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所谓偶遇不好敌

  没想到BOSS偶尔会做一个好人嘛!这是个不错的消息!

  黑泽银很是愉快地将手指纠结在一起抬高,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结果不远处的拐角忽然出现了两个年龄相差无几的年轻男子,看到黑泽银舒展四肢的画面,顿时一愣,本能地低头,脚步匆匆地加快速度从旁边走过去。

  路人甲:“是餐厅那个炸弹男。”

  路人乙:“没想到他长得跟琴酒这么像。”

  路人甲:“不,他是跟在贝尔摩德身边的人物,应该学过易容术。”

  路人乙:“所以你是说他不满琴酒在餐厅里开枪,想要扮成他的模样乱搞笑?”

  路人甲:“琴酒真可怜。”

  路人乙:“对呐,形象绝对会被败光的。”

  喂,你们别以为你们压低声音他就听不到你们的牢骚了!

  就算没听到,看你们的表情也能够大概地捕捉到这些信息了!

  开什么玩笑,炸弹男是什么鬼?而且他天生就是长这样的,哪有什么想要败坏名誉的坏心思!别污蔑他好不好!

  黑泽银的笑脸一僵,险些一头撞到墙壁上,忍住履行外号顺手朝这俩家伙扔俩炸弹的想法,又忽然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伸出手直接拉出一名较为高挑的男子的后衣领,准确地将他拉过来直接扯到自己的面前。

  于是矮小的男子顷刻跑了个没影,高挑的男子则是暗骂了一声没义气,然后连忙抬起头,谄笑地看着黑泽银:“大、大哥,哦不,大爷,你有什么事情?我什么都可以帮忙!但你可别在我的身上装炸弹试验威力!”

  说到最后,高挑男子甚至都不自觉地抖了抖身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脸的惊恐。

  黑泽银听得那是满脸黑线。

  喂喂,才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到底谣传成了什么样的消息?拜托,他根本就没有这么暴戾好不。

  “抱歉。”黑泽银保持良好的微笑,没想到高挑男子听到这句话倏然腿一软,直接跪在了他的脚边,抱着他的腿嚎啕大哭起来,那声音简直比三百个鸭子聚在一起还要渗人。

  “哎呦,我的大爷呀,我上有老下有小,今天才二十三,不能就那么把我往火坑里推呀,我家里还有一大堆的M200狙击枪、AWP、杰帕徳、SR99等着我去保养呢,要是大爷您把我当成人体模型给炸了,我的家人咋办呐?”

  高挑男子痛哭流涕,眼泪和鼻涕糊了一眼,黑泽银见状赶紧把他拉开,才避免了自个儿的裤管被糟蹋。

  组织里怎么会有这种贪生怕死的奇葩?

  “我只是问个路而已。”黑泽银的声音很无力。

  没想到这句话刚刚脱口而出,高挑男子就倏地跳起来,捂着脑袋嘿嘿地笑了起来,表情一本正经,根本看不出他刚才是如何的狼狈求饶:“好的大爷,我是斗牛士Matador,专业带路三十年,欢迎光临。”

  斗牛士?逗比才对吧!什么代号,一点儿也不符合气质!

  还有那什么广告词,你不是说你才二十三岁么,难道你从娘胎开始就带路了?给谁,难道是脐带吗?

  黑泽银郁闷地看了这个活宝一眼,哼了一声:“得了得了,那你可以告诉我出口在哪里?我要回家。”心好累,他好想要回去懒懒地睡一觉,呼,好困。

  “哎,大爷你要出去?”斗牛士瞪大了眼睛看着黑泽银,“可是我刚才去了一趟药房,才刚刚看到上面的屏幕流转了你的名字,还有人让你去取药呢。”

  黑泽银的嘴角一抽。

  糟糕,迷路迷得晕过头了,就连来这里的主要任务都忘记了。

  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自己需要的药……

  “赶紧带我去。”黑泽银二话不说就开始推搡斗牛士,后者自然连连答应,尽职尽责地充当开路先锋。

  两人快步地走了一阵子,就乘坐上了拐道不远处的电梯下去。

  期间黑泽银突然想到斗牛士先前抱他裤管嚎啕的话,挑了挑眉,好奇地转过脸去看向斗牛士:“你刚才说你的家里有M200等各式各样的狙击枪?”

  斗牛士先是一愣,然后贼贼地笑出声来,直接伸手揪住衣领,向外一扯,黑色的外套啪啪地裂开纽扣,露出挂满手榴弹的衬衫,衣袖内部还固定上了两把54手枪。

  他本来还想要脱裤子展示下身的武器,却被黑泽银赶紧拦住了。

  开什么玩笑,两个大男人在电梯里站着,一个衣服被撕了就够怪了,竟然还要脱裤子,他可没有那种别致的性趣。

  “哈哈,大爷,反应很快嘛。”斗牛士桀桀的笑声就好像是中国古代某个特殊建筑物的工作人士,果其不然接受到黑泽银杀人的目光,顿时干笑两声,不说废话了,而是一本正经的站直,“是的,大爷,我的家里的确有。”

  “先别叫我大爷,叫我吉普生就可以了。”听上去好像自己要去非法地带那啥一样。

  “好的大爷。”斗牛士依旧以最佳姿势立正。

  “……”黑泽银,“好了还是不说这个了,你的家里的枪械很多嘛,是专业贩卖枪械的吗?不对,日本貌似不能够私藏枪械,难道你是从外国走私回来收藏在家吗?”

  “是的。”斗牛士提到枪械,很快就眉飞色舞起来,“因为我很喜欢收集枪械。虽然不会摆弄,但是总觉得将各种各样的枪支一字摆开很霸气。我家还专门空出一个房间,堆满这类的真品呢。”

  跟他一样嘛,就是不知道,斗牛士有没有收藏他没有收藏的?

  抱着这样好奇的心态,黑泽银不由地好奇地和斗牛士谈论起来,结果两人越聊越畅快,越聊越开心,最后黑泽银甚至准备去斗牛士的家里参观下,而斗牛士也对前者的专业知识佩服的五体投地,就是看着黑泽银的笑脸有点蛋疼。

  “对了,你家地址在哪里,改天我去你家收藏室参观下,如果有看得顺眼的,我想买下来,如果你不卖的话,告诉我渠道也可以。”黑泽银说到兴头处忽然想起来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斗牛士听到这里,尴尬地揉了揉鼻子:“呃……我家,我家……我在分部的主要任务是管理枪械,或是介绍走私枪械的商家,所以需要有店面做掩饰,而我开的店面是连锁餐厅,还有附属的小卖部。大概每个据点都藏有枪械。”

  黑泽银简单地估算了一下,发现这样一层层叠加上去,斗牛士所收藏的枪械还真是数不胜数。

  果然有组织做后盾就是厉害。

  哪像是他,只能用自个儿的零钱,东拼西凑零件自己去改装枪械,最后压根收集不到多少想要的玩意。

  “很厉害嘛。”黑泽银的唇角勾起,“那有空的时候我去找你,你给我个贵宾卡吧,这样比较方便。”

  于是斗牛士很爽快地抽出三张贵宾卡递过去。

  黑泽银笑容更深,一点儿也没有害臊地将贵宾卡尽数收入囊中,大力地拍了拍斗牛士的肩膀:“多谢,你解决了我的饥饿问题,改天若是有谁欺负你,呐,这个送你。”

  他大气地回送了三枚纽扣炸弹,正巧这时候电梯的门开来,乐得斗牛士一颠一颠地走路出去,后知后觉想到自个儿的怀里揣了什么危险物品,脚步就倏然放缓,一颤一颤的比蜗牛走的还慢。

  黑泽银看到斗牛士这种小心翼翼的举动顿时感到分外的好笑,却是没有多加反驳,反正在组织里,这么真性情的家伙还真是很少见了,倒是个值得交接的朋友。

  不过走了没几步,他的脸色一变,快步追上斗牛士直接拦在后者的面前。

  斗牛士还以为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呢,表情一脸凝重,甚至多想到了黑泽银是不是要杀人灭口然后把自己收藏的枪械和走私渠道全部纳为己有,从而做出了戒备的姿势,结果听到黑泽银的话,差点没有绝倒。

  “话说回来你的店铺有卖巧克力棒吗?那种特别订做的?什么口味都行,我打包带走45%!”

第二十三章 所谓偶遇不好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