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不多,五十万

  听得那位白衣青年的话,棉树眉头当即一皱,冷声回道:“你没有这个权力”

  “当然。但他有选择的权力。”回了这么一句之后,那位白衣青年继续看向君林,说道:“一天,拿两个月的工资,我相信你脑子不会那么蠢。”

  被那位白衣青年盯着,君林挠了挠脑袋如实回道:“我一个月工资才两百,我留在这里是因为包吃包住。”

  “包吃包住?你不准住这里。”呵斥了君林一句,那位白衣青年又转而对棉树温柔劝道:“你女孩子家的怎么能让他和你们住在一起?”

  棉树有些反胃,厌恶地回道:“你烦不烦?我们家里的事需要你管吗?”

  那位白衣青年死皮赖脸地柔声回道:“棉树,我们早晚都会成为一家人的。”

  但下一秒,他又看向了君林,收起了温柔,威胁出声:“我现在劝你,离开这里。若你不识相,下次可就不是好言相劝了。”

  面对对方的威胁之语,君林没有什么气愤的反应,而是苦着脸挠了挠脑袋,问道:“那啥,你能听我说句公道话不?”

  那位白衣青年瞟了眼棉树,点头回道:“你说。”

  君林开口了:“你要追求爱情,这事没有错。”

  那位白衣青年闻言后欣赏地看了眼君林,没想到这穷瘪三还会说句漂亮话。

  “但追求爱情时请不要伤及无辜,你这样只会在你追求爱情的道路上添堵,会恶劣影响到女方对你看法和感官。”

  听得君林此言,那位白衣青年表情瞬间阴沉,冷声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你就是我路上的绊脚石,我就是要踢开你。和她们住在一起,一也配?”

  “这里那么多客人,你把我当一个普通的客人不就好了?我也是一个人住一间。”

  “闭嘴!再多嘴,我!。。。”一边说着,那位白衣青年一边对君林抬起了右手,一副要扇君林一巴掌的架势。

  君林无奈,自己也不喜欢用嘴巴讲道理来解决问题,可自己现在没有实力,只能动嘴皮子了。

  君林后退了两步保持了个安全距离,继续说道:“老是展现出蛮横暴力的一面。人家女孩子怎么敢答应你的追求?怕被你家暴。”

  正如君林所说的,这会儿棉树看向那位白衣青年的目光变得更加厌恶。以前他一直展现出来的是温和儒雅的一面,现在看来一直是装的。不过以前他也一直遇到阻碍,可一直都表现或者说隐藏得很好。如今怎么就突然暴露了呢?

  难道是因为以前阻碍拒绝他的人一直是自己,现在换了个人,而且是个男的。他就一下子隐忍不住了?不至于这样吧。。。更何况君林才十五岁,要比他小三岁。

  在棉树看来那位白衣青年的反应不是占有欲太强,而是一种不自信的体现。看见了一个竞争对手,自以为的竞争对手,就想着用暴力,以大欺小这种肤浅的手段来排除掉。

  如果一个男人真的对自己有自信,是不会这样的。

  君林此言,倒是提醒了那位白衣青年。他立刻收回了手,转而对棉树说道:“棉树,你别听他胡言乱语。我本就没想着要打他,只是吓唬吓唬他。”

  棉树不为所动,冷着脸警告道:“你要是敢打他,我就立刻报警让执法部门抓你。”

  棉树的话令那位白衣青年脸上一下子难看起来,棉树竟然要为了这个穷瘪三报警抓自己?

  冲动是魔鬼,那位白衣青年这会儿就想干出冲动的事。他知道随意打人是犯法,执法部门来了自己也会被抓。但此刻他只想狠狠地抽君林一巴掌,以立自己在棉树面前的威严。

  “砰!”

  不过幸运的是就在这时,旅馆大门突然被一脚踹开,踹门之声把险些就冲动行事的那位白衣青年吓了一跳,令他没有出手。

  然而此刻,听得这一熟悉的踹门声的棉树却是脸色一变。是来收高利贷的,这一次怎么一大早就来了?

  注意到了棉树变化的表情,那位白衣青年以为是棉树受到了惊吓,觉得这是一个刷好感度的好机会。于是,他便以旅馆男主人的身份自居对进来的三人皱眉喝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如此无礼?”

  可他没想到得到的回答却是一句:“你特么的谁啊?滚一边去别碍事!”

  话音落下,三人中为首的一人径直走向了棉树,堆起满脸横肉对棉树露出了一个凶厉的笑容:“钱准备好了没?”

  棉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脑袋,转而走到接待台内取出了一个布袋子,早已准备好的三千灵凰币。

  接过布袋子清点了一下,那人满意地点了点头,收了钱,他抱怨了句:“不是和你说了最好换成三枚一千面值的灵凰币吗?浪费我时间。”

  说罢,他对另外两位同伙挥了下手。另外两位同伙见状后直接转身朝门外走去。

  但下一秒,那位白衣青年挡在了满脸横肉的那人面前,身姿笔挺出声喝道:“站住!”

  他刚刚看到了什么?这时在收保护费吗?而且看起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难道棉树一直遭受这一困扰吗?这,这!。。。这可真是天赐良机啊!

  喝住了满脸横肉的那人,那位白衣青年以命令的口吻说道:“把钱还给她!”

  满脸横肉的那人闻言后一愣,旋即爆发出了大笑:“哈哈哈哈!这是她还钱给我,我为什么要把她还给我的钱还给她?”

  那位白衣青年闻言后也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她爹娘欠老子钱,结果人没了。她替父母还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懂不?”满脸横肉的那人指着棉花给予了那位白衣青年回答。

  棉树的眼神因此垂了下去,沉默不语。

  棉树的父母在躲债?还有这种事?

  那位白衣青年一直不见棉树的双亲,问了棉树也闭口不答。所以他就以为棉树的双亲已经不在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这么执着,一个没有双亲的女孩,追到手不仅容易,而且追到手后的麻烦也少。

  而如今。。。知道了棉树的双亲不是不在人世,而是在躲债。这令那位白衣青年一下子想要抽身走人了。

  不过经过短暂的思索,那位白衣青年还是决定先留下。虽然麻烦了点,但这也同样是个机会。若是帮棉树解决了债务任务,或许就能够一举抱得美人归!

  沉默了下,那位白衣青年一脸自信地发问了:“她父母欠了多少钱?”

  听得此言,那名满脸横肉的那人顿时乐了:“哟呵?你想英雄救美?哈哈哈行啊!本来想着她们还不起钱就让她们姐妹俩肉偿的,但要是你能帮她们把钱还光那自然最好。不多,也就五十万。”

  五十万。。。

  那位白衣青年闻言后咽了口口水,旋即二话不说,直接夺门而去。

  自己当初擅自花了十万买了个空间戒指就被老爹打了个半死。五十万。。。谁爱还谁还去!

  圣临纪5000年10月4日

茹意吉祥说
今天是一月三日,祝今天生日的读者大大生日快乐!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不多,五十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