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用心良苦

  君林坐回椅子上后,凰忘忧突然开口了:“你觉得她很漂亮?”

  听得凰忘忧的询问,君林眉头一挑。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那还用说?

  于是君林秒答道:“对。”

  “你不是说你只爱她一个吗?”

  君林知道凰忘忧说的这个“她”指的是君雨,话题扯到了君雨,君林就不得不端正自己的态度,认真回道:“我只爱她。”

  凰忘忧闻言后金红色的双眸变得更红了点,瞪视君林说道:“那你还这样!”

  在君雨的影响下,君林直接放弃了降低凰忘忧好感度的努力,实话实说道:“好吧好吧我说实话,我那是为了让那老头出来。。。”

  然后君林便开始简要讲述起自己在煌凤国那儿遇到李桃夭后的种种经历,就连肾虚一事都没有隐瞒。

  听完了君林的讲述,凰忘忧第一个问题是:“你怎么肾虚了?”

  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凰忘忧的表情有些危险。

  君林面色一正:“他说我是天生体虚。”

  对,天生的,绝非因为什么纵欲过度。

  凰忘忧相信了君林的解释:“那以后多给你做点大补的食物。”

  君林闻言后看了眼凰忘忧,回了句;“其实今早我就能去二十九层吃到大补的食物的。”

  “。。。所以你不觉得李桃夭漂亮,帮她只是为了报恩?”

  君林对凰忘忧转移话题的做法没说什么,而是顺着回道:“当然,我不喜欢胸小的。”

  既说了实话,又能够以这句话降低好感度,完美。女孩一般都会反感男孩说这类话题的。

  果不其然,某一位女孩当即怒了:“我特么,进来就听到你这么一句?”

  听到背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君林不由愣了一下:“你怎么进来的?”

  如初见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怒道:“胸小的怎么了?就你还不喜欢胸小的?你配吗?!”

  说着,如初见又转向凰忘忧怒气冲冲地问道:“他说这样的话你怎么就一点怒气都没有?”

  凰忘忧被如初见凶了一下不禁有点委屈。心想自己的胸又不小,要有什么怒气?而且他不喜欢胸小的,那意思是不是。。。

  见凰忘忧不禁不怒还反而娇羞起来,如初见忍不了了,所有怒气完全爆发:“我不管啦!二选一!有他没我,有我没他!你现在必须让我们其中一个人滚出这里!”

  君林闻言后很识趣地直接站了起来:“好好好我滚。”

  没办法,这事是自己理亏。唉~天知道如初见这个平胸会在自己身后。。。

  君林黯然神伤地离开了,观众席内不少关注着贵宾席的观众惊呆了。

  他们看到了什么?那位紫发的女孩好像在对着君林怒吼,而且君林竟然没有动怒,还垂头丧气地离开了?

  天呐!她是什么人?好像有点眼熟,是灵凰国的那位十五岁的参赛选手?

  离开贵宾席,君林跑到观众席第一排观战去了。

  君林一来,他周围十米的观众齐齐避退。也正好在这时,第二场单挑赛开始。

  然而第二场上场的煌凤国参赛选手登上战斗平台时并没有去抽取他的对手,而是遥指君林,发出挑衅:“你,下来!”

  君林没理他。搞笑,自己没元力,下去被你打?

  而且这人是怎么想的?竟然敢在这种局面下挑衅自己,他就不怕得罪人吗?

  见君林没理会自己,那位煌凤国的参赛选手语出惊人:“你有本事抢我女人却不敢和我单挑吗?是男人就下来!”

  君林闻言后意外了,这人是那老头的孙子?

  他的爷爷当着他的面把他心仪的女孩交给了自己然后跑了。。。唉,自己都替他感到悲哀,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爷爷。

  但这无法成为自己下去被他打的理由。

  不过。。。虽然理由无法成立,但君林还是下去了。

  没有元力,就打不过元素使了?当初自己能反杀一位元素卫,现在和元素使打,不打怎么知道结果会怎样?

  说起来自己自失去元力后还从来没和元素使境界的人认真打一场,现在就正好借此机会试试。

  登上中央战斗台,君林从衣服里取出了匕首。

  那位李爷爷的孙子也不废话,直接取出了一柄长剑进行附魂,拎着剑就冲向了君林。

  哪怕不能杀君林,也一定狠狠砍君林一顿!夺妻之仇啊!此仇不共戴天!

  能够成为代表国家参赛的单挑赛参赛选手皆是天骄,其实力自然非凡。而且那位李爷爷的孙子是十六岁,十六岁就能参赛,更说明他很有本事。

  但君林无惧。不是因为自己死不了,而是曾经拥有元力时的种种战绩给自身带来的自信。

  来,战!

  下一秒那位李爷爷的孙子对着君林斩出了一道凌厉的剑气。君林躲避不及,被剑气穿体而过,倒下了。血流了一地。

  那位李爷爷的孙子愣住了,裁判也愣住了,全场观众都愣住了。

  然后君林像个没事人一样爬了起来,全场观众更愣了。

  难道他说的是真的?死不了?这怎么可能?

  全场皆愣神,可君林却清醒了。不打了,要是对方一直放元素技进行远程自己,自己只有死来死去的份。自己又不是受虐狂,而且死多了肾会难受,还是算了。

  当机立断地喊道:“不打了。”

  君林喊罢转身就走。

  那位李爷爷的孙子回过神来,当即又是一道剑气斩了过去。你想走就走?问过我没有?

  然后他斩出去的剑气就被王级裁判弄没了,而且还被那位王级裁判用犀利的眼神警告了一下。

  君林要走,哦不,场上的一方没了继续战斗的念头,他这个做裁判的肯定要履行职责保护那人的安全。

  那位王级裁判这会儿是真的相信君林的死不了了。一个能召唤来魔族而且死不了的存在,而且立场还是站在咱们灵凰国一边的。那肯定能帮就帮了。

  那位李爷爷的孙子想要留下君林却无能为力,只能发出不甘愤恨的怒吼:“你什么意思?抢了我女人所以就挨我一剑吗?你这是在羞辱我!”

  君林有些恼了,都让你杀一次了还那么多话。于是冷声回道:“别动不动就说我抢你女人,她不是你女人,而且她也不喜欢你。”

  那位李爷爷的孙子被君林说到了伤心处,恼羞成怒之下他失去冷静把心中对君林的怨恨说了出来:“你站住!我要杀了你!”

  君林闻言后停下了脚步,有些理解那老头为什么不帮着自己的孙子了。

  如果不是天生笨蛋,那就是因为后天因素,比如从小被惯着长大,习惯了恃强凌弱。

  这人若是恃强凌弱惯了,眼力和忍耐力就会变差了。连什么人惹得起什么人惹不起都分不清,这要是不赶紧成长起来,以后怎么继承一个大家族?

  估计那老头就是想要他孙子明白家族势力无法帮他摆平一切,所以才把李桃夭丢给自己。这么说来那老头还是爱着他孙子的啊。表面上是胳膊往外拐,实际上却是想要他孙子尽快认清现实,心志成长起来。

  如果真是如此。。。那自己就送个顺水人情吧。

  下一秒,君林转过身子看向了那位李爷爷的孙子。神色玩味地问了句:“你觉得,我想要灭你全家的话,能成功吗?”

  圣临纪5000年10月9日

茹意吉祥说
今天是四月二十六日,祝今天生日的读者大大生日快乐!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用心良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