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最是难过是无能

  不去忧,不去想。

  这终究只是主观的自我麻痹,客观事实不是因为主观的想法而改变。

  更何况君林这会儿是想自我麻痹都麻痹不了了。

  君雨会不会和别的男人结婚生子?这个问题太可怕了。足以让君林彻夜难眠,茶不思饭不想。

  正所谓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该来的早晚会来,就算君林这时候突然没想到这个问题,未来君林也肯定会想到。

  君林烦闷,但烦闷的却不是担心君雨会和别的男人结婚生子,而是。。。不会。

  自己曾予以非君雨不娶的承诺,她也曾许下非自己不嫁的誓言。

  可自己这个不能觉醒的废物大不了一辈子打光棍,一个大男人不娶妻生子也没什么。可一个女子若是一个人孤苦伶仃度过一生,无疑会比男人困难许多。

  发自内心的,君林真的不想君雨嫁给别的男人。

  但君林更想要君雨幸福。

  这很难取舍,可在自己无法回去,无法再回到君雨身边的前提下。自己希望君雨找个好男人,找个比自己更好的男人嫁了。。。个屁!

  不能啊!这连想象都无法想象!

  纠结不出结果,君林索性就不纠结了。其实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好纠结和担忧的,君林相信君雨,相信君雨对自己说的话。

  君雨非自己不嫁,既然她都这么说了,那还担心什么她会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呢?唯一要担心的就是自己单着不回去,君雨就一直单着。但只要君雨不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就足够了。

  想到这,君林的心情再次变得灿烂了起来。

  很自私的想法,但比起想着君雨嫁给了别的男人,无疑要好受太多太多太多了。

  又是一个来回,君林重新回到那位哑巴老者的摊位前。只不过这一次棉树也跟着同行,来买肉,也来向那位哑巴老者问个好。

  见到棉树来了,那位哑巴老者向棉树打起了手语。棉树理解后有些意外,看了眼君林,但没和君林说什么,只是回答道:“我知道了,阿公费心了。”

  那位哑巴老者向棉树表达的意思是:君林的身体情况不太好,需要好好补补营养。

  老者的表述更加坚定了棉树买肉的决心,而且还觉得多买些。反正不用再交高利贷,以后天天吃上肉,吃得丰盛营养是没有什么压力的。

  和君林一起把装有百来斤重食材的箩筐搬上了老者的摊位后,棉树对那位哑巴老者鞠了一躬,笑着说道:“阿公,以后就不用送我们菜啦。以后我们来买菜。”

  那位哑巴老者闻言后愣了一下,随后也露出了微笑,点了点头,没有打手语。

  告别了那位哑巴老者,棉树带着君林买好肉,踏上归途。

  。。。

  努力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帮忙处理食材,然后又清理今天上午离去的那一批客人们的房间。一番劳动下来,时间已经过了下午四点。

  干好了一大堆活,君林刚准备歇会儿,就见到棉花那熊孩子放学回来了。

  正如君林所预料的,刚一进门,棉花就脸色不太好看地问道:“怎么回事?”

  君林如实回答:“被那群收高利贷的砸坏了,我和老板娘把破洞给补上了。”

  听得君林的回答,棉花双拳猛地握紧。沉默了两秒后,棉花压抑着怒火问道:“他们人呢?”

  君林再次如实回答:“被执法部门的人抓走了。”

  “。。。啊?”棉花闻言后呆住了。

  “详细情况你问老板娘吧,老板娘在做晚饭。哎~哟累死我了,我先歇会儿。”

  君林这样子,要是正常情况下棉花早就发动小老板娘的权力对君林进行批评教育了。但现在,脑子有些蒙的棉花没有在意这点,按照君林所说的去厨房找棉树去了。

  一分钟后,厨房里传出了棉花的欢呼。并且欢呼声离君林越来越近,最终,君林被兴奋的棉花打了一顿。

  真的是熊孩子,表达开心的方式是打人。

  身份反抗不了,最主要是因为打不过。君林就只好使用精神胜利法,一动不动地瘫在椅子上,当做这是棉花给浑身疲惫的自己按摩了。

  这会儿,拍打捶打换着来打着君林的棉花一边打着一边激动地大声笑道:“哈哈哈哈!我们以后不用还钱了!我姐的学费很快就能赚到了!到时候我要和我姐一起上学!”

  君林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回道:“你和老板娘一起上学了,旅馆咋办?”

  “。。。讨厌不讨厌啊你!就会扫兴。”用力地拍了下君林的肚子,棉花顿了一下之后,突然灵光一闪,说道:“我姐平时能一个人管理旅馆,你一个男的肯定也能做到。”

  想了想之前劳动的艰辛,君林果断回道:“我做不到。”

  棉花的语气突然变得温柔起来,劝道:“给你涨你工资,考虑一下嘛。”

  君林再次坚定拒绝:“这不是涨不涨工资的问题,我会累死的。”

  棉花的语气瞬间恢复,恨铁不成钢地批评道:“我姐这么多年坚持下来都没喊过累,你试都没试过凭什么说会累死?”

  那你试过一个人管理旅馆不?

  虽然很想这么说,但考虑到不能把这个熊孩子惹毛了,君林只能忍住。旋即把话题扯开:“对了,早上和你说的事怎么样?能花钱买你姐的觉醒资格不?”

  听到君林此问,被扫了兴的棉花兴致一下子更低了。轻轻摇了摇脑袋,棉花失望无比地回道:“不能。。。”

  瞧得棉花失落的模样,君林坐直了身子,问道:“原因是什么?钱不够吗?”

  棉花回道:“不是钱不够,导师说这不符合规矩,她也做不了主。”

  “这样啊。。。”

  君林皱了皱眉头。说白了,要是连要个觉醒机会都不行,被视为坏规矩的话。那么招收一个十八岁的新生就更没可能了。

  没有把话说明,君林转而安慰起棉花道:“算了,往好的想。你们不缺钱了,你也省得当佣兵去冒险赚钱了。”

  君林的安慰没有起效,棉花又打了君林一下,不过这一下并不重。随后声音透露着难过地问道:“可我姐不能觉醒怎么办?”

  “办不到的事情,就不办。”君林的回答也有些难过,还有些苦涩,与无奈地妥协。

  无能,无法解决问题,果然是这个世上最令人感到难过的事。

  圣临纪5000年10月4日

茹意吉祥说
今天是一月十日,祝今天生日的读者大大生日快乐!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最是难过是无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