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所谓挑衅不好触

  “抱歉,我以后会注意的。”

  虽然那女人对他来说真的很讨厌,但是在她朋友的面前,他还是少说一些坏话为妙。

  不过,黑泽银就是不明白,为什么灰原会和那种女人做朋友。

  果然优秀的人需要不及格的家伙在旁边衬托才能够更加表现出自身的素质。

  黑泽银再度一脸感叹,他那富含意味的微笑,再度被灰原捕捉到,让她下意识蹙眉,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点头想要就此离开,却猛地察觉到什么,身体一颤,脚步倏然顿下。

  “怎么了?”黑泽银本来也想要会自己的席位去继续摄影,但是侧过身去的同时,不经意发现了低垂着脑袋肩膀颤抖个不停的灰原,情不自禁地上前几步蹲下身去,关切地询问她的身体状况,并且想要伸手碰触额头量体温。

  没想到灰原一个转身就将整张脸埋进了他的胸口。

  黑泽银当场就倒吸了一口冷气,左顾右盼,跟公车里偷偷轻薄美女成功的色狼表情没什么两样。

  好险这个地方在视觉死角,除非刻意没有人会注意这里,除了正向这个地方快步走来的某人——他想他知道灰原为什么会这么害怕的原因了,别说背叛组织的她了,就算是没有违抗组织的他都觉得浑身鸡皮疙瘩起来了。

  “木村小姐,好久不见。”黑泽银其实很想要视而不见低下头装木桩子,但是十六的目光已经锁定了他,他也没办法装作没看见,只能肌肉僵硬地打了一声类似敷衍的招呼。

  没错,现在不远处一脸惊喜地往这里冲过来的就是组织代号为亚历山大、警界假名为木村十六的软妹子。

  一个软起来可以凭嫩嫩的嗓音把大多数男人的身心都酥麻的软妹子。

  唯一遗憾的就是她如果一硬起来,就会变成一个照面就干掉现在的黑泽银的女汉子。

  在日本的组织据点里,估计所有的女性组织成员都听说过她的大名吧。

  估计灰原以前待在组织里的时候也不例外,所以她才会那么提心吊胆、受怕不已。

  黑泽银叹了口气,一手搂住灰原的柔软腰肢将她凌空抱了起来,一手顺势攀岩上她光滑的背部,轻轻地拍打,就像是安慰真正的小女孩不怕不怕那样。

  原谅他一向不习惯安慰别人,不过他已经尽力了。

  虽然效果不明显,但灰原比起刚刚,身体颤抖的频终究是率轻微地变小了,手指掐住他胸前的衬衫,紧紧地抓着不放开,脸似乎埋得更深——说真的,她是一点儿也不想要见到十六。

  可惜十六却是第一眼就看到了黑泽银怀里的萝莉。

  “黑泽大人,好久不见。不过您的运气还真不好,人家接二连三在出事的时候看到您呢。”出于基本的礼貌,十六先对黑泽银微微欠身,扬起柔和的笑容之后,就将视线投到了灰原身上,“这位小小姐,是您的妹妹?”

  她这句话纯属开玩笑。

  只要组织里和黑泽银关系不错或很坏的成员,都知道黑泽银的父母是琴酒和贝尔摩德,她最近可没有听说过贝尔摩德又怀孕了,就算真怀了也不可能生下来。

  例外,有黑泽银这么一个就够了。

  再多的,就算贝尔摩德想要,那位大人也绝对不会同意。

  黑泽银当然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也仅仅是微微一笑,半开玩笑道:“这是我的童养媳,有点怕……生。”

  说到半途黑泽银的表情狠狠地纠结在了一起,但一瞬过后又恢复了正常,极快的变脸让十六差点以为那不过是错觉而已,实则不然。

  其实黑泽银是被苦逼地拧了一下,因为刚才那个玩笑开大发了,气得灰原二话不说就空出一只手来,放在黑泽银的腰侧狠狠地拧了一百八十度,疼他差点叫出来,好险忍住了。

  “哦……人家明白啦。”十六忍不住捂嘴,轻轻地笑出声来,别有含义地瞥了茶发的灰原一眼,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地调侃了一句,“黑泽大人还真是受欢迎呀。”

  她知道黑泽银是在开玩笑,却依旧故意趁机说出了某些话。

  “先前您跟那位温柔的姐姐大人分手后,没想到转眼之间您又交上了新的女朋友,还是这么可爱的萝莉小姐,其实人家还以为您是御姐控不喜欢人家这一种,现在看来,身为萝莉的人家,也有资格告白您不被拒绝喽。”

  她一边说还一边挺了挺自己傲人的身材。

  灰原不出意料之外,再次因为气愤这个误会而恼怒地拧了一下,这会儿黑泽银却没多大反应。

  他在听到十六的话的同时,就已经怒火中烧。

  黑泽银很了解十六所说的温柔的姐姐大人是谁,那是一直照顾他的宫野明美,他们根本没有交往过,却被十六戏谑地提了一句分手,那么显而易见这个分手并不是指其表面的含义,而是在说……阴阳相隔。

  “你过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情?”黑泽银的笑容看上去有些阴冷。

  “不是哟,人家只是刚加入了搜查一课,第一次出任务想要找熟人聊聊排遣下心里的紧张之色,黑泽大人就是个很好的对象不是么,人家真的很高兴阴郁的心结被解开了喲。”

  十六把话说的真像那回事一样,事实上以她强悍的心理承受能力是根本不会因为这么简单的理由就紧张兮兮的,她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为了找寻一个借口罢了。

  “木村,赎金已经筹集完毕,现在目暮警官要我们去十八号球门出口待命,抓住来拿装有赎金包裹的歹徒,你也快过来!”这时候一个年轻的男子受命走了过来,拍了拍十六的肩膀准备让其和自己一起离开。

  他的目光不时往十六的嫩脸上看去,看到的时候还不免脸红,显然又是一个被她的外表所迷惑的可悲家伙。

  十六转头对他展露出一个动人的微笑,就快步跟上他前往歹徒约定交付赎金的地点,临行前,却不忘用一种腻死人的声音轻笑:“人家很想念那位和您分手的姐姐大人哦,人家一定会见到她的!”

  抛下这句美名其曰怀念过去实则却是下挑战书的话,她很快就在黑泽银的面前消失了踪影。

  灰原感受到气息远离,下意识松了口气,又等了一会儿,确信自己是安全了之后,就就从黑泽银的怀里挣脱,跳到地面,准备道一声谢谢,看到黑泽银的模样却是微微愣住。

  不是他现在的样子太恐怖,相反,太过春暖花开,暖得让人凭空生出一抹寒意。

  “你不想要让你的前女友和那位警官小姐见面?”灰原控制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冷静的一线。

  “不想。”黑泽银转过脸,声音同样平静,就如同暴风雨之前的平静,危险的可怕。

  他此时的内心也正如同暴风雨一般正在掀起巨大的波澜。

  该死的,那个女人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她难道知道了宫野明美还活着的事实?

  百分之九十七点一三的几率,终究是在哪里出了不应该的差错么。

  这次的案件结束后,他应该多去看看明美姐姐,偷偷给她安排一个保安,保卫她的安全才行。

第七章 所谓挑衅不好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