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所谓特殊不好改

  “厉害的是黑泽哥哥才对,竟然那么快就发现了那位摄影师的破绽。”柯南一脸惊叹地看着黑泽银,“现在警方的人已经冲到嫌疑人所在的地方去了,目暮警官一会儿还要表扬你立了大功呢。”

  被夸奖的黑泽银一脸得意:“哪里哪里。”

  然后接下来柯南的一句话却是直接将他打入地狱。

  “不过,除了恭喜你之外,我在看台上竭尽全力奔跑的更多原因,是因为有件事情我很想要问问你。”柯南挤出一个实在不算亲切的笑容,“为什么我没有在你的身上装窃听器,却可以听到你在另一头和歹徒争执的声音。”

  一边说话他还一边从怀里掏出手机,在黑泽银的面前晃了晃。

  想必这家伙在刚才就发现了通讯的秘密。

  黑泽银脸色僵硬地笑着,将插在手机凹槽的玩意儿拔出来,快速地扔到口袋里,若无其事地哼了一声:“啊啦啊啦,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一定是你听错了。”

  “不信你听——呃?”

  柯南刚想要表达手机莫名其妙地传出黑泽银那边的声音,形成了令人不太满意的二重奏,结果意识到上面依旧是寂静的黑屏,脸色一下子就僵住了,不相信地把手机凑到耳边聆听,却是什么都没发现。

  这也是当然,黑泽银将手机里的监听设备关掉后,柯南那里是不会反馈出同样的声音。

  没有了决定性的证据,柯南也只好悻悻作罢,但是在这之前还是狠狠地瞪了黑泽银一眼。

  “黑泽哥哥,你为什么每次都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这样是不对的!”对被窃听不满的柯南义愤填膺。

  黑泽银一个白眼斜过去:“在目暮警官无线电上装钮扣型窃听器的家伙没资格这么说我。”

  “好吧黑泽哥哥,我们换一个问题,为什么你的手上会有贝雷塔这种危险的枪械?你又去偷窃了?”

  柯南一副这你总没话说的表情了吧。

  可惜从Lv.17被打落到Lv.7的一年级小学生怎么可能是转职多年即将满级的炸弹客的对手。

  黑泽银的笑容更加灿烂,贝雷塔的枪身随着灵动的手指在半空中打了一个转儿,被他扣住了扳机,黑洞洞的枪口直接停滞在了柯南的嘴边,和后者张大的口腔仅有一厘米的距离。

  柯南惊愕地瞪大眼睛看着黑泽银,感觉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你干什么?”

  “我在回答你的问题,来,张嘴,张大点,啊——”黑泽银笑得就跟想要用一根棒棒糖诱拐小萝莉的大叔叔,啊不,是诱拐小正太的大哥哥没什么两样。

  柯南当时不知道脑子怎么一抽,竟然真的听话地把嘴张大到可以轻易塞下一个鸡蛋的地步。

  然后,他就听到了手指扣动扳机的声音,悲哀地闭上了眼睛。

  哦,怎么会,难道他就这么死掉了吗?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还没有告诉小兰他就是工藤新一的事实,呜,他好可怜,眼睛涩涩的,有点想哭,嘴巴……甜辣的味道?

  柯南下意识重新睁开了眼睛,贝雷塔的枪口依旧原封不动地停在半空,里面却射出了咖啡色的巧克力棒,正好将他的嘴巴塞得结结实实,他蠕动了一下口腔内部的黏膜,发现味道还挺不错的。

  “怎么样?这可是我的杰作。”黑泽银把贝雷塔抬起来,手指放在枪口的部位轻轻地摩梭。

  手枪,不一定都危险呢,有时候还可以让人尝试到不错的快乐滋味。

  就是改装的过程太麻烦了,而且枪口的直径太难把握,那地方的材料变得很难找,所以他才没有把蛭田身上的贝雷塔的枪口一起扒下来以旧换新,不是不想,而是做不到。

  他专用的枪,内部可能和普通的手枪没什么两样,但是的确有很大的差别。

  比如说,可以调整发射的力道,压强变小的话,就可以充当发射巧克力棒的玩具枪,压强大的话,射出名为巧克力棒的子弹的话,威力可不比银制的铜质的子弹小。

  甚至在大部分情况下,巧克力棒发射完毕后,都会因为后置的压力化为粉尘,作为湮灭证据的手段,是为绝佳,不会有任何人想到的。

  这种改装枪,真的是最棒了。

  可惜以柯南的审美根本感受不到这种美感。

  他狼吞虎咽地将巧克力棒咽下喉咙,又喝了一口水,就恼怒地朝黑泽银咆哮:“你要吓死我呀?”

  天知道他被贝雷塔抵住嘴巴的时候是多么的担惊受怕,下一秒喉咙就可能被贯穿的疼痛感让他惶恐后怕。

  “我只是在证明你刚才所说的话是真是假罢了。”黑泽银的表情很无辜,“你觉得那位蛭田先生有可能会带这么一把枪出来恐吓警方?”他一边将弹夹拔下来换上新的巧克力棒,一边以嘲弄的语气对柯南微笑。

  “是、不、可、能。”柯南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回答,“但你也不能这么证明吧?拿着那么危险的武器对准我一个小孩子,真亏你这样的大人做的出来!”

  “是么?可我觉得从刚才就待在你身边的小哀对我的枪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的惧怕,反而是饶有兴趣,柯南小朋友,你可别跟我说你连一个七岁的小姑娘都比不过。”

  黑泽银蹲下身揉了揉柯南的脑袋,示意后者看向灰原,她此时的视线紧紧粘着黑泽银的胸口,也就是放置那特殊的改造贝雷塔的地方,目不转睛,认真之色显而易见。

  柯南无语地被噎了一口。

  灰原跟他,不,是和正常的小学生不一样!她是来自组织的女子,对于黑暗有一种特殊的怀念之色!

  至少柯南是这么以为的,其实灰原只是对巧克力棒感兴趣。

  吉普生那家伙……在她逃离组织的那一天曾经切断影像来看望过她,身上就随身带了类似这种的甜甜巧克力棒……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两人在这一时刻,默契地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因为那应该是不为人知的秘密。

  黑泽银不可置否,他只是顺手拿出几粒软糖放到灰原的手里,就笑眯眯地将视线又转移到了柯南的身上:“你这次来不单单是为了这些无聊的事情吧,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不重要的事情,才会在人声嘈杂的地方说。”

  他轻笑着环视周遭,同时摊开了手掌,摆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认真模样。

  被动转移到正题上的柯南的神色微微一变,左顾右盼,确信没有人跟踪偷窥或是窃听监视后,就拉着黑泽银走到目前人迹罕至的十八号球门出口,低声询问关于十六的消息。

  恐怕柯南不但从灰原的口里得知那个人就是组织中人的事实,还了解到黑泽银知道不少组织的线报,想要从他的口里探测出更多的资料。

  “黑泽哥哥,你知道木村十六这个人吗?就是上次在交通意外里出现的警官小姐,就是那位说话娇滴滴的娃娃脸少女,她是组织的人没错吧。”柯南的表情有点不自然,有了一个潜伏在警界的组织成员,他要办事就难多了。

  毕竟柯南就是靠案件一步步拓展自己的人脉的,如果发生案件就一定会遇到警方,那黑衣组织发现他存在的几率也大大增加,可如果没有案件引起的意外,那他根本没办法提升毛利小五郎的知名度获得更多组织的情报。

  这一切对于黑泽银来说其实都无所谓,但是看柯南那么着急,他也不好意思不帮忙。

第十一章 所谓特殊不好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