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百七十九章:磨恶人的恶人

  在君林忽然停下脚步之时,酒馆老板的声音从君林身旁响起:“怎么不走了?”

  君林闻言后挠了挠脑袋,有些尴尬地回道:“我。。。没觉醒。去了也不能做什么。”

  酒馆老板笑了笑,用欣赏的眼神看着君林说道:“就算现在因为无能为力而停下了脚步,但你之前的第一反应是打算出去帮忙吧?别悔改,按照你的第一反应去执行就好。”

  听得酒馆老板这一番话,君林愣了愣。数秒后,君林点了点脑袋,重新迈出了步伐向店外前进。

  走出小饭店,君林闻声望去。结果看到了惊险一幕:那名爆粗口者竟然在凝聚着一个大火球,看起来他是准备对坐在地上哭泣的一名男孩动手,然而忽然间,他却转头看向了君林。

  下一刻,那名爆粗口者对着君林大声吼道:“看什么看?!想死啊!”

  君林眉头一皱,旋即同样大声回道:“我槽你个傻逼!劳资看你怎么了?”

  一个人失去了一切,没什么好失去的了,胆子自然就会变大。或者说会变得率真,变回真我。

  现在的君林就是这么个情况。

  如果君林还有元力,遇到这么个情况,君林会根据对方的实力选择该如何回应。如果自己惹不起对方,那么对方骂自己,自己也肯定会乖乖认怂。

  而如今,没了元力没了希望的君林已经不会管惹不惹得起对方了。别人平白无故惹自己,自己肯定就会惹回去。管他能不能惹出效果,反正肯定会去惹。

  小时候的君林就是这样,所以最终成为了贫民区里其他一群熊孩子都不敢招惹的孤高存在。

  此刻,猝不及防被君林直接喷了一顿的那名行凶者当即怒了。

  多长时间了?有多长时间没人敢对自己如此不敬了?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可不怕虎的下场,就是被虎噬得尸骨无存!

  远远地对君林比划了个割喉的动作,那名行凶者旋即将注意力重新放在了坐在地上哭的那名男孩身上。虽然这个敢评论自己品德问题的男孩不如那个敢喷自己的小畜生可恶,但自己可是个有原则的人,先来后到,按顺序来。

  然而好死不死的,他突然又听到了先前那个敢喷自己的小畜生的大嗓门:“喂!警察叔叔吗?”

  警察?!

  那小畜生在报警?!

  听到警察两字的那名行凶者身子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旋即他也不管坐在地上哭的那名男孩了,手中的凝聚完成的大火球直接向君林甩去。

  实际上,君林根本没在报警。虽然灵凰国里报警很方便,但君林并没有联络用的仪器。他这么做纯粹是为了吸引对方的注意力。

  面对向自己袭来的一个鲜红色的大火球,君林动作娴熟地一个侧扑躲过。虽然身体素质全方面都恢复了曾经的状态。但战斗意识和条件反射这些需要随时间消逝的东西,还没有离君林远去。

  见自己一击竟然被君林躲了过去,那名行凶者恼羞成怒,开始疯狂向君林那边丢起了元素技。并边丢边喊道:“喜欢当好人?喜欢当英雄?!给劳资死!”

  而另一边,君林则是一边抱头鼠窜地躲避攻击一边回道:“喜欢当坏人?喜欢做坏事?!劳资求死!”

  君林是一个坏人,他现在这么做不是为了做好事当好人。这么做,其实纯粹是为了恶心那个行凶者。俗话说:恶人自有恶人磨,君林就是磨恶人的那个恶人。

  君林的躲避以及话语严重刺激到了那名行凶者,他下定决心要弄死君林了!

  那名行凶者觉得今天真是点背!自己因为吐了口痰吐到了一个小孩的腿上,就被那个小孩说自己品德不好。结果要给他点教训的时候,又被一个突然窜出来的小畜生坏了事。

  还报警。。。

  本来不想弄死你的,但你既然报警了,那就一不做二不休!反正自己在城里动用元素技伤人已经犯法了,你报警了警察肯定会来抓自己。既然已经犯法了,那干脆就犯得大一点!

  当然,自己肯定不会被警察抓住了。自己的车就在这儿,等弄死那个小畜生后就。。。啊!!!劳资槽他吗!

  那名行凶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到了什么?!那个小畜生竟然拿着把匕首把自己爱车的车胎给扎爆了!而且是四个全扎爆了!

  槽!他是怎么知道那辆就是自己的爱车的?

  君林其实并不知道自己扎的这辆车就是那名行凶者的车,但君林敢这么做,是因为接受到了指示。来自酒馆老板的指示:这一块就那么一辆车,为了防止那名行凶者驾车逃逸,宁可扎错也不放过。大不了车胎钱自己赔了。

  自家老板都发话了,君林自然乐意效劳。

  不过老板啊,您为什么宁可在小饭店里暗中传音也不挺身而出把那货给制伏啊?

  对此君林心中实在不解,虽说自己不能确定老板的实力如何,但自己能肯定那名行凶者其实就是个废物。自己如果有元力的话肯定能单挑过他。那货真是白长那么大了。

  难道。。。老板是被酒精摧垮了身体?

  而就在这时,一阵迅速逼近的警笛声中断了君林的猜想。

  咦?自己明明没报警啊,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那名行凶者蒙了。

  为什么?。。。警察来了?

  为什么。。。警察会来得这么快?

  那小畜生报警了才不到一分钟啊!为什么这么快就来了?!这不正常!

  “不许动!警察!”

  伴随标志性的登场口号,一群全副武装一看就是专业负责战斗的警察将此地围了个水泄不通。

  此刻,见到警察来了的那名坐在地上哭泣的男孩立刻爬了起来,一边向看着像这群警察负责人的中年男性跑去,一边高声喊道:“爸爸!”

  然而下一秒,他的脖子就被突然抓住,整个人被拎了起来。

  抓住那名男孩的正是那名行凶者,此刻那名行凶者语气激动地对周围的警察们吼道:“都别动!敢动我就掐死他!”

  听得那名行凶者此言,那名男孩的父亲当即上前严肃说道:“放下他!你不伤害他只是寻衅滋事,顶多关你几天。若是闹出人命,你就是死罪一条!”

  那名行凶者闻言后变得更加激动:“关我几天和让我死有什么区别?!我坐了牢我一辈子就毁了!呜呜呜呜!你们不许抓我!敢抓我我就掐死他!”

  君林:“。。。”

  一个大男人这样子,有点恶心啊。

  而此刻那名男孩的父亲已顾不上什么恶心恶心了,自己儿子的命在对方手里,总不能还继续刺激对方吧?

  “好好好,你先冷静!别激动!”

  但那名行凶者却根本不搭理他,提着手中的人质不断向后退,大声喊道:“我不冷静!你马上让人放我离开!不然我现在就掐死你儿子!”

  那名行凶者表面激动,但内心却已经开始得意起来。警察很厉害吗?就算是警察也不敢拿自己怎么样嘛。果然自己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自己将凌驾于法律之上!

  然而,就在这时。那名行凶者突然又听到了那个令他极度厌恶的声音。

  “别听他的!干他!”

  圣临纪5000年10月2日

茹意吉祥说
今天是十一月五日,祝今天生日的读者大大生日快乐!

第九百七十九章:磨恶人的恶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