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百八十九章:谈

  北伏冥的声音很平淡,但是却让血雷门宗主的心中不禁跳到了嗓子眼。因为他真的害怕对方会一言不合就灭了他们血雷门。灵凰学院敢,也有这个能力。

  最害怕的终究是来了,血雷门宗主在扭动了半天脸庞之后终于是强行挤出了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解释道:“误会,都是误会。这次是训练兵营的人毁我血雷门山门,因此闹出了一些小矛盾而已。”顿了一下之后,血雷门宗主继续补充道:“额。。。刚才训练兵营提议,要让他们的兵和我们血雷门的年轻弟子切磋切磋,我看机会难得,好让年轻弟子领教下军区的实力,所以就兴师动众了点。”

  听得血雷门宗主的解释,北伏冥不由笑道:“你血雷门兴师动众,有必要喊其他宗门也一起来凑热闹吗?”

  “这。。。训练兵营威名远扬,那些道友可能是得知风声后也率领众弟子前来长长见识。”血雷门宗主果断装起了糊涂。

  对于血雷门宗主的这种说辞,北伏冥自然不会买账。不过他此刻也不想再血雷门宗主身上多浪费时间了,因为他看到了这里竟然还有一个一流大宗门在场。显然,找这个一流大宗门说话才是最有用的。

  下一刻,北伏冥身影一闪,直接出现于那名来自瀑域的俊逸男子面前:“没想到你们瀑域也掺和进来了。”

  看着眼前的北伏冥,那名俊逸男子虽然心有顾虑,但是却并没有像血雷门宗主那般直接认怂。而是硬气地回道:“我瀑域如何行事,还轮不到你们灵凰学院来管!”

  “这句话,你们域主或许有那资格对我这样说,但是你没有。”

  听得北伏冥的话,那名俊逸男子脸色顿时一变。然而就在他准备开口反驳之时,北伏冥的表情骤然一变,整个人的气势也随之瞬间变得凌厉起来:“你们瀑域如何行事,我们灵凰学院是管不着。但是我灵凰学院的学员发起灵凰求救令的场地,你们瀑域也在场。这我们灵凰学院就不得不搞搞清楚了。”

  “我们可没动你们灵凰学院的人!”那名俊逸男子理直气壮地实话实说到。他虽然是准备下手的,只是没来得及。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事实情况就是如此,没动就是没动。

  接着,那名俊逸男子也是将自身气势提了起来,回道:“再者,你们灵凰学院将我们困于此地。就算是有理由,但是这对我们瀑域未免也有些太过失礼了吧?”

  随着那名俊逸男子话音落下,远方的天空突然又出现了一个队伍。这个队伍停在了八彩结界之外,没有强闯,但是有一道声音却是穿过了结界,响彻全场:“真是好生热闹啊,没想到来会个盟,竟然遇见灵凰学院如此大张旗鼓地出动。”

  听得这道突如其来的声音,在场的众多宗门之人齐齐朝着天空一处望去。只见这只队伍只有二十来人,但是当他们看见那一面迎风招展,上面印有一个大大的“战”字旗帜之时,他们都不禁震惊地瞪大了眼睛,而那名俊逸男子在此刻却是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笑容。和他们瀑域约好的盟友,果然如约而至了。

  “战坤宗?”

  瞧得那一面显眼的巨大气质,北伏冥的面色终于露出了一抹凝色。这可是真正的一流大宗门,和灵凰学院一样,都是真正经过岁月考验依旧能够屹立不倒的顶尖势力。虽然比不过他们灵凰学院,但是这是一个为数不多的能够让灵凰学院重视的宗门。

  正如同之前血雷门宗主所想的一样,有一个超然的一流大宗门到场,那么局面就能够发生改变。如果来了两个,那么变数就更大了。

  就比如现在,就算是灵凰学院不想谈了,想要直接动手,恐怕也要有所顾虑。毕竟现在面对的是两个一流的大宗门。

  停于八彩结界之外,战坤宗队伍的领头者礼数十足地向灵凰学院众人行了一礼:“见过灵凰学院诸位了。”下一刻,他便直接看向了北伏冥,向北伏冥抱拳道:“北院长,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在下认为,有事,最好还是彼此能够和气地好好谈谈,没必要这么一副要大动干戈的样子。”

  北伏冥闻言之后面色如常,回道:“当然,能谈好自然是最好的。”

  “北院长,我战坤宗此次是为会盟而来,瀑域是与我战坤宗约好共赴的盟友。虽然不明白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我们战坤宗有必要得知详情。还请灵凰学院先将这结界接触,让我们战坤宗进去,一起相商。”

  听得对方的提议,北伏冥思索了片刻,旋即转身看向了其他十五名灵凰学院的正副院长。迎着北伏冥的目光,十五名灵凰学院院长皆是微微点了点头,表示可以。这不是给战坤宗面子,也不是害怕顾虑什么。只是因为他们拥有绝对的自信,不惧任何变数而已。

  下一刻,八彩结界直接消散。而战坤宗的队伍也是随之立刻下落,来到了瀑域队伍的旁侧。

  全部就位之后,双方便开始认真地互相谈判。在一番谈判之后,结果问题最终还是转到了血雷门那边。

  “说到底,这情况是因为训练兵营毁了你们血雷门山门而引起的。但是训练兵营好端端的,为何要毁你血雷门山门?”

  面对北伏冥的这一质问,血雷门宗主沉默了片刻,旋即转头看向了那名英武男人,示意他上前说明问题。

  见到这一幕,那名英武男人只好硬着头皮上前,在酝酿了一番之后开口解释道:“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我血雷门的一名弟子和训练兵营的一名新兵起了冲突。可能是因为在气头上,发生了一些口角,我血雷门的那名弟子说了些贬低军区的话语。”

  然而就在那名英武男人话语落下之时,瀑域的那名俊逸男子却是突然开口说道:“难道就是因为一个血雷门弟子的几句气话,训练兵营就直接打上血雷山,毁了你们血雷山的山门?”

  “这。。。确是如此。”那名英武男人点头承认到。

  见那名英武男人承认,瀑域的那名俊逸男子直接露出了一抹带着嘲讽意味的笑容,有些阴阳怪气地说道:“那么这训练兵营还真是厉害啊,连说都说不得了。人家说句不好听的,就毁了人家山门。如此霸道,怎么也不能说对吧?”

  听得对方的这一番话,那名英武男人也是相当有悟性,旋即立马符合道:“没错,而且那名训练新兵也同样出言侮辱了我血雷门的威名,更是打伤了我血雷门四名弟子。”

  “哟,还打伤了人?这典型就是恶人先告状啊,难道这就是训练兵营的做派吗?”这一句,那名来自瀑域的俊逸男子是直接转向训练兵营说的,也是说给灵凰学院众人听的。

  听到了这一番对话,北伏冥的脸色也同样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下一刻,他转头看向了那名魁梧军人,问道:“钧营长,真正的情况,是否如他们所说的那般?”

  虽然北伏冥不想这么问,但是他必须确认真正属实的情况。

  此刻,那名魁梧军人也不禁有些犯了难。毕竟这具体情况,他也的确不是怎么清楚。。。

  见到那名魁梧军人没有立刻开口回答,瀑域的那名俊逸男子和血雷门的那名英武男人齐齐泛起了一抹冷笑,而北伏冥的眉头也不由微微皱起。难道真的如同那二人所说那边?。。。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平静,但是却令的全场众人都不禁注意倾听,有着一种独特吸引力的声音悄然响起。

  “贬低之语?你们血雷门的那名弟子,贬低我们整个灵凰军区的两个字是:垃圾。”

  “侮辱你血雷门威严的话。呵。。。我只是在收拾了几个目无王法,肆意在灵凰城中动手,妄图伤我性命的血雷门弟子之后,说了句。”

  “血雷门,不过如此。”

  圣临纪5000年9月17日

茹意吉祥说
今天是三月二十七日,祝今天生日的读者大大生日快乐!

第三百八十九章: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