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百八十一章:只是个懦夫

  死亡,不是一个好选择。君林这么选择,自然不甘,不舍,无奈。但这样选,是君林能想出的最好的方法。

  君林把希望赌在了如初见身上,因为他相信我厌说的话。如初见让我厌感到了威胁,那么如初见说不定能解决我厌率领魔族大军侵略人类领土的问题。最起码她的成功几率要远比自己这个被控制的仆从高得多。

  君林当然可以选择不下毒,不毒死如初见也不毒死自己。事后我厌会愤怒,但不一定会杀死自己。可是君林担心这次不成,我厌接下来还会利用自己来构成对如初见的杀局。只要自己死了,那么就不用担心了。

  而且这家酒店是如初见家里的开的,如初见可以很快得知自己的死讯。得知自己的死讯,再加上之前和如初见单独聊天的内容。相信如初见能悟到我厌是危险的存在,需要注意防范着她。

  正义想要战胜邪恶是需要力量的,自己没有那份力量,所以只能给有力量的正义之人提供一点帮助。哪怕是用自己的命去换取如初见的一点警觉,也是值得的。

  如初见离开后,我厌不久后也离开了君林的房间。

  此刻,君林独自一人待在房间里,拿了把椅子放在窗前,坐在窗边看着窗外的天空发起了呆。

  还有不到半小时,就要毒发了。君林对自身抵御来自外在攻击的防御力有自信,但对于毒,没底。更何况这还是来自魔族的毒,也许威力会更猛。

  反正现在君林只希望这个慢性毒毒发时效果够猛烈,好让自己一下子死去。死得痛快点,这是君林唯一的奢求了。

  视线从天空向下转移至热闹的灵凰城,位于二十多层楼高的君林拥有极佳的视野能看到一大片区域。再辅以自己良好的视力,君林开始第一次仔细地观看灵凰城。

  看每一个建筑,看大街上的每一个人。然而没看多久,君林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起身跑出了房间。

  这是如初见家里开的酒店,要是自己以一个煌凤国参赛者的身份死在这家酒店的房间内,那肯定会给如初见一家造成很大的麻烦。

  走了走了,要死也得找个隐蔽的不容易被人找到的地方再死。

  来自四大国的参赛者可以自由出入“初见”酒店,其实很多参赛者在吃过午饭后都选择了离开酒店,领略灵凰城的风土人情。所以君林离开酒店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初见”酒店位于灵凰城的中央城区,中央城区的小巷子是最为发达的。钻小巷这种事君林已是轻车熟路,离开酒店后钻入了一条小巷子,一路左拐右拐。君林最终于一处阴暗幽静的地方停下,被靠墙席地而坐。

  坐下后,君林出声轻唤:“素质高。”

  随着君林的轻唤落下,一个白色的圆球于君林心口窜出,落于君林的头顶,发出了声可爱的:“滚~”

  自上次君林进入那扇奢华魔门,藏于君林体内的阴体就像是消失了一般彻底没了动静,因为它怕。而君林也猜到了这点,所以一直没有和阴体沟通。

  如今,自己快要死了。也不知道自己死了之后阴体会怎么样,所以趁现在,让阴体离开自己体内,还这个小家伙自由吧。

  君林知道阴体听得懂人言,将阴体召唤出来后君林便直奔主题说道:“和我解除契约吧。你也知道,我快要死了。”

  听得君林似是交代遗嘱般说出的话语,阴体发出了一声悲哀的“滚嗯。。。”,停在君林的脑袋上没有动弹。

  这契约,它能主动缔结,但不能主动解约。这契约本就是阴体当初了为了逃离九重天塔便宜了君林和君林缔结的,此契约无法解除,类似于赵诺水的那份生命相连祝福。阴体出事,君林不会有事。君林出事,一起出事。

  “不能解除吗?”君林问道。

  阴体从君林的脑袋上飘起,落于君林的面前整个球体上下摇动了一下,似是在点头。

  “唔。。。那对你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阴体再次点头。

  “影响大不大?”

  阴体继续点头。

  “。。。对不起。”

  阴体重新飘到了君林的脑袋上,没有发出什么声音,静静地与君林一起等待死亡的来临。

  在自己离开灵凰国之后,最困难最独孤的时候都是阴体陪伴在自己身边。这一份陪伴对阴体来说或许只是件寻常的微不足道的事,但对君林来说,很温暖。

  对这一份陪伴,君林无以为报,唯一能做的,就是对阴体道一声发自内心的:“谢谢。”

  听得君林的这声致谢,阴体给予了回应:“滚~”

  “呵。。。”

  抬头望天,君林轻叹了口气,缓缓闭上了双眼。

  自己这一死,对不起君雨。无法实现对她许下的承诺。

  自己这一死,最对不起的是赵诺水。真希望她上次和自己说的是谎话。。。自己死了还要连累上一个,这可真特么槽淡。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死亡一步一步临近。

  在最后等死的这段时光,君林的内心并不平静。有的,是悔与恨。

  说到底,君林其实是怯弱了。死亡是一种解脱,接受死亡是不是勇敢,坚强地面对困难挣扎着活下去才是真正的勇敢。

  君林,选择了轻松的解脱。表面上是牺牲自己一个,以换取如初见的保存。然后让如初见想办法对付我厌。但实际上,是君林累了,烦了。不想再继续承受这样的压力了。

  什么魔族大军入侵人类领地,君林其实根本就不想参与进这样的事情里。只是无奈,君林身不由己。

  这个选择,说白了就是在灵凰城和龙临城,在现在与未来之间进行选择。

  如果选择了龙临城,选择了未来。那么后果就是导致灵凰国遭遇魔族大军的入侵,如初见死在自己面前,凰忘忧一家遭遇悲剧。

  如果选择了灵凰国,选择了现在。那么后果就是无法再与君雨再见,导致赵诺水因自己而死。

  这两个选择,无论哪一个,君林都不想选。

  但最终,君林选择了现在。因为,这是最轻松的选择。可以让自己撒手不再管什么魔族侵略之事,让自己彻底放松解脱的选择。

  而现在,选择了现在的君林陷入了无尽的悔恨。后悔如果自己之前再坚持一下,赵诺水就不会因为自己而死,自己也有再次回到君雨身边的可能。

  选择之后,陷入后悔。于后悔之中,于这段最后的时光。君林终是真正认清了自己。

  自己。弱小,无能。

  但弱小与无能,其实并不可怕。

  真正可怕的,是自己的心志。

  自己。。。

  只是个懦夫。

  圣临纪5000年9月29日

茹意吉祥说
今天是七月三十日,祝今天生日的读者大大生日快乐!

第八百八十一章:只是个懦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