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所谓狸猫不好换

  “你在进行直播吗?”蛭田的脑门崩出明显的青筋,显然怒火已经压抑到齐了极点。

  只要黑泽银一开口说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凶手是谁,那么蛭田二话不说就会开枪杀人。

  面前这家伙……实在是太狂妄了,竟然敢拿着手提摄影机谈笑自如地看着他,简直是在找死。

  但是以黑泽银谨慎的个性,怎么可能不做双重保险。

  柯南那小子,现在身上还带着他的监听设备,他的声音可以完整地传达到柯南的那边,以那小子的观察力,轻而易举就能够捕捉到他现在的位置吧,那样一切就好办了。

  当然,这种事情,他不会不打自招说出来。

  “我要先采访完毕再进行万无一失的转播,你懂的。”黑泽银的表情看不出什么真假。

  蛭田的嘴角微微勾起,从怀里掏出了贝雷塔,枪口还装了消音器,缓缓地移动,却以不可抗拒的姿态顶在了黑泽银的心脏部位,试图一枪突进:“那么,就把你生命的最后一幕,作为我的影像收藏怎么样?”

  这家伙的口气还真大。

  黑泽银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挡在身前的贝雷塔,将手提摄影机的镜头对准了枪身:“好,来吧,我还没有那么写实拍摄过子弹穿透心脏的画面,鲜血四溅什么的,一定就像是艳丽的玫瑰一样漂亮的绽放呢。”

  蛭田的嘴角狠狠地抽搐起来,看向黑泽银的目光跟看一个神经病没什么两样。

  “你别以为我不敢开枪。”蛭田狠狠地咆哮了一句,“在人潮的喧闹之中,没有人会听到你的惨叫和枪声!”

  废话,他当然知道,但是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建立在蛭田确切开枪的前提下。

  黑泽银保持笑容不变。

  蛭田当真被黑泽银这种气人的态度惹恼了,他狠狠地一咬牙,几乎要把嘴巴割出血来,手指移动到扳机上,用尽全力地向下一扣,满脸残忍期待血流涌柱的画面。

  然而即使过了几秒,黑泽银却依旧欠揍地微笑。

  蛭田愣了一下,再度大力地扣动了扳机,结果仍然没反应,他恼怒地抬起手想要看看贝雷塔究竟出了什么样的问题,结果却震惊地发现自己手里拿着的不过是一个带着圈圈的不规则金属体。

  其他的零件到哪里去了?

  蛭田本能地低头一看,却发现地上碎了一地的黑色玩意儿,顿时一股凉气就顺着脚趾头蹿上脊梁骨,让他全身都冷的剧烈颤抖起来,让他下意识咽了一口口水,却依旧觉得喉咙干燥得很。

  “所以说,你不会开枪打我的。”黑泽银蹲下身,将散落在地面上的零件全部都扫到怀里,站起身来,手臂微微前移,做出一副恭送的模样,“好了,这些东西还给你,你知道怎么组装吗?不会的话可以请教一下专家。”

  是这家伙把贝雷塔给拆掉的吗?是什么时候动的手脚?真令人不爽快!

  蛭田一点儿也不吸取教训,就扔掉手里的东西,捏起拳头重重地向黑泽银的腹部打去:“你在找死!”

  黑泽银淡定地一个挪步就躲过了蛭田的拳击,脚尖一挑将即将掉落在地面的零件勾起来,和怀里的玩意儿组合在一起,手指眼花缭乱地在半空中晃动,摸索到符合的凹槽拼凑,不小片刻就完成了大半的工程。

  蛭田因为黑泽银背对着他,所以没有看到黑泽银的小动作,反而是恼怒黑泽银竟然那么小觑他,脚尖扭转就转过身找准眼睛、鼻子、嘴巴、脖子,下腹等各种各样人体脆弱的地方拳打脚踢。

  这样的状态足足维持了半分钟。

  蛭田是越打越憋屈,黑泽银就跟一灵活的猴子一样,左蹦右跳轻而易举就躲过了他的袭击,而且不时用那种似笑非笑的目光略带嘲讽地扫过他的脸庞,气得蛭田肺都气炸了。

  但是黑泽银不久之后就停下来了,肩膀微微颤动,气息不稳,好像是躲累了。

  气喘吁吁的蛭田眼前一亮,立马乘胜追击扑过去,精准地抓住黑泽银的肩膀,想要一拳揍到后者的脸上,结果下一秒,脑袋却被冷硬的枪口抵住。

  “你……”蛭田惊愕地瞪大了眼睛,身体就被按下了快门一样静止了。

  黑泽银耸了耸肩,一脸轻松:“好了,贝雷塔还你,但是你先告诉我你把托卡雷夫扔哪里了。”

  “十、十八号门出口附近的垃圾桶。”蛭田感觉胸口剧烈地起伏着,紧张得汗如雨下。

  黑泽银诧异地挑了挑眉。

  十八号门出口?那不是交付赎金的地方吗?还真是很大胆呢。

  “谢谢,采访结束,拜拜。”不过片刻黑泽银就反应过来,就把蛭田的手摊开,郑重其事地将贝雷塔放到他的掌心,然后晃了晃手提摄影机的镜头,给蛭田来了一个正面的特写,口轻松惬意地挥了挥手离开。

  蛭田呆呆地站在原地,一时半会儿都没能够反应过来。

  这家伙,果然是哪个精神病院不小心放跑出来的精神病人吧?

  正常人会把枪交付给能够威胁他性命的人吗?不,不可能吧。

  正常人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拆卸组合贝雷塔吗?不可能吧。

  ……

  “喔,真是精彩的画面,精彩的战利品。”黑泽银将手提摄影机抬起来,一边观看恼羞成怒的蛭田的画面,一边把玩着手里的贝雷塔,果然顺手牵羊这种事情做多了也会有不错的快感。

  他最近好久都没有钻研过关于枪械之类的学识,经费也不太够,就只能够自己赚赚外卖了。

  反正凶犯的贝雷塔和托卡雷夫都会被警方征收,他还不如趁机废物利用一下,把里面的零件从新的替换成旧的,替换下来的零件全部占为己有,在某些方面上也可以说的上是节俭,是值得称赞的品德。

  “黑、黑泽哥哥。”柯南的声音忽然响起来,打破了黑泽银的沾沾自喜,后者下意识顺势看过去,就见到柯南按着膝盖上气不接下气地看着他,“凶手是不是电视台的摄影师蛭田?”

  “你知道的倒是挺多的。”黑泽银一边笑着一边递过去一杯水。

  柯南感激地将水杯接了过来,一饮而尽,抹了一把湿漉漉的嘴巴,喘了几口气,才将视线投到了黑泽银的脸庞上:“这不是智商的问题,只是蛭田负责的影像一直保持在一个方向不动,我们自然会怀疑上他。”

  “呃……也对。”黑泽银干笑。

  的确,在他和蛭田扭打期间,摄影机一直没有被操作,不是傻子都会觉得蛭田有问题。

第十章 所谓狸猫不好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