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三章 所谓挨打不好耐

  那位大人下了死命令,组织里的人,除了研究所的科学家,所有人都不能让吉普生出血,不过因为阶层问题,这些命令只有高层人士才知道,只有他们才可以伤害并袭杀黑泽银,底层和中层,没有能力这么做,也不必通知。

  若非黑泽银的性格如孤狼不可掌控,那么以他身体对组织的重要性,甚至可以无所用处就登上比朗姆的地位还要高的位置,可惜他从小跟在宫野夫妇身边,早就被打下了顽抗的标签,最后非死不可。

  但在他的身体因药物渗透而萎缩,造成细胞自我毁灭身亡之前,对于组织来说,黑泽银不可毁灭,甚至还要保护他,这个人要么是贝尔摩德,要么是琴酒,他们对于黑泽银来说,是最好的保护者。

  不过,这其中当然有些限度,在组织中犯错就要惩罚,他不可能例外,不可能躲过去,碍于他身体因素的关系,惩罚当然是要轻一些,除了不让他见血之外,简单的揍,还是可以。

  其实琴酒就是有这个打算。

  可来到房间,看黑泽银蜷缩成一团,他却是本能淡淡愣住。

  好重的血腥味道!奇怪,这家伙不是晕血吗?人在受伤的时候会本能看向或摸向自己受伤的部位,那么他就一定会见血,很有可能就此晕厥,黑泽银他却坚持到这里睡下,那么受伤的部位就是他看不到也无法摸到的地方。

  琴酒上前按住黑泽银的肩膀,将他的身体翻过来,看到他黑发里微微晕开的血迹,愣了一下,不由自主地拨开头发,略微的凹痕很不明显,他闻到了硝烟的味道。

  按被重击的形状和讨厌的铁锈味道来看,是被手枪砸了一下,鲜血粘稠成黑色,代表出事有了一定的时间,贝尔摩德说过黑泽银离开报社是想要买书,出事的地点一定是在书店附近,时间大概是几个小时前。

  有了这几个显眼的特点,应该很好找出事件的源头才对。

  ……

  黑泽银其实很不想醒来,因为睡到迷迷糊糊的时候,被粗鲁地拽起来摆弄头发,好像还被缠上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喉咙也硬是被灌了一些恶心的苦到极点的液体,之后还一直被无比阴冷的视线一直看着。

  睡觉的时候都会那么难受,醒来的时候足以见识到地狱了。

  可惜,他不想醒来,但是注意到他现在的状态和睡觉的时候,呼吸的差异和细微的小动作,琴酒很容易就察觉出了黑泽银现在的神智逐渐恢复了清醒,毫不客气就提了旁边的水桶,把里面的水泼了他一身。

  冰冷的刺激,让黑泽银条件反射直接跳了起来,张口就往琴酒那个方向质问:“你干什么?”

  “让你清醒点。”琴酒面无表情地将水桶扔开,“就是你这种没警觉的态度,才会被人偷袭吧,脑袋上弄出那么大的一个口子,看来我以后还真的得对你认真训练了,在你醒来后才训练,根本没办法让你加强警觉。”

  “这样已经很让我伤神了!”黑泽银扯了扯近乎粘在身上的衣服,“现在这种没品的攻击更是让我恶心!”

  “我对你的想法不感兴趣。”琴酒向后靠在墙壁上,“今天下午,去组织的训练室。”

  “哎?”黑泽银愣了一下转而反应过来,连忙摆手拒绝他这个不切实际的提议,“我不需要,琴酒,我的发明,足以让我保证我自己的安全,武力什么的,我的身体根本坚持不住。”

  琴酒一脚踢在旁边的水桶上,铁质的黑影呈诡异而刁钻的角度狠狠撞向前方,黑泽银闪躲不及,被正中胸口,强大的冲击力让他本能地踉跄后退,结果撞到床铺,下半身失去平衡,啪地一声倒了下来。

  “哼,我就是想要让你坚持不了。”琴酒慢步走上前去,一把揪住黑泽银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重重一拳砸到他的胸口,“你最好有个心里准备,不来的话,你知道后果。”

  黑泽银捂着腹部跪在地上大喘气。

  开、开什么玩笑,干什么忽然这么对他,还说什么训练,这家伙的训练可是堪比地狱,熬过去的,地位至少能够提升到中层水平,可是熬不过去的,下场可不是那么好。

  “我说。”黑泽银站起身,不满地瞪着琴酒,“你到底想做什么?”

  “你自己知道。”琴酒的语气冷淡,不管黑泽银的反应,就转过身,径自朝房门走出去,“贝尔摩德什么都已经招了,关于工藤新一的事情,你若想要我不说出去,就接受我的命令。”

  “等……喂!”黑泽银烦躁地抓抓头发,根本是莫名其妙,等琴酒离开后半小时,才冷静下来,走入浴室,将湿透的衣裤脱掉,淋着冷水想事情。

  工藤新一的事情,琴酒,怎么会突然得知了?贝尔摩德不可能率先就坦白,那么一定是他从哪里找到决定性的证据才去逼问她,可是他这几天可是连工藤新一都没有见过一次,怎么会得知这个匪夷所思的事实?

  等等,录有监控的笔记本,曾经出现过柯南的影像,老师如今依旧习惯以新一称呼他,再加上动物实验有过小白鼠变小的例子,琴酒有绝对的可能猜到这一点。

  昨天他一心想早点睡下休息,着着急急地就跑到楼上睡下,结果却无意泄漏了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粗心。但琴酒知道这件事情,也算是无巧不成书,因为如果是其他人,根本不能开启影像,琴酒却记住了这个办法。

  真是活该……

  黑泽银一拳砸到面前的镜子上,结果眼角的余光忽然瞥到镜中的画面,不由得微微一愣,下意识将青筋迸跳的拳头松开,轻轻地抚上黑发上缠绕了好几圈的白色绷带。

  他也是现在才发现,身体的状况,比起昨天好上了不知道多少倍,至少现在说话沙哑却清楚,身体羸弱却舒服,可想而知,这到底是什么缘故才导致发生这种情况。

  嘛,其实被琴酒知道也不是什么坏事。

  反正,以他的观察力,循着蛛丝马迹找到真相是迟早的,现在只不过是把这个结果提前了而已,从他人那里得知,远比他自己窥识破真相来得好,是前者的话,那么他会去询问当事人,而不是先去上报组织。

  这样,就有了缓冲的余地,就像是现在,贝尔摩德总归是说服了琴酒,得到一个月的缓冲余地,黑泽银虽然没见过那一幕,但仍然能够猜出七八分,否则琴酒刚才不是打他,而是杀他这个维护损害组织利益的人了。

  黑泽银揉了揉出现一圈淡淡青色於痕的小腹,叹了口气。

  唯一让他现在为难的,就只有接下来要训练作为隐瞒琴酒或组织的惩罚,其他的,顺其自然吧。

第九十三章 所谓挨打不好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