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所谓融洽不好谧

  可惜,虽然黑泽银的歪理的确让柯南的心里有点儿舒坦起来,也恰好地解除了他的一些心结,但是精神伤害那么容易解除,肉体上的物理伤害可是一波一波的疼痛,搞得柯南跟黑泽银没聊几句就坐立不安,捂着屁股跳了起来。

  “黑泽哥哥,我不跟你磨叽了,拜托你赶紧告诉我急救箱在哪里,我现在那个地方疼得要命又不敢去揉,我说你下手干嘛那么重,火辣辣的疼,是不是被灰原扇了一巴掌把怨气全部发泄到我的身上了?”

  柯南的神色有点幽怨,盯着黑泽银高高肿起来的左边脸庞,足以想象自个儿的屁股后面是什么样的状况,一定红通通地就跟猴子屁股没什么两样,涂药膏的话至少半天才能好,可这半天时间他估计得躺在沙发上度日如年了。

  对此黑泽银的神情表示很无辜。

  这又不关他的事情,是柯南自作自受自找麻烦,他只不过是稍加惩戒罢了,只是一时半会儿控制不住力道,啪啪地就打得重了一点儿,不过应该不碍事,这家伙就跟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得先踩几脚才能证明他的生命力强悍。

  当然,以上纯属比喻,黑泽银还真怕柯南的伤口发炎,毕竟小孩子的承受能力都是不怎么好的,所以他当机立断地站起身往书柜那边走,拿了急救箱过来,然后伸手又要去扒开柯南的裤子。

  “喂!你做什么!我警告你,你再过来,我就,我就用麻醉枪射你!”不明所以的柯南赶紧一个打滚躲开,警惕地看着黑泽银,提着裤子一副防范模样,是怎么看怎么的滑稽。

  其实黑泽银很想要当场笑出来,即使没有,也是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射我?我连手枪的子弹都能够躲过去,你就算用麻醉枪射我,也是白白浪费力气!何况,我压根儿对你的屁股没什么兴趣,我只是想要帮你涂药。”

  他一边说话,还一边将手里的医疗箱打开,露出里面各式各样的完备用具,显然是真心为柯南着想。

  误会人家的柯南脸上顿时浮上了一抹尴尬,但很快就一本正经地反驳,说他自己来就可以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躲过放在最顶端的药膏,就跳下沙发,忍住呲牙咧嘴的疼痛,就撒丫子往厕所跑去,片刻就消失了个没影。

  留下黑泽银一脸无奈,本能地揉了揉同样发疼的脸庞。

  柯南那小子,跑那么快干什么,他还没用那个可以消肿的药膏呢,就不能给他留一点儿么……

  “江户川怎么了?”灰原刚刚从厨房里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了柯南紧张兮兮地离开,肢体的运动方式还很怪异,下意识蹙起眉头,疑惑地走向黑泽银,轻声询问。

  虽然声音仍旧清冷,但是比起最初和对待他人之时,却是轻柔了许多。

  对待黑泽银,灰原就算是想冷淡也冷淡不起来,何况某种误会接二连三的发生,她也没理由去冷淡。

  黑泽银倒是没有发现灰原的态度转变,只是摊开手,随意地应付了一句:“喔,那家伙想要往我的身上扔窃听器,却被我发现了,所以我就打了他屁股两下,刚才他是准备去厕所自个儿涂药膏呢,小哀你可别去凑热闹。”

  “我才不会!”对于黑泽银的调侃,灰原却仅仅冷哼一声,心底讥讽某位侦探先生偷鸡不成蚀把米,但很快就注意到黑泽银的脸庞似乎肿得更厉害了,微微眯眼,声音倏然就冷下了一百八十度。

  “他拿了你的药膏,所以你还没涂药?”

  黑泽银坦然地点头,嘴角因为肌肉牵扯有点痉挛:“他不知道我还没有涂药,也不知道那对消肿有奇效的药膏只有他拿走的那一枚,所以我不怪他,何况小孩子嘛,抵抗力比较弱,先让给他也无所谓。”

  “你的伤受得可比他冤枉多了。”灰原轻叹了一声,终究是轻轻地伸出手拽住黑泽银的衣角示意他坐下,然后将一个冰袋递了过去,透明的塑料袋装满晶莹的冰块,寒气逼人,冻得她的纤纤玉指都有些发紫。

  黑泽银愣了一下,本能地伸出手接过冰袋,靠在了自己肿胀的脸颊上。

  丝丝的冰寒散逸开来,低温的刺激让肿胀的速度逐渐缓解,甚至一两秒过后,就隐隐有了消肿的迹象。

  这治疗的效果,可比那药膏差不了多少,可冰敷的方法他也曾经用过,但可没有这么好的效果。

  难道从灰原的手里拿出来的医疗用具,都是这么的顶级?竟然连普普通通的冰块,都能化腐朽为神奇!

  “冷敷的目的是利于血管收缩,减轻出血,减少新陈代谢产物对神经末梢的刺激和压迫,起到消肿止痛的作用,你的伤没有多么的严重,没有出血,所以保持这种状态大概十五分钟,之后用活血化瘀的煎汤热敷就可以大功告成。”

  灰原一边淡淡地解释加强治疗的说服力,一边将早就泡好的咖啡和薏米水递了过去。

  “脸部浮肿,喝一杯咖啡,就可以将多余的水分排出去,加快治疗的速度,但是如果你对咖啡过敏或是失眠,最好还是喝薏米水比较好,它同样可以取到排除脸部浮肿的效果,还能美白保湿,一举两得。”

  说这句话的时候,灰原还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黑泽银的脸庞,眼底奇异地闪过一丝嫉妒的神色。

  实在是……黑泽银的皮肤太好了,虽然可能是因为身体虚弱从而导致皮肤有点儿病态的苍白,但是不可否认,他的肌肤的白皙程度,比灰原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大概也是黑泽银看上去跟十七八岁的高中生差不多岁数的原因。

  但是黑泽银一点儿也不觉得这哪里好。

  开什么玩笑,再白?再白他就成墙壁了!谁爱喝薏米水就去喝,他是避之唯恐不及!

  黑泽银当机立断地拿过咖啡杯,握住把柄,将杯口递到嘴边小口地喝了一口,顿时眼前一亮:“小哀,感觉你给我的礼物都是独具一格,哪怕是咖啡也能泡出我最喜欢的口味,这杯焦糖拿铁很好喝,甜度更是恰到好处。”

  性格冷傲却不失温柔,懂得医疗,懂得饮食,懂得关心他,黑泽银现在觉得自个儿有必要去思考一下到底要不要真的把灰原当做童养媳看待了,这么好的女孩,在如今这个世界上已经很难找到了。

  但是也只是考虑一下罢了,因为黑泽银觉得,自己的真实身份若是暴露,和灰原可能连朋友也做不成,如今还是安分守己地保持这种关系比较好,能够被这么特殊的萝莉照顾,已经是他莫大的荣幸了。

  好在黑泽银的心理想法并未被灰原得知,否则的话绝交什么的还真是情有可原,如今她只是看黑泽银接受了她的焦糖拿铁,唇角略微勾起欣悦的弧度,端了薏米水,自然地坐在了他的旁边,安静地开始自顾自地饮水。

  一时之间气氛无比的融洽。

第二十六章 所谓融洽不好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