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所谓蠢病不好愈

  琴酒这次的确是够憋屈了。

  想解决的对象阴差阳错被无关人士解决,解决的地方还是在自家门口。

  虽然省去了亲自出手的力气,但是琴酒一点儿也不高兴,从他倏然变得阴沉的脸色就可以看得出来。

  如果现在坐在他旁边的是除黑泽银以外的任何一个人,琴酒仍会掏枪就是一发,即使对方是伏特加也不例外。

  可惜琴酒不远处是黑泽银,哪怕是他再口出狂言,也不能行凶杀人。

  不提外面还有大堆警察守着听到这里有枪声响起会怎么样,光说黑泽银的话,说的也毕竟是事实。

  哪怕这真心令人恼火,但琴酒不能够否认他说的确实是真话。既然是真话,就不能逃避事实。

  所以琴酒恼火,却并不会动手,仅仅是否决了一句。

  黑泽银也乐得保持这种状态,同时对琴酒刚才所说的话不免产生了一点兴趣。

  “活动策划?”黑泽银听到这个回答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凶手一定是活动策划员?”

  “他的死前留言就是这么说的。”琴酒斜了黑泽银一眼,唇角勾起讥讽的神色,“怎么,你看不出来?”

  你在心里骂他白痴了!绝对在心里骂他白痴了!

  可是这种晦涩的死前留言怎么可能那么轻而易举就被破解!

  他就更不可能了,晕血本来就让他不能过多的接触现场。

  即使死前留言早已深深印刻在脑海之中,但是他根本不想要想起那种恐怖的画面。

  这些见鬼的玩意儿让警察和其他侦探去破解就可以了!

  因为琴酒的话记忆本能地重现鲜血淋漓的黑泽银喉咙里有隐隐约约有种呕吐的冲动,差点没把喝下去的咖啡给吐出来,咳嗽了好几声才整理好状态,见琴酒投来疑惑的视线,脸更是拉长成了苦瓜:“我看不出来总行了吧。”

  今天真是丢脸丢大发了,真是处处不留意。

  “你真不知道?”愣了一下的琴酒没反应过来,下意识补上了一刀。

  黑泽银感到小腹部位有点抽搐,但终究还是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

  琴酒盯了黑泽银一会儿,脸色逐渐黑成了锅底,二话不说就是劈头盖脸一顿狂骂:“你连你家的地理位置都不知道,你连你家旁边树林的状况都不熟悉,你怎么住房子的?半年多来什么都不知道!”

  黑泽银茫然不知所措,这会儿完全是一头雾水。

  那死前讯息跟他家的地理位置和树林的状况有什么联系?

  琴酒的嘴角抽搐,连一句废话都不想要跟面前这个在某方面智商明显低下的家伙说了,干脆利落地回答:“字迹留在他的左手旁边,上面却没有留下任何的擦痕,意味着他是从右到左写字,这样一来你总明白了吧。”

  黑泽银简单的一想还真的发现了某些线索。

  他放下手里的咖啡杯,站起身走到书桌旁边,从怀里抽出钢笔,倒出笔芯,将红色的黏稠墨水涂抹到左手的食指指肚上,从记事本里撕下一张纸,摊开在桌面,设身处地被害人当时的想法,指尖轻缓地移动。

  黑泽银仔仔细细地将脑海里浮现出的英文单词原封不动地绘画了上去,即使是间隔,也认真地维持下来。

  死前留言,如果从左到右,是silver,但如果从右到左,就是revlis。

  这个英文单词并不成立,但是如果排除一些字母的话,倒是可以写作另外的英文。

  第一个r可以排除,它写在圈子的外面,明显是不属于死亡讯息的一种,现场会出现它,恐怕是因为被害者用食指写字的时候,边缘沾血的大拇指放在外面,所以就恰好的形成了这类似英文字母的符号。

  第二个e和第三个v可以无视,这的确是属于死前留言的一种,目前保留。

  第四个l,歪歪斜斜,同样是可以排除,被害人用手遮盖死前留言的时候,一根手指可能横在了中央,导致流淌过的鲜血划过手指,从而留下了这个痕迹。

  第五个i距离其他的字母遥远,非常潦草,上面第一笔的点滴比划显得浓厚,第二笔所写的尾端甚至微微挑逗起了一点弧度,初看看上去的确是和i相像,但是若是说成t这个字母也情有可原,书写和电脑打出来的毕竟不同。

  第六个s显得很正常,可以无视,目前保留。

  剔除了这些之后,剩下的单词就可以写成evts,好吧,越看越不像话了……

  “你究竟是怎么看出来这个单词是活动策划的?”黑泽银左顾右盼了半响也没有看出什么所以然来,最后还是需要无奈地转过脸来求助于琴酒,表情显得很郁闷。

  琴酒忍无可忍地回驳了一句:“我叫你联想你家的地理位置和你家的树林状况!”

  “我家没住址。”黑泽银尴尬地抓了抓头发,“就算有反正基本用不上,我记不住,我家门口前的树林那么大,我哪里知道树林有什么状况,是白天像黑夜?还是黑夜像白天?反正我是没有任何感觉。”

  “……”琴酒,“你家的住址是在米花町3丁目30番地,就是那个人手表上显示的时间。”

  “哦,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黑泽银一拍脑门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原来我住在这里。”

  这表情看得琴酒是满头的黑线。

  除了流浪汉,哪有人连自己家的住址都不知道的!

  他这不着调的态度难怪会养成路痴的的个性呢!

  “你以后在调查别人之前先给我把你自己的情报调查清楚。”琴酒的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黑泽银一本正经地连连点头,表示自己受教了:“明白明白,那你告诉我树林又是什么状况吧。”

  “你现在去看看也能够发现。”琴酒伸手指了指窗外。

  黑泽银迷惑地眨了眨眼,将信将疑地走上前去,双手攀在阳台上凑出脑袋往外看。

  树林肯定是没有他刚才胡诌的那种诡异状态,但是可能因为树林那边的海拔较为低矮的关系,阳光照耀下,影子拖得很长很长,比对起命案发生的时候,影子的方向略微往右偏了偏。

  命案当时,遗体的旁边也是通过阳光折射出细碎的影子零零散散的分部在周围。

  其中一棵树靠的离遗体很近,树干上还插了一把锐利的史密斯威森熊爪-SWHRT2B,黑泽银还记得刀刃上面沾满了鲜红的血液,仍旧滴滴地落下,看上去极其锋利漂亮。

  熊爪刀在阳光的照耀下同样在地面留下了隐约的影子,而且阴影的位置正好被投射到了被害人的左手附近,但是并没有直接投射到左手之下,这或许是因为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已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关系。

  黑泽银计算出命案现场的经纬度,配合今天的天气,命案发生的15:30分时间点,该地域的太阳高挂位置和亮度,加上倒地不起的被害人的影子进行重现讯息。

  死前留言的真面目,开始逐渐的浮现出水面。

  大概一分钟过后,黑泽银就在琴酒恨铁不成钢的目光下,终于的理清了真相。

  琴酒说的没错,解剖死前留言,势必要用到息息相关的他家住址和树林状况,如果不了解,一辈子都破解不了死前留言,当然,如果知道也不一定破解,不会进行现场还原的人,肯定从始至终都会摸不着头脑,云里雾里。

  “我说,濑户三郎真的只是组织的底层人士吗,这智商也太……异想天开了吧!”

  黑泽银无语望天,对这个死前讯息的解读成功,非但没有喜悦,反而有种绝望得想要撞墙的冲动。

第三十四章 所谓蠢病不好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