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一章 所谓惊疑不好定

  “灰原……哀?”阿笠博士将这个名字在嘴里咀嚼了一次,眉头不由得拧在了一起,“可是我觉得灰原爱这个名字比较有活力,你向的那个名字太悲伤了吧?”

  “一点也不。”她觉得这个充满了黑色的名字,很适合她不是吗?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

  阿笠博士见雪莉,不,是变小的雪莉----灰原哀这么坚决的态度,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默默点了点头,然后就在这种时候,肚子忽然响起咕咕的明显叫声,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尴尬无比。

  “早上起来光顾着为你拿姜汤,忘记吃早餐了,小哀,你要吃早餐吗?”

  阿笠博士不习惯用雪莉来称呼她,灰原哀这个称呼可不同,尾音同爱,很顺口也很可爱。

  灰原哀初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片刻后,她才明白阿笠博士原来是用她的新名字的昵称来叫她,唇角不自觉扯动,倒是很快接受了自己的新名字和新身份,沉默地点头表示答应。

  她被监禁的时候,除了吉普生送来的樱桃和巧克力棒,几乎动都没有动组织成员送来的食物,可能是觉得很恶心吧,所以这么说来,的确是饿太久。

  阿笠博士见灰原哀这么乖巧的模样,忍不住摸摸鼻子,嘿笑:“那你在这里看一会儿杂志怎么样?我现在就去做早餐,你喜欢吃什么?”

  “随意。”灰原哀对于食物没有太大的要求,淡漠地点了点头,就重新坐到了沙发上,结果手指刚刚触摸到杂志本,厨房就响起了阿笠博士惊讶的呼声,她不由得微微一愣,侧目看去,“博士,怎么了?”

  “没什么事,就是我没有想到他竟然还准备了早餐。”阿笠博士刚才一打开锅盖,就发现里面乘放的米粥,上面还冒着热腾腾的热气,让人看了就很有食欲,而且说真的,病人的话刚开始的确也是吃流食比较好。

  阿笠博士一边想一边拿起汤勺往锅里呈起香甜的白粥依次盛放到两个碗里,又将碗和小勺子摆上餐盘,将其端到了不远处的玻璃桌上:“吃吃看吧,温度和营养都刚好哦。”

  灰原哀拿起勺子小心地舀了一口粥送到口腔里咀嚼,尝试了一下味道,甜甜的,糖放的有点多,不过不影响味道,而且也刚好为她补充了很多的糖分,果然白粥很适合病人。

  “对了,博士,你刚才说的他,到底是谁?这里住的,难道除了你,还有其他人?”虽然很喜欢白粥,但是灰原哀小口小口地啜吸了几口,就放下小勺,疑惑地看向阿笠博士。

  他此时正狼吞虎咽地往嘴巴里塞着米粥,滚烫的温度让他不断地吐舌咋舌,却没有减慢一点儿的进食速度,听到灰原哀的话,阿笠博士吞咽下口里的米粥,清了清嗓子,才嘿嘿一笑。

  “其实说实话,真正救了你的是他,他在回家途中看到你披着白大褂在街上走,就忍不住跟了上去,然后就发现你倒在新一家的前面,就着急地把你带到这里来了。”

  “呃?他是博士你的朋友吗?”

  “他是我的学生啦,二十年前我对他进行了一些关于机械的教诲,他一直到现在还铭记于心,身上还带着我送给他的见面礼,而且他和有希子和优作,也就是新一的父母关系不错,目前是在担当记者的工作哦!”

  “这么说他知道工藤新一就是江户川柯南的事情?”她怎么不知道有这个人存在。

  “对呀,说起这个我就来气,新一上次还把穿黑衣的他误认成你所说的那个组织的人,真是的,他这么好的人怎么可能是那么邪恶的组织的人?”

  “看来他也很怕那个组织。”否则的话也不会怀疑不相干的人物。

  “我也知道新一想要追查关于那个组织的更多信息啦,可是因为这样误会他实在是太过分了,他明明是那么好的人哎,哦,对了,他还小心地照顾了你一夜,烧了姜汤给你喝,你的感冒会好大多也是因为他啦。”

  “他照顾了我一夜?”世界上真的会有这么好的人吗?她不相信。

  “可能是因为你们同病相怜的缘故吧,他以为你是被父母抛弃了才会在大半夜的下雨天独自走在街上,他的父母对他应该也很冷淡吧,何况据有希子所说,他的父母很久以前就去世了。”

  “……”灰原哀不说话,加快了进食的动作。

  倒是阿笠博士,一口喝下碗里剩下的所有白粥就开始义愤填膺,不久后,灰原哀就放下碗勺,连带阿笠博士的份儿一起将其用餐盘端到餐厅,洗刷完毕后就转回客厅,坐到沙发上看着阿笠博士。

  “所以,你要把我的身份告诉他吗?”在她看来这是一定的事实。

  “我倒是觉得他对那个组织的事情不以为然,告不告诉他都无所谓。”阿笠博士往口里灌了一口茶,干瘪的嗓子恢复了一点儿,变得有点舒服后,他才对灰原哀笑笑。

  不以为然吗?也对,除非是牵扯太大,没有人想要跟那个邪恶组织扯上关系吧。

  而且,知道她事情的人,还是越少越好。

  灰原哀倒是觉得那个人会有这样的举动情有可原,点点头,算是明了,不过就在下一秒,阿笠博士就大惊小怪地跳了起来,连忙就冲上楼去。

  “怎么了?”

  “他昨天淋了一夜的雨,我还没有给他送换洗衣服呢!”

  灰原哀愣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来快步跟上去:“我帮你。”

  她也想要看看阿笠博士所说的那个人到底长什么模样。

  ……

  二楼的某个空房间,黑泽银目前的暂住地。

  浴室那里,哗哗的水声不绝。

  过了一夜那么久,他的睡意全部被时间湮没了,再加上轻微的恋床,当然是翻来覆去也睡不着,无奈之下,只能暂时先去冲洗一下身子。

  “小银,你在里面洗漱吗?我把衣服放这里。”

  “老师,太麻烦你了,谢谢。”

  浴室门外,灰原哀就站在阿笠博士身后不远处,眼看他将装着换洗衣服的篮子放到了浴室门口,然后就走出房间,顺手关好房门,不由得微微眯眼。

  “小银?琴酒?”灰原哀感到自己听到这个昵称的时候,从头到尾都是冷的,包括身体,也是像石头一样的僵硬,走路的时候,她甚至止不住地颤抖,低低地呢喃那个名字一次又一次。

  她恐惧这个名称所代表的人物……

  何况,是在这种紧急的时候,恐惧更是加深到毛骨悚然的地步……

  同样更深的,还有随之的疑惑……为什么,那个人的名字是……琴酒?她的梦魇,来到这里了吗……

第七十一章 所谓惊疑不好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