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所谓愤怒不好察

  次日,少年侦探团集合地点。

  顶俩熊猫眼的柯南,成为了最靓丽的一道风景。

  步美惊恐地看着成为某国国宝级人物的柯南,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心有余悸:“柯南,你是不是被谁揍了?看起来好疼的样子!等着,我们少年侦探团一定会为你报仇雪恨的!”

  你说的倒是轻巧。

  柯南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连连翻白眼,随意敷衍了一句,三人组见他的确没有大碍,就撒丫子跑一边儿去玩耍了,留下他一个人孤单地抱怨。

  唉!

  若是他真被人揍了那还好,还有地儿发泄,可是他是漫无目的地绕着马路跑了三十四圈找人,结果连半个人影都没有找到,回去还被小兰狠狠地责骂了一顿,搞得他心神不宁,愈发郁闷。

  他那是一晚没睡好觉,不但看上去分外颓废,而且做了无用功,小学生就是这点不好,熬夜熬的太过火最容易出事,可是他也没办法,黑泽银碰上了那档子事,总得去查探个究竟。

  “灰原,早知道我就学你,早早地回去好了。”柯南唉声叹气。

  “我已经说了。”灰原淡淡地轻哼一声,“你追上去不会有结果的,哪怕是一丝线索也找不到,因为他们早就乘车走了,你一个小孩子的脚程,是追不上他们的。”

  她的分析句句在理,可柯南就是不服气呀。

  好不容易得到了黑衣组织的一些情报,即使知道弄到最后还是这番结果,但他依旧得去追查真相,否则这对于他侦探的自尊心来说,是绝对不可容忍的耻辱事情。

  再说了……

  “我也是担心黑泽哥哥遇到什么意外。”柯南沉默地推了推眼镜,“他在某方面也算是我们的同伴,现在却被黑衣组织的人盯上,其中一人还是琴酒,他看到黑泽哥哥的嬉皮笑脸,一定会不择手段动手吧!我们得救他!”

  灰原沉默着不说话。

  事到如今,她对黑泽银究竟是何方神圣也起了很大的好奇心。

  但是这个好奇心绝对不是让她蓄意接近的理由,而是让她避之唯恐不及的危险警惕。

  他和琴酒酷似,却这么多年没被组织发现收拢,直到现在才出手探查,派出的人还是琴酒,这在某方面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她在叛逃组织的时候也听到了一些风声,说近期FBI会来日本。

  那么这么一来,刺杀黑泽银是多此一举,还不如放任自流,偷偷监视他的行动,在FBI或是其他和组织有仇的势力的成员错认的时候,揪出那些有怪异举动的人,一举消灭,简而言之,就是让黑泽银当诱饵为妙。

  她搞不懂为什么利益至上的组织会做出这种糊里糊涂的事情,总觉得有陷阱在等着他们。

  小心为妙。这是她的想法,可旁边这位侦探先生是听不下去的,所以她只能保持沉默。

  “对了,灰原,问你件事。”察觉到她的目光的不对劲,柯南眨了眨眼,忽然想到什么紧急的事情,唐突扭过头看着灰原,表情的认真让后者下意识眯起了眼睛,有种不好的预感,“吉普生是谁?”

  果然。灰原撇过头去,避而不谈。

  柯南看到她这种状态,更是坚定心中想法,将手按在她的肩膀上,郑重其事:“你一定认识他对吧?快告诉我,这对于我们来说可是非常重要的情报!”

  他的纠缠不休让她有些无奈,但最后灰原还是转过脸,神情略微有些黯淡:“我姐姐的青梅竹马,一个在组织里和琴酒同样危险的人物,没想到组织会让他们两个来搭档。”

  “啊?”柯南瞬间变成豆豆眼。

  “你没听懂我说得话吗?”灰原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他们两个很危险。黑泽银若不是洪福齐天,或者琴酒和吉普生压根儿没有刺杀黑泽银的意愿,黑泽银是活不过三天的。”

  “我的重点才不在这里!”柯南急冲冲地吼了灰原一句,“你不是说你在组织里没有亲人了吗?这个姐夫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而且还是和琴酒同等级的危险人物?既然这样,为什么他当初不救你姐姐?”

  柯南语速超快地一连串疑问噼里啪啦扔了过来。

  灰原有一刹那的懵懂,但回过神来,消化完柯南的话,也是怒由心生,反瞪回去。

  “别以为谁家青梅竹马都像你和毛利兰一样最后都会成为情侣!他才不是我姐夫!是我朋友!”

  “他是和琴酒一样危险,但不和琴酒一样冷酷无情,他是个好人,之所以不救我姐姐也是有心无力!”

  “你又知道什么?他为了我姐姐,被组织囚禁在研究所长达半个月,出来却得知姐姐无力回天,多么难过!”

  柯南直接被灰原的反驳给砸懵了。

  总觉得,好像触动了她的逆鳞……有点不妙唉……

  “柯南,快看那只舞龙,你觉得像不像目暮警官?”就在这时,步美天真浪漫的声音想起,柯南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转过身看着街上表演的杂技,若无其事地傻笑。

  气喘吁吁的灰原也在这时候反应过来,不由自主地直起身子,看了一眼不远处像做贼是的投来关心视线一脸担惊受怕她会不会生气的柯南,不知所措地捏起拳头,茫然地低下头去,看着苍白的地面,身体轻轻地颤抖起来。

  奇怪,为什么她会这么激动,明明吉普生跟她相识才不过半月时光,她根本没理由替他辩解什么……

  ……

  “啊切!”正在摆弄摄影机的黑泽银猛地打了个喷嚏,不自在地揉了揉鼻子,“难道我又感冒了?”

  “你就不能往好点的方向想么。”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的青池往嘴里丢了一剥好的瓜子,津津有味地咀嚼起来,“比如说,我打喷嚏的时候,一定是美女在想我了,我打两个喷嚏的时候,是有人爱上我了,我打三个……”

  “你自恋也得有个限度吧?”黑泽银无语地看着得意洋洋的青池。

  “这不是自恋,这是自爱!”青池甩了黑泽银一个鄙视的眼神,舒服地向后仰躺,太阳伞将所有的炙热光线转化得暖洋洋,随手拿过的果汁吸入喉咙冰凉彻骨,啊,这就是生活!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来度假的呢……可惜不是。

  黑泽银满脸黑线地扫了一眼距离他们至少有五六米距离的其他报社或电视台的记者,有种捂脸的冲动,这家伙到底有没有职业道德?

  正常记者来采访的时候会撑太阳伞和喝果汁?好吧,就算这位二货不是记者,只是来陪他采访摄影比赛的,也不可以这么嚣张吧?那还不如不来!你不要脸他还要的!

第一章 所谓愤怒不好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