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跪向南方

  那位冥幽国的参赛皇子是冥幽国的第二皇子,对凰忘忧拥有着极度的占有欲的一位皇子。

  自第一次见到凰忘忧的那一刻起,他就深爱着凰忘忧。这和凰忘忧的身份无所谓,就是一见钟情,他爱的是凰忘忧,不是灵凰国的公主殿下。

  他要让凰忘忧成为自己的皇妃,他为了这个目标筹划了许多许多。可就在不久前,他可笑的发现自己曾经的所有筹划都没什么用了。

  曾经的筹划是建立在灵凰国比冥幽国强大的基础上的,想的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该如何迎娶凰忘忧。而如今,自己可以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得到她。

  有的人在有欲望但没有力量的时候,会变成一个十分隐忍很有耐心的人。可一旦有了压倒性的力量,他的性子就会变急。有了想要的,就会凭借压倒性的力量立刻行动,把想要的得到。

  冥幽国第二皇子就是这样,虽然计划是让单挑赛进行到最后,在自己站在单挑赛决赛赛场上的时候再进行对灵凰国的羞辱。但他不想再等了。

  不出所料,现场大量灵凰国观众皆因冥幽国第二皇子的行为而感到愤怒,出声抗议。他们都看得出这是冥幽国的皇子故意羞辱他们灵凰国,这里是灵凰国,冥幽国的人在这儿做出羞辱灵凰国的举动,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凰仁明此刻微皱眉头看向了冥幽国国王,可他并没有看出冥幽国有什么要解释的举动。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一不正常的现象令凰仁明忽然心生出不好的预感。

  不过此时此刻,凰仁明知道自己身为灵凰国的国王必须要站出来。这事关灵凰国的国家颜面,必须要向冥幽国讨个说法。

  然而就在凰仁明刚刚站起之时,坐于王座之上神态自然的冥幽国国王反而率先开口了:“看在朕的皇儿喜欢你女儿的份上,朕现在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将凰忘忧交于朕的皇儿。也给朕一个不对你们出手的理由。”

  冥幽国国王先声夺人,全场为之突然陷入了一片寂静。五大国内无数通过光幕直播听到冥幽国国王之言的观众也皆愣在了原地。

  一秒后,凰仁明说出无数人的心声:“你疯了?”

  冥幽国国王只是笑了笑,再问了次:“凰仁明,你的选择?”

  凰仁明这会儿已经确定冥幽国国王没疯,而是真的心里有十足的底气。可到底是什么让他拥有了这份底气?敢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肆无忌惮地正式与灵凰国撕破脸皮?

  是因为白煞和煌凤?

  联想起之前团体赛白煞国冥幽国煌凤国的参赛队伍接连主动弃权的诡异情况,凰仁明觉得不是没这个可能。

  当年也是一样,这几个国家偷偷摸摸串通一气,对灵凰国发动了战争。如今又想要故技重施吗?

  若真是这样。。。

  那要打就打吧。灵凰国不会选择受辱,不会选择屈服。以前不会,现在也不会。

  “轰!”

  升腾而起,燃至苍穹的绚烂红色火焰代表了凰仁明的选择。

  得到了凰仁明的回答,冥幽国国王端坐于王座之上的身形未动,只是发出了一声自语:“好。”

  听得冥幽国国王的这一声“好”,凰仁明瞬间锁定了冥幽国国王,以及其他三大国的国王。可令他疑惑的是四位国王皆没有动作,也没有任何准备出手的倾向。

  凰仁明心头不解,这是在搞什么?

  然而就在这时,冥幽国国王突然动了,他站了起来。凰仁明随时准备出手。

  然后冥幽国国王转向了南方的天空,郑重地跪拜了下去。凰仁明呆住了。

  紧接着,令凰仁明,令五大国无数观众更感震惊的一幕发生:煌凤国,白煞国的国王也起身,转向南方的天空屈膝跪拜。

  灵凰境内,五大国为尊。那三位国王在灵凰境内只有地位与之平起平坐的人,没有地位比他们更尊贵的人。

  可此刻。。。他们却跪了。

  他们因何而跪?无数五大国的观众没几个知道。

  反正此刻冥幽国,煌凤国,白煞国的无数国民皆因他们国王的行为而纷纷效仿。只是三位国王跪向的南方的天空,他们跪向的是面前的光幕。他们不知道向谁跪拜,只好跪向他们的国王。

  此刻封国的国王也蒙了,那三个家伙搞什么?为什么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可他此刻知道自己正面临一个选择,是选择跟他们一起跪,还是选择跟凰仁明一样不贵。身为一国之主的他本能的感觉这可能是一个涉及到国家存亡的重大选择。

  灵凰国厉害吗?厉害。

  和那三个国家联合起来比呢?灵凰国一个没他们三个厉害。

  当年打灵凰国是四国联军,封国也参与其中。所以封国国王清楚论综合国力,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灵凰国肯定是比不过他们四个国家联合起来的国力的。

  当初灵凰国能赢全是因为上一代灵凰国国王在关键时刻突破至皇级,然后又以牺牲皇级修为为代价获得了令灵凰国反败为胜的力量。最后搞的五大国皆伤了元气。

  灵凰国皇级只是昙花一现。没有皇级存在的灵凰国,和他们其实差不多。

  而现在,三个国家的国王莫名其妙地跪了,一副要搞灵凰国的架势。那他。。。那封国,也跟个风吧。识时务者为俊杰。

  虽然这几年和你们灵凰国关系不错,但关系不错不代表可以跟你们灵凰国生死与共了。

  在三位国王跪下后的第三秒,封国国王也跟着向南方跪拜了下去。

  封国国王这一跪倒是令其他三大国的国王不由刮目相看,之前倒是一直小看了这位新上任不久的封国国王了,有眼光,而且够果断。

  但可惜啊,你跪晚了。或者说你跪不跪都没用,本来就把你踢出圈子外了,想进来也没门。三角最具有稳定性,不需要第四方的插足。

  封国的空间技术是好东西,而这种好东西放在封国人手里又不太保险。所以还是由他们三个分了最好。

  封国国王的这一跪只是让其他三大国的国王心里呵呵一笑,但封国国王的这一跪却是彻底令凰仁明的心沉了下去。

  最近几年关系最好的盟国也跪了。灵凰国。。。又要迎来战争了吗?

  而且看起来这一次他们四个还不是主谋,战局从当年的四打一变成了五打一。

  这个多出来的“一”,还能令他们四个,四个国王,屈膝跪地。

  凰仁明此刻心情很微妙。他预感,这可能是灵凰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了。也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这个最让自己当国王的时候碰到了。

  不过最起码还是有幸运的地方的。

  现在,还能看看自己的女儿们。

  圣临纪5000年10月6日

茹意吉祥说
今天是二月十八日,祝今天生日的读者大大生日快乐!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跪向南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