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所谓暴露不好揭

  盯——

  咦,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呢?

  正在自言自语考虑的柯南忽然觉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微微皱眉。

  他下意识抬起头,就看到了小兰和园子一脸惊愕的看着他,黑泽银在一旁呵呵呵。

  然后……他也呵呵呵了。

  “哈哈,这都是黑泽哥哥告诉我的,这是他并非凶手的铁证。”柯南愣了半响,又拉着黑泽银当挡箭牌,“因为看黑泽哥哥刚才熟练敲击键盘的模样,肯定也很擅长网路聊天,这和杀害西山务的凶手的特征根本不符合嘛哈哈哈……”

  柯南装出一副傻不溜丢的模样捂着后脑勺看着黑泽银傻笑。

  “是这样吗?”小兰疑惑地看向了事实上也是一头雾水的黑泽银。

  “呃……是这样没错。”黑泽银挤出一个实在是不怎么和蔼的笑容。

  他这次服了,真心服了,能够从这个命案现场看出这么多的东西,不愧是工藤优作的儿子。

  不过一下子就找到真凶还抓住证据的黑泽银其实在理论上来说比柯南更加厉害,但是他如果不把他从监视田中所得来的画面公诸于世,一切都是空谈一场。

  “是吗?我倒是觉得是这个小鬼想出来的,否则的话,早在你被误认成凶手的时候就把这些事情坦白了。”园子在这种时候却忽然变得异常的精明,怀疑的眼神不断地在柯南和黑泽银的身上游走。

  黑泽银微微一笑,从容不迫地回应了一句:“那是因为我那时候还没有看到现场。”

  准确来说是那时候柯南也没有看到现场。

  “是吗?”园子更是拖长了音调。

  “那是黑泽哥哥想要让凶手放松警惕,更进一步地暴露自己的嫌疑,所以小兰姐姐和园子姐姐,你们千万别把这件事情说出去。”

  见势不妙的柯南赶紧地补充了一句,就生怕下一秒暴露了自己,还赶紧地转移话题。

  “黑泽哥哥,话说回来,你们刚才在后院里说的滨野先生的魔术表演是怎么回事,能不能给我说说,我对这件事情很好奇,也想要参考一下。”

  他的话,果然有效果,园子也没有再斤斤计较,小兰更是因为想到了滨野的死去变得有点难过,黑泽银也乐得清闲,自然是把魔术表演的过程给柯南讲述了一遍,当然,是省略了他没有在字条上写字的动作。

  柯南听完之后,更是仿佛想通了什么,低下头,喃喃自语着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得懂的专有名词。

  小兰和园子没有理会现在略微有些神经质的柯南,只是安慰黑泽银,现在忍一忍,他一定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并警察到来的时候一定可以抓住真凶。

  对此黑泽银报以微笑,并不言语,只是目送他们离开,见门被关上,才低下头,将掩饰性打开的关于西山务的新闻页面关掉,继续用手指在键盘上敲击,屏幕上跳出一个个的页面,却是尽数写满了某个人的资料。

  与此同时,黑泽银的眼前倏然笼罩下一层阴影。

  阴影的来源是人,刚才和柯南一行人擦肩而过的男人。

  “我说,你,明明不是影法师,为什么要替田中喜久惠承认你就是影法师?”土井塔克树一巴掌拍在黑泽银面前的桌子上,“还有,你去打扫后院的时候,应该看到了田中喜久惠的作案场面,为什么不把这件事情公诸于众?”

  “你来就是为了质问我这件事情的?”黑泽银连头也没有抬一下,“那我诚实的告诉你,她是春井风传的外孙女儿,春井风传是黑羽盗一的朋友,所以我想要帮田中为她的外公献上一场盛大的魔术。”

  “魔术是让人开怀大笑的,不是用来复仇报复的!”土井塔克树恶狠狠地瞪着黑泽银。

  “我当然知道。”黑泽银抬起咖啡杯往嘴里送了一口,甜甜却略带苦涩的味道在味蕾上绽放,“可是我去的时候滨野已经死了,她的魔术手法也已经完成,我就算是知道凶手是她也无法揭穿,还不如助兴一把,让这场魔术更带神秘。”

  “你这家伙……”土井塔克树咬牙切齿,却终究是叹了一口气,颓废地坐了下来。

  “你呢,不也一样?”黑泽银终究是直起身子,眼神漫不经心地扫过土井塔克树的脸庞,“土井塔先生,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欺骗童子是春井风传刚出道时候所用的名字,也知道田中是冒充她外公来参加这场聚会,为什么不阻止?”

  “我一开始并不知道她会杀人,只是奇怪为什么死去的欺骗童子会重新出现。”土井塔克树的语气很无奈,“而且,我也没有证据证明她就是凶手。”

  “Binggo。”黑泽银举杯,“我和你抱有同样的想法和无奈,黑羽快斗同志。”

  静。

  很静。

  非常静。

  房间里静得就只能听到两人轻微的呼吸声。

  土井塔克树瞪大了眼睛看着黑泽银,许久才回过神来,干笑:“你在开玩笑吧,黑羽快斗是谁?”

  “第二代怪盗基德。”黑泽银扬眉,瞥了土井塔克树一眼,“怎么,连老朋友都不认识了?我和我的母亲莎朗·温亚德一起拜在你的父亲黑羽盗一的旗下学习易容术和变声术,那时候可是经常和你相处呢。”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土井塔克树继续装傻。

  “你的意思是你不认识黑羽快斗是谁?”黑泽银的脸上带着深深的怀疑。

  “不,不认识。”土井塔克树的表情很坚决。

  “是吗?”黑泽银歪了歪脑袋,脸上的笑容显得更是阳光灿烂,“你对你的记忆力还真是自信呀,正常人应该都会询问关于黑羽快斗的更多信息,再确定自己到底认不认识这个家伙,可你刚才的态度,证明了你的确在撒谎。”

  土井塔的笑容一僵:“……”该死,又掉进这个家伙设下的文字陷阱里面了。

  “不过你就算撒谎也没用。”黑泽银从怀里拿出一黑色的长方体,上面还有一颗略微凸起的红色圆圈,他把手指放到上面,轻轻地摩挲,却并没有按下去,仅仅是轻笑,“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这是什么?”土井塔下意识跟着黑泽银的节奏问了一句。

  “我在客厅揭穿你就是怪盗基德的时候,你放出了烟雾换装,而我就在那时候随意地把电子炸药绑到了你的腰部,只要我一按下去,你的伪装就会全部爆炸。”黑泽银的笑容很是无害,“当然,不会伤到你的身体,想要试一试吗?”

  鬼才想要试你的电子炸药!

  土井塔在心里狂吼了一句,迫不及待地就蹦跳起来,解开自己蓝色的外套,里面的棉絮哗哗哗地掉落,露出绑在瘦弱腰部的一圈黑色,上面还好心地被黑泽银贴上了一个“危险区域,请勿碰触”的红色禁止标志。

  土井塔克树:“我脱!我脱!我脱光还不行吗!”

  呜呜,这家伙果然是和以前一样的危险,动不动就爆破什么的,他在美国的时候怎么没有被抓起来送进监狱!

第六十六章 所谓暴露不好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