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所谓冰山不好乐

  因为刚才自己看上去的确算是和花痴没有什么差别。

  对于一个女孩,一个不近人色的女孩来说,那人就下意识被划分到了色狼或者是流氓的行列,虽然黑泽银并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也不想要漂亮的女孩无缘无故地讨厌自己。

  “我刚才真不是故意盯着你看的,我的话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黑泽银很认真地看着雪莉说道,然后没等后者反应过来,就干脆利落地抄起一块三明治放到餐盘里,就跟逃也似的迅速跑到一个位置坐下来。

  等一下,有什么不对劲……

  黑泽银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窘迫。

  喂,他什么都没有做好不,为什么要跟那个女孩说对不起呐,自己一定是生气生得脑子发烧了才会做出那种白痴的行为,明明说是那个女孩子搞得他满脸奶油的好不!

  得,现在真的和琴酒说的一样,变成一个大白痴了。

  黑泽银无奈扶住额头,随手拿起三明治放到嘴里咀嚼。

  貌似有点甜过头了。

  黑泽银抽出纸巾,想要擦去嘴角的碎沫,但是一抹,却是直接带出一堆乳白的液体,粘腻无比,不由得地让黑泽银一阵恶心。

  雪糕冰激凌什么的最讨厌了!

  而且,他这样的猥琐状态若是被熟人看见,估计这半年的笑话都不用愁了。

  黑泽银郁闷地想着,忽然察觉前方倏然隆笼罩下一层阴影,顿时微微一愣,抬头看去,就见到刚才那位和他略有磨擦的女孩秀丽的面庞,那双精致如宝石的眼睛此时正熠熠生辉地对他闪烁。

  “抱歉。刚才误会你了。”雪莉冷着脸说了一句,然后就不再理会黑泽银,自顾自地开始小口小口地进食,虽然仅仅是在享用三明治,但是她的动作优雅地就好像是教科书里最标准的餐桌礼仪,一举一动都是自然无比。

  黑泽银眨了眨眼,似乎有些不明白她这么做是何用意。

  说道歉和解吧,哪有人和朋友交流的时候是这种冰山模样?

  可是说这女孩厌恶他吧,又为何坐到他的对面?餐厅里的座位貌似挺多的吧……

  黑泽银下意识往周遭环视了一圈,的确发现座位不少,但是同样的,那些座位的附近,都坐着黑衣的男女,若是按照一个桌子一个人的份儿来看,倒真是和坐满没有区别。

  因为唯有这一桌是两人对坐的。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黑泽银咬了一口三明治,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句。

  却没有想到这句话不经意之间被雪莉听到。

  “你果然是刚来的。”雪莉扬起头看向黑泽银,以一种极其缓慢的语调哼了一声,“生活在这里的人组织中人,是不会有人习惯和不相熟识的人坐在一起的,所以每个人都选择了一个固定座位,互不干涉。而这里,就是我习惯的座位。”

  雪莉的眼神明显是在说,是你抢了她的位置,而不是她找了靠近你的位置坐下。

  黑泽银干笑几声,不说话了,貌似真的是自个儿自做多情的缘故,才会有那么大的误会吧。

  不过这女孩真有意思,坐在这种最偏僻的地方,是不擅长和别人打交道吗?他看其他女生虽然分开坐,但是终究还是三俩成群地低声交谈,哪像是她,就跟一木头坐在这儿沉默寡言。

  同样,在雪莉的眼里,黑泽银是个名副其实的怪人。

  她的进食动作不由地放缓,看向只露出一双漂亮眼眸的黑泽银,眼眸微微闪动。

  这个人真的是组织的人?什么时候组织的人变得这么好相处了?被泼了一杯雪糕,却顶着这副邋遢的模样坐在那里笑呵呵,从始至终都不动声色。是这个人太懦弱,还是他隐藏的太深?

  若是前者的话她倒是无所谓,因为这家伙绝对在组织活不下去,但如果是后者的话,她绝对要小心突如其来的暗杀了,即使有琴酒做她的后盾,然而组织里和琴酒有仇的比对琴酒敬畏的人不知道多了多少。

  说不定面前这个人就是和琴酒有仇才故意来挑衅她!

  而琴酒是不可能无时无刻都呆在她身边,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说不定哪天自己就无缘无故在暗杀中死掉了……

  也难怪,谁叫雪莉从小到大就生活在组织的恶势力掌控下,被强迫在暗无天日的实验室里进行不为人知的邪恶研究,对于一个女孩来说,能忍受下来就是不幸中的万幸,谁还管她的性格变得多疑?

  何况雪莉长时间呆在琴酒身边,不多疑的话,却是很有可能会因此毙命。

  看向慢条斯理享用午餐的黑泽银,雪莉愈发肯定自己的猜测,放下三明治,清冷的声音悠扬地响起:“你……”

  意料之外的事情却在此时蓦地发生。

  “你在这种地方干什么?”冷漠如冰的男声低沉,轻而易举就盖过了雪莉刚刚脱口而出的话语。

  熟悉的语调,让黑泽银和雪莉的瞳孔齐齐一缩,不约而同地扭头看去,果真见到一位身穿黑色风衣的金发男人伫立在不远处,墨绿色的眼眸平静的就好像是一滩死水,没有丝毫的生气。

  一时之间,对坐的两人心思各不相同。

  雪莉又惊又怕地看着那令他她又爱又恨的男人,霎那间就变得手足无措。

  黑泽银没有任何犹豫就倏然低下脑袋,就差没把头埋到餐盘上所装的事食物里去了。

  他什么都没有听见……他什么都没有看见……他是一根什么也不懂的木头……

  黑泽银不断地催眠自己,却不忘在这同时用眼角余光瞥他人动向。

  所以他很清楚地看到了雪莉眼中的惧怕和彷徨。

  嘛,他就说啦,琴酒这家伙在组织里可是人见人怕,鬼见鬼哭的那类恐怖分子人士,多造孽,这么一漂亮的女孩,都被他吓成为什么模样了……

  竟然没哭没叫面无表情?这女孩的心理承受能力很好很强大!

  “琴酒……”雪莉看着缓步向她这边走过来的琴酒,一只手不由地滑落餐桌,在膝盖上紧捏成拳头。

  她并不像是黑泽银所说的那样坚强,只不过她不能将自己的脆弱表现出来而已。

  但是刚刚脱口而出那句话,雪莉才后知后觉意识到琴酒刚才的话并不是对她说的,因为直到她的无意识的话出口后,琴酒才将目光转移到她的身上,一脸诧异,就好像是在说:你怎么在这里?

第十九章 所谓冰山不好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