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所谓争辩不好恼

  虽然是准备一起折返现场,但是以琴酒的黑社会模样,肯定是不可以光明正大出场所以黑泽银下楼的时候,是孤单形影的一个人,脚步虚浮却并不慢。

  客厅里还弥漫着乙-醚的味道并未散去,留在客厅里的四位小学生仍旧在认真地翻看相册,丝毫不知道曾经被迷昏了过去的事实。

  黑泽银不知道琴酒到底是怎么做又或者说是为什么要这么做,但看到他们没事甚至是毫不知情前不久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一点儿。

  心思回转之间,轻微的脚步声却是引起了他人的注意。

  “黑泽哥哥,你醒来了啦?”步美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黑泽银,惊喜地叫出声音来。

  黑泽银微笑颔首致意,就慢步走上去,在少年侦探团惊疑不定的目光下,把相册从他们的手里抽出,放回书架,并挂上了玻璃锁:“看时机,现在柯南差不多已经把案件破解了,要不要去见证一下凶手的真面目?”

  同样对真相很是好奇的三人自然是连连点头,视线紧追着黑泽银不放,还很听话地跟了上去。

  灰原略微蹙眉,颇有些恋恋不舍地瞥了一眼书柜里的相册,有点意犹未尽,却是没有拒绝,站起身跟了上去,然而看向黑泽银的当时,眼底却是闪过不易察觉的奇怪。

  怎么在黑泽银的身上闻出了组织的气息,而且很明显,这是怎么回事,他跟组织里的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接触过了吗?没可能的吧,难道这又是什么错觉么?

  灰原的心思被黑泽银清楚的尽收眼底,他的笑容变得有些苦涩味道。

  拜托,您的嗅觉未免也太厉害了吧,这都可以感觉出来,要是琴酒在二楼跟他再多相处一会儿,那么岂不是您连他到底接触过谁都可以知道了吗?

  要是把这技能熟练运用,估计以后一下子就可以看出来哪个人不怀好意,哪个人是凶手了吧?

  真是有点逆天了。

  黑泽银感叹了一声,又忽然想,起什么,别具意味的往后看了灰原一样,但是视线很快挪移开来,唇角反而是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趁机调侃了一句:“怎么,小哀,一直看着我,是喜欢上我了吗?”

  “不。”灰原面无表情地冷哼了一声,“我只是看到你的脸上有东西罢了,脏死了。”

  说完这句话,她干脆利落地就撇过头去,不再理会黑泽银。

  有脏东西?黑泽银愣了一下,本能地往脸上一擦,瞬间白色的衬衫衣服就沾染上了大片鲜艳的红色,顿时脸色立马变得五颜六色起来,有种破口大骂的冲动——这红墨水到底是什么时候溅到他脸庞上的!

  总算知道少年侦探团刚才为什么会有那么奇怪的视线会那么奇怪的黑泽银几乎是落荒而逃到洗手间,五分钟后辗转出来的时候已经面无表情,看到少年侦探团的时候嘴角抽了抽,二话不说撇过头就带头离开。

  光彦强忍着笑意:“没想到黑泽哥哥别扭起来也是挺可爱的。”

  “他这叫傲娇。”灰原淡淡地补充了一句,“真是比我们还孩子气。”

  元太和步美同样是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

  走在前面的黑泽银的脚步明显一顿,墨绿色的眼眸闪烁,却是没有说话。

  等这五人在这种欢声笑语的状态里到达现场,命案的一切关系人都已经聚齐。

  即使是凶手,也被警方锁定,现在被带到了这里。

  她委实是一位很漂亮的女性,长发飘飘,五官俊秀,对比起地上惨不忍睹的濑户三郎,简直是云泥之别。

  柯南拿着变声器蝴蝶结躲在匆匆赶来为他充当侦探角色的阿笠博士身后,正滔滔不绝地倾诉自己所发现的死前讯息的真相,并告知观月未绪她为什么会被带来这里的缘由。

  然而理直气壮的嫌疑犯观月未绪却是讥讽地看着阿笠博士:“这只不过是你东拼西凑才得出来的信息?如何能够指证真正的凶手是我?在我看来,左手下的单词是银的可能性更大不是吗?你可别硬扯出一个歪理指证我!”

  目暮警官也是疑惑地看向阿笠博士:“是啊,观月小姐说的没错,正常人要写死前讯息根本不会那么麻烦,你的推理未免有些太牵强了,这根本不能当做指证凶手的证据。”

  阿笠博士顿时语塞,涨红着脸不知所措。

  最后还是柯南推了他一把:“冷静点,别这么气馁,这样会失去说服力的。”

  “可是,新一……”阿笠博士的神色有点委屈,但是见众人的视线都聚集了过来,就连黑泽银也是缓步走来,顿时直起了身子,一脸的理直气壮,改变之神速就连柯南也膛目结舌。

  “被害人濑户三郎为什么会留下这么扑朔迷离的死前讯息我并不懂,不过我发掘出这个信息的真相,仅仅是为了把凶嫌锁定在身为他女友又是计划者的你身上,要论证据,我也有。”

  阿笠博士做出口型,柯南用蝴蝶结变声器伪装出他的声音,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还真是把其他人忽悠得一愣一愣的,但凶手自然不可能那么善罢甘休,叫嚣着让他拿出证据来。

  “这起案件非常残暴,极有可能性是突发事件,因此你并没有做什么事前准备,光用手拿了刀就狠狠将濑户三郎捅死掉,哪怕是事后凶器用手帕擦掉指纹,但是你身上仍旧沾有的大量血迹并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够洗掉。”

  “但是我们见到你的时候,你的确是全身洁白无暇,若无其事地坐在办公室里工作,你的同事说你出去的时间不过半小时,从公司来回命案现场就可能花费掉二十分钟,你根本没有清洗衣服的时间。”

  “由此可以进行推论,你恐怕是把沾有血迹的外套脱下来直接扔到深山野岭里,仅仅穿着一身单薄的连衣裙就离开,证明你曾经穿过外套的理由很多,最显眼的就是爱干净整洁的你的肩膀和手臂的衔接处皱褶却明显较多。”

  “相信警方不久就可以在树林里找到你行凶时所穿的外套,而且上面绝对有大量的指纹没有擦干净。”

  柯南字字珠玑地推理道,而且话音刚落,一位年轻的警察就走了出来,把发现的证物递给了目暮警官。

  那是一件名牌的外套,本来是很漂亮华贵,可惜此时却沾染了不少血液污秽,显得阴森恐怖。

  “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了吗?”目暮警官用手套拉开鲜红的橙色外套,和观月未绪的身材对比了一下,发现这比起正常女人更显得娇小的衣服和观月未绪简直可以完美结合。

  如今,人赃物证聚在,根本容不得凶手反驳。

  观月未绪的秀丽脸庞在五颜六色中转变得甚是难看,却是在一瞬间之后就恢复了平常的淡然模样,神色略微哀伤,忍不住轻叹了一口气:“我本来不想要杀他的……”她的语气充满了懊悔之色。

  但是哪怕她再想要时光回溯,恐怕她还是会做出如此的选择。

  “无论你想不想,你都已经做了。”看破她想法的柯南用阿笠博士的声音淡淡地讲道,“他不是和你相处了八年的恋人吗?你如何下得去手?你不觉得,这样疯狂的你,比率先提出分手的他还来得可恶吗?”

  “我知道……”观月未绪的眼睛里升起水雾,泫然欲泣。

  她看起来楚楚可怜,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人对此感到同情。

  她杀了人,杀了自己的男友,用残暴的手段硬生生捅死男友,甚至毁了他的容,让他的尸体血肉模糊。

  她在众人看来就像是一个拥有天使外表的恶魔。

  直到她说出那句话之后,那句听起来根本是令人云里雾里搞不清楚状况的话之后。

  “三郎,对不起,我真的不想……可如果我不杀你,你会被其他人夺走,我会连你的遗体也见不到……”

  观月未绪在众人的眼前上前几步,腿一软跪在了残缺不全看不出生前模样的濑户三郎面前,嘤嘤哭泣,声音哽咽,就仿佛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来一样。

  “我不允许发生这种事情,所以,对不起,你哪怕是死亡,也得闭眼在我怀里……”

  在众人惊诧不已的背后,黑泽银的眼底,不易察觉的闪过一丝冷光。

第三十六章 所谓争辩不好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