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所谓损友不好相

  黑泽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会儿是真的连一句话也不想说了。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得,那个高崎爱梨两样都占了。

  “喂,你是不是承认了你的罪行?”

  佐藤则是怒气冲冲地看着不以为然的黑泽银,言语比之先前不知道犀利了多少倍。

  这也难怪,身为女警察,她最看不惯地就是有人仗着大男人主义对弱女子出手。

  当然,这个大男人主义和弱女子,只是佐藤自以为的,事实上,弱女子……啊不,弱男子明明是他才对,看他被陷害得多可怜呐,连早餐都没有吃就被关进了审讯室,还要面对一位漂亮却恐怖的警察小姐。

  哦不,在毛利小五郎揭穿真相把那女人送监狱之前,他一定要好好地敲诈一下精神损失费!

  什么,你说他现在可以干什么?当然是沉默地坐等真相喽!

  而且,不说话的话,总不会被这位女强人大吼大叫了吧?

  黑泽银一脸平静地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在透明镜片的反射下,缓缓地闭上眼睛,一副你说什么我都不要不要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

  无所谓,无所谓……

  这种欠揍的态度让佐藤直接把接下去的话堵在喉咙里,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只能脸色不爽地僵持在原地,冷哼一声,才重新坐了下来。

  气氛一下子变得僵持不下,让呆在审讯室外的人都看得有些干着急,直到那个方才在走廊和柯南低声攀谈的高木警官推门而入,才算是缓解了一点儿房间里的诡异尴尬。

  “毛利先生,我已经按你说的把关系人都聚集在命案现场了,现在就差黑泽先生……啊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怎么都这么看我?”

  他如今着实享受到了一次黑泽银刚才被行注目礼的感想。

  寒毛倒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股寒气油然而生!恐怖!

  “我,我说错什么了?”高木警官伸手擦了擦事实上并不存在的冷汗,心惊胆战。

  “那倒是没有,高木老弟,你先喘口气。”目暮警官嘿笑地递过去一杯水,然后就摆出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看向旁边一头雾水的毛利小五郎,“毛利老弟,你是不是破解真相了?”

  “不……我、我不记得了……”

  毛利小五郎差点没被目暮警官的星星眼闪瞎,匆忙之间,连忙摆摆手,退后几步,却是不由地撞到了柯南,顿时眼前一亮,直接伸手揪住他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飞溅的唾沫因子射了柯南一脸。

  “喂,小子,是你用我的名头去招摇行骗吧!真是的,小小年纪就不学好,长大以后小心变成工藤新一那个讨人厌的嚣张男四处勾搭别人的女儿!”

  于是无辜的江户川柯南和工藤新一齐齐躺枪。

  什么叫招摇撞骗,说的太难听了吧,再说了,若不是他招摇撞骗,你能混蛋现在这种名侦探的水准?

  柯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伸手抹去脸上的不明白色液体,很不情愿地装出天真无邪的声音,一脸委屈地看着毛利小五郎,食指前伸相互点动。

  “叔叔,我也是为了黑泽哥哥着想嘛,他现在都是对案情一知半解,如果他真的是嫌疑人的话,去一次案发现场不是更好么,这样他就很有可能露出破绽了啦,那样您名侦探的名望肯定更加广为人知啦!”

  说的挺有道理的……

  被一夸就得意得找不着东南西北的毛利小五郎满意地点了点头,将柯南从半空扔到地上,还好心好意地替他拍了拍肩膀上的尘土,叉腰雄气赳赳地看着高木,手指天象,摆出一个嚣张的pose:“好,那么现在我们就出发吧,真相,名望,金钱,财产,哈哈,我来啦!”

  顿时房间里的所有人都不忍直视地别开视线。

  特别是小兰,更是情不自禁地捂脸,自我安慰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

  最后还是目暮警官咳嗽了几声,说了句“我去跟佐藤说一下”,去缓步开门,毛利小五郎才收敛了那种可笑的姿态,正经地咳嗽了几声,不说话了。

  在美女面前,保持绅士是应有的礼仪,虽然他的节操早就在很久以前就丢得一干二净了……

  “佐藤,审讯进行地怎么样了……呃,发生了什么?”

  目暮警官走进侦讯室,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因为这里的空气浓重得就好像是即将爆炸的火药一样。

  佐藤气冲冲地坐在原地,打开录音带开始无限地循环最初的侦讯对答,而黑泽银依旧保持温柔的笑容,含情脉脉地看着佐藤,视线一直都没有离开她的脸庞半分。

  有些微妙呐……

  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发生了什么?

  目暮警官的眼神瞬间变得八卦无比,那种金光闪闪的视线,终究是让佐藤的目光转移到他的身上,似乎是才发现他的到来,眨了眨眼,连忙撑着桌子站起来。

  “目暮警官,我没注意到你来了……抱歉,侦讯差不多就要结束了,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但是黑泽先生无论如何都不回答,这让人很难办。”

  说完这句话,佐藤还狠狠地瞪了黑泽银一眼。

  黑泽银无辜地摊开手,没有说话。

  开什么玩笑,那个那么长的涉及隐私的问题,他为什么要回答?又要怎么回答?何况,那个问题压根儿是跟案件无关,所以别再斤斤计较啦,生气太多会长可怕的皱纹的!这样所有人都很难办的!

  “行了,没关系,到此为止吧。”目暮警官倒是没发现两人之间的暗中较劲,笑了笑,径自开口。

  “毛利老弟又在耍宝了,明明知道案件的真相却又在卖关子,真是吊人胃口!所以我们现在赶紧去命案现场吧,只有在那里,我们才能明白真相,黑泽先生,你也一起来吧,说不定可以因此证明你的清白。”

  没等两人答应,目暮警官就挥了挥手,淡定地转身走了出去。

  留在房间里的两人,再次互看了一眼,又双双地别开视线。

  黑泽银在这种环境中,甚至还听到了一声来自佐藤的微不可察的嗤笑,忍不住摸摸鼻子,叹了口气。

  这位警官的大姨妈来了么,火气真是大啊……

  不久后,报社的编辑长的办公室,汇聚了一大堆的相关人士。

  凌乱的房间,飞散的纸张,掉落的匕首,还有……赤红的鲜血流淌到发黑。

  刚刚踏入命案现场的黑泽银,见到此景,本能地脸色一白,不自在地连连退后几步,下意识捂住嘴巴,撑着门就开始干呕起来,这种强烈的反应,倒是让房间里的其他人都是吓了一大跳。

  要不要这么夸张?

  “黑泽,你没事吧?”他旁边站着的一位年轻男子忍不住凑过来,关切地看过来,“我都说了,让你悠着点,晚上工作地太辛苦,肾虚的话,碰到血液都会晕呐……”

  他边说还边摇头晃脑,狭促地对黑泽银眨了眨眼。

  青池上二,在报社里和黑泽银关系最好的同事,担任杂志编辑,同时,也是组织分配给他的搭档,天蝎座——Scorpion,就是人如其名,性格有点二……

  至于他会出现在这里的理由,很简单,不用说也知道他同样是命案的三名第一发现者之一。

  因为这里除了警察和侦探,就是目击者和凶嫌。

  “你才肾虚,别瞎说。”黑泽银冷哼一声,略微有些不爽地推开青池,站直了身子,“我只是有点晕血而已,没有大碍,所以天蝎,你少在那里说大话。”

  “什么嘛,我是在关心你哎……”

  青池嘿嘿地笑了起来,忍不住大力地拍了拍黑泽银的肩膀,却是在途中又忽然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下意识扭过头看向不远处的目暮警官,拔高声音大喊大叫。

  “喂,我说,你们听到了吧,一个晕血的人,怎么可能去用刀子捅人?黑泽是被陷害的啦!”

第六章 所谓损友不好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