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无题

  君林清楚,自己拿着把破匕首伤害不到那名富态的中年男人分毫。但这世上能提高自己攻击力的办法可是很多的。

  武器的作用就是拉近双方实力差距的,元素使对元素卫,若是元素使手里有一把厉害的武器,照样有机会战胜元素卫。

  君林知道短时间内把自身实力提升上去是不可能的,所以就把心思放在了自己的匕首上。

  本来拿着把匕首是破不开对方的防御的,可要是给匕首加点料呢?让匕首变得更加锋利,更具攻击力,甚至拥有一击毙命的能力。

  这样的话,就有赢的可能。

  君林把能做的都做了,去武器店找人锋利了匕首,然后自己调配了毒药。君林没学过如何配制毒药,但他会买有毒的东西,然后混在一起做个自创毒药。

  匕首和毒药,天生是一对。

  君林不喜欢这种下作阴险的手段,这是给小人用的,给弱者用的。特别是君林还在训练兵营里待过一段时间。

  但军人有个重要素养:认清并承认自己的实力。君林清楚认知到现在自己就是个小人,就是个弱者。自己不想死,只能这么办。

  君林从来没有学过,却自己就想到匕首配合毒药一起使用。

  因为用毒,本就是杀手的必备技能之一。而君林,是个天生的杀手。

  让匕首更加锋利,是为了穿透防御。

  在匕首上涂抹上毒药,是为了一击毙命。

  双方实力差距摆在那里,君林知道自己不可能有多次攻击机会。

  能不能赢,就看匕首能不能刺入对方的皮肉,还有自己乱配的毒药毒性够不够迅速毒死一个元素卫了。

  “噗!”

  一道什么东西被戳破的声音响起。

  鲜红的血顺着匕首流下,并在一秒内,后续流出的血变成了一种令人恶心的黑色。

  那名富态的中年男人怒吼着,剧痛而无力地跌坐在了地上。

  他没想到君林的匕首能刺进自己的大腿,更没想到大腿被匕首刺一下,会这么疼。

  好疼!好疼。。。

  他感到像是大腿被硬生生砍掉一样的疼,同时又感到全身一下子没了力气。无力到连呼吸都没有足够的力气去完成。

  他无力扭头脑袋,只能勉强转动眼球四下张望。想要寻找君林的身影,却没有找到。

  因为他发现天突然黑了。

  天黑了,是因为他被君林捂住了双眼。

  在黑暗中,他感到自己的脖子一疼。

  这一疼让他感觉很好,因为只是疼了一下,然后就感觉不到疼了。

  看着躺在地上没了声息的那名富态的中年男人,君林急促的呼吸逐渐平缓,沸腾的热血慢慢冷却。

  君林挺意外的,没想到自己瞎捣鼓出来的毒药威力竟然那么大。更意外自己竟然真的反杀成功了,以没有元力的普通人之躯反杀了一个元素卫。

  全身心放松后,君林看向了挂角处。看到了棉树和棉花探出来的半个脑袋。

  “他死了。”君林冲着她们喊了声。

  棉树棉花姐妹俩没有给予回应,不过棉花胆子大点,从拐角后走了出来,小心翼翼地靠近君林。

  看了眼君林,转而看向了地上的尸体,然后又看向了君林。棉花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要。。。报警吗?”

  君林回以肯定回答:“肯定要报的。”

  得到了君林的回答,棉花心安了。不是因为君林的肯定回答,而是因为君林给自己的感觉。

  太好了,感觉没变。没有变成一个变态杀人狂。。。

  说来也奇怪,正常来说一个刚刚杀了人的人在自己面前,自己肯定会感到害怕。但不知为什么,君林没有给自己害怕的感觉。

  棉花想不出这是为什么,或许是因为他身上没有沾血吧。

  心安了,胆子也就大了起来。棉花没有立刻去报警,而是语气中透露着期待地对君林问道:“不先摸尸吗?”

  君林没想到这熊孩子竟会问出这么个问题,不由没好气地回道:“外面可以,城里就算了。”

  得到否定回答的棉花难掩遗憾之情,地上的这头“死猪”看着就富有啊,手上戴了两个空间戒指啊!两个啊!一只手上戴一个,土豪气息扑面而来。

  然而就在这时,旅馆大门突然被打开了。那名年长的执法员从门外走了进来,说道:“不用报了,我都看到了。”

  顿了一下之后,他看向了君林,语气惊叹地说道:“还真被你猜对了,更没想到你竟然能把他反杀了。”

  君林之前做准备工作的时候就提前又去执法部门那儿跑了一趟,请求那名年长的执法员今天下午守在旅馆附近。说反正都会再报警的,让他干脆提前等着。

  那名年长的执法员最终同意了君林的请求,虽然这有违执法员工作时需要遵守的规则,但他决定信君林一次。

  违规了顶多扣点工资,可要是真被君林说中了,他这个第一现场人证无疑会为这件反杀案例省去许多麻烦。

  结果出乎他的意料,还真被君林说中了。那名富态的中年男人当天就来报复了,而且还被君林反杀了。

  迎着那名年长的执法员惊叹的目光,君林挠了挠脑袋问道:“我这应该不犯法吧?”

  那名年长的执法员摇了摇头,回道:“你是个没有觉醒的小孩,不可能有制伏一名元素卫的能力。所以你反杀了他是正当防卫,并且不算防卫过当。能反杀他是你的本事,不犯法。”

  说罢,那名年长的执法员蹲了下来看着那名富态的中年男人的尸体,皱眉道:“就是没想到他还真敢来报复你。”

  君林如实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胆子会这么大,但就是有一种直觉,他被放出来后肯定会来报复。”

  那名年长的执法员知道君林说的是实话,正因为知道,心中才更加惊疑不定。那名富态的中年男人。。。他到底是凭什么胆子这么大呢?

  起身,看了眼旅馆大堂天花板角落新装的监控仪器。那名年长的执法员掏出了一个小型联络仪器联络执法部门,让人赶来现场。

  喊完人,他看着君林无奈苦笑道:“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去我们那儿,也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来你们这儿。”

  君林也笑了,回道:“前面我也希望,不过后面就算了。随时欢迎来住店啊。”

  然后就被旁边的棉花打了一下,被棉花拉着道歉。

  显然在棉花眼里执法员是充满威严的,不能开玩笑。

  很快,执法部门的人员赶到旅馆。保存好第一现场的完整度,君林被带走了。棉树棉花姐妹俩作为第一现场证人主动跟了过去,为君林证明清白。

  圣临纪5000年10月5日

茹意吉祥说
今天是一月二十七日,祝今天生日的读者大大生日快乐!

无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