗日退到湮北的身后。

  他才一回来,就看到这头死猪对自家的主子伸出了罪恶的手,还好这死猪没有碰到主人,不然那就不妙了。

  湮北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哈鲁其,点了点头就要踏进玉甄酒楼的大门了。

  “这胖子还挺嚣张的,也不……”

  苏小玥正仰着脑袋跟湮北说着话,就突然被一下挡在了他们面前的哈鲁其给打断了话语。

  “给本少爷站住!”

  “你!”

  “你!”

  “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一个两个了无视顶撞本少爷。”哈鲁其伸出手指指过了玉,暗日,最后指着湮北就破口大骂了起来。

  “老虎不发威你以为本少爷是病猫吗?!看本少爷今日如何收拾你们。”

  “权福!”哈鲁其对着一旁跟他同来的随从中敢道。

  “表……表……表少爷啊,这……”权福是苏氏宗府的一个一般的下人,本来就有些结巴,现在被哈鲁其叫到了他的名字,他更是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当他看到湮北那器宇不凡的样子时,就估计着这可能是哪家权贵之子,还是不要随意的得罪的好,他在苏府待了这么多年,早就洞悉了这些看眼色的事了,所以他一早就退到了一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这表少爷实在是太嚣张了。

  “把他的手指剁了。”

  湮北看到哈鲁其挡在前面,也就不再走了,低下头一会儿摸摸苏小玥的脑袋,一会儿拿手指蹭了蹭苏小玥的鼻尖,玩得不亦乐乎。

  “你干嘛呢!痒!”

  苏小玥前一秒还沉浸在湮北这冷酷的话语中,下一秒就被湮北逗得鼻尖痒痒,她就干脆将头埋进了湮北的怀中。

  虽然这哈鲁其是嚣张跋扈了一些,但这随随便便明目张胆就可以这样处置他人的大权,也就是在这种阶级分明的社会里体现了。

  “小东西,你的那个世界应该是没有剁手指可以看的吧,你当真不想抬起头看看?”湮北在苏小玥的耳朵边轻声说着。

  呃…………

  变态啊!这是变态啊!她像那种会对剁手指感兴趣的人吗?她像吗?

  好吧(∩_∩),她确实很想看看这剁手指是一个什么景象的,她觉得自己内心深处的残暴因子莫名的就被湮北的这句话勾了起来。

  她一点点的抬起脑袋,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湮北。

  湮北唇角轻勾,将她的头转了过去。

  苏小玥一转过头,就看到暗日的身形一闪,随即伴随着哈鲁其的一声惨叫,她急忙用爪子蒙住了双眼,然而她的小爪子却是张的开开的,只见哈鲁其原本指着湮北的那一结手指掉落在地,鲜血直流。

  哈鲁其捂着自己那只被断了手指的手,在原地痛得直叫唤。

  啧啧啧……太残暴了,太残暴了。

  众人还在这一幕中,没有回过神来之时,就听到了一个温润的声音插了进来。

  “表哥?”

  苏哲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他今日原本和二弟苏呈一同出来办事的,方才路过这玉甄酒楼时,见挤

  满了人,刚想绕道过去,就隐隐约约听到了他表哥的惨叫声。

  于是,他就和二弟决定挤进来看一看。

  哪知,竟然看到了如此血腥的一幕,他也是好一会儿才回过了神。

  “大……大少爷……,二……二……少爷。”权福听到苏哲的声音,颤动的身子急急忙忙的来到了二人的面前,并跪了下去。

  “这是怎么回事?”苏哲的话才问出了口。

  就见哈鲁其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的,踉踉跄跄的捂着手就跑到了苏哲二人的面前。

  “苏哲,苏呈,你们可算来了。”

  哈鲁其疼的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快!快!快给表哥报仇!”

  他说着,刚想指向湮北,就想起了自己被剁掉了的手指,于是换成用眼神示意苏哲他们。

  “呃……表哥,这是这么一回事啊?你这伤,得快些治治啊。”

  苏哲看了一眼哈鲁其的手,身子却在哈鲁其蹭向他的时候,往后退了一步。

  “怎么回事?那还用问?哼,八成是又闯祸了。”苏呈不屑的声音在一旁传了过来。

  “你……你少在哪里胡说八道。”

  哈鲁其狠狠的瞪了一眼苏呈。

  “好啦好啦,表哥。待我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自会为你讨回公道的。”苏哲面带笑意的对哈鲁其说着。

  湮北见挡路的猪走开了之后,就抱着苏小玥踏进了玉甄酒楼。

  结果,才走了不到两步,就听到苏哲温润的声音自后方传来。

  “这位公子,可否能停步说话。”

南柯w说
感冒了,大大头巨痛的   明天补上,谢谢大家支持

第71章:当众挑衅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