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骗与真

  无尽黑气,自阴影而来,涌向君林。

  地上千人,自八方而来,冲向君林。

  天中诸王,于高空之上,镇向君林。

  君林抱着凰忘忧,义无反顾地向西杀去。

  先前在凰誉角斗场内,那些来自天木境的宗门之人未说他们来自天木境。但君林根据他们宗门的名字猜测他们来自天木境。

  这里是天木境,那么要回去就该往西前进。当初随魔族大军征服天木境时,君林便知道了灵凰境在天木境的西边。

  丝丝黑气护于两人的体表。在君林的元力保护下,凰忘忧感到漫天的王级威压变得不那么沉重,此刻迎对那么多敌人的场面也变得不那么吓人。

  光是周围数千人就已经够令人绝望的,更何况天上还有近百位王级。

  一个一阶元素使,要保护着一个三阶元素使杀出一条血路。这怎么想都是不可能完全的事。

  但。。。

  公主殿下始终坚信着自己心中的英雄,他能够创造奇迹。

  天空中的龙血木宗的王级们因为要保证血灵凰的安全,所以并未出手,只是联手降下威压。因为同修龙血木宗秘法的缘故,他们降下的威压不会压制数千龙血木宗弟子,而会提升他们的力量。

  单手抱着凰忘忧,跑起来不太方便。所以君林就一步步向西方走去。凰忘忧配合着君林的脚步缓缓前进。

  周围数千龙血木宗弟子实力皆在元素卫及以上,他们都能清楚的感应出君林和凰忘忧低微的实力境界。在他们眼中,君林和凰忘忧就是盘子里煮熟的鸭子。

  挡在两人面前的第一个敌人就是那位独眼壮汉。此刻,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向自己走来的两人,心中再次感慨着君林把人逗笑的本事果然非凡。

  谁拦谁死?

  那我就拦了,你让我死死看?

  先前在凰誉角斗场时他可试过了,虽然杀不死君林,但自己的攻击速度君林根本反应不过来。归根结底,只是一个死不了的一阶元素使罢了。

  他快若闪电地出手了。他要从君林的手中抢夺凰忘忧。

  然而他在手碰到凰忘忧之前,先感到了背后传来了一股剧烈的刺痛。

  背后有人偷袭?不,这不可能。所以自己是被眼前的人攻击了。目光从凰忘忧转移到了君林,再转移到君林的左手。

  他明悟了。是了,是镰刀。是镰刀这个,站在敌人正面攻击,却能够攻击到敌人后背的武器。

  但。。。为什么?

  一个一阶元素使,能。。。

  “噗!”

  随着君林神色平静地拉动镰柄,恐怖镰刃洞穿了那位独眼壮汉的身体,镰尖从他的心口处冒了出来。

  下一秒,君林干脆利落地将镰刀向前一松一抬。看也没看缓缓倒地那位独眼壮汉,迈开步伐继续前进。

  那位独眼壮汉倒下了。

  数千龙血木宗弟子停下了。

  天上的诸王惊恐了。

  王级,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

  就因为仅仅被洞穿了心脏,死了。

  一击秒杀王级,这特么是什么东西?!

  那位独眼壮汉是龙血木宗的六大枝主之首,其实力在整个龙血木宗内位数一列。可他就这么被君林秒杀了,这让天空那些实力不如那位独眼壮汉的王级心惊胆寒。如果换做是他们,也肯定会被秒杀的。

  就在这时,龙血木宗上方的天空中响起了一道狠厉之声:“唤醒树祖!”

  听到宗主的命令,天空中的近百位龙血木宗王级齐声领命。化为一道道流光冲向耸入云霄的血红古树的树顶。

  君林抬头看了眼,没有停下脚步。

  位于君林前方的龙血木宗弟子不敢上前,害怕被君林秒杀。也不敢后退,害怕被宗里长辈问责。

  好在他们不用为难多久。

  数秒后,那颗耸入云霄静静伫立的血红古树忽然震动起来。不过出现怎么大震动,君林脚下的地面却没有出现任何裂纹。

  数千龙血木宗的弟子在这一刻感到了无边压力,皆在这一股威压下匍匐在地。

  凰忘忧此刻身子也忍不住有些不自主地颤栗,这股威压。。。够快赶得上当初冥幽国的那位皇级了。

  君林神色平静依旧。抱紧凰忘忧,将镰刀向天上一甩,来到空中。

  在君林抱着凰忘忧升空的那一刻,那颗血红古树忽然发出了一声震天动地的沉重怪响。似是它的叫声。

  树还会叫?这颠覆了君林的常识。不过君林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它叫它的,自己砍倒它就是。

  上升至百米高空,君林握着连接着镰柄尾部的漆黑锁链,向前横扫。

  漆黑锁链在横扫过程中迅速伸展,最终一镰横扫在了那颗血红古树的树干上。

  “砰!”

  镰刀触碰树干,君林被从云霄之上降下的一道极细且鲜艳无比的血红色光束爆头,倒在了地上。

  凰忘忧躺在君林怀中,看着君林双目闭合的侧脸,愣住了。

  “轰隆隆~!”

  然而就在这时,远方突然出现了连续的如闷雷般的巨大声响。

  凰忘忧坐了起来,看着远处缓缓向右倒下的血红色参天大树。沉默了会儿后,温柔地笑了。

  她知道,自己的英雄是最厉害的。

  下一秒,云霄之上爆发出响彻云霄撕心裂肺地怒吼。

  一股骇人的恐怖元力波动于云霄之上出现,风云突变。原本祥和的蓝天白云瞬间消失了,蓝色的天被血红色的云完全遮住。

  天地一片血红,倒下的龙血古树爆如喷泉般喷出的树汁洒落而下,宛如下着血雨。

  一片末日之景。

  龙血木宗的王级们都疯了,他们要杀了君林!杀了君林!

  什么弟子,什么血灵凰,都不管了!

  龙血木都没了!还要什么弟子?!还要什么血灵凰?!

  这一刻,数千匍匐在地的龙血木宗弟子似乎知晓了接下来的命运,忍不住爆发出哭喊。

  这一刻,闭目躺在地上的君林依旧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

  这一刻,温柔注视着君林的凰忘忧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张卷轴。灵凰国皇室的最后一张保命卷轴。

  凰忘忧好想轻抚一下君林的脸庞,好想把自己初吻交给君林,在这最后时刻完成自己的心愿。但她知道,那会浪费时间,自己不能浪费一丁点让君林离开的时间。哪怕是万分之一秒。

  凰忘忧果断撕开了手中的卷轴,绚烂的红色阵图于君林身下瞬间浮现。

  那一抹绚烂的红色,属于灵凰国皇室的颜色。在这一片血红色的天地间,美丽得动人心弦。

  “对不起,骗了你。。。我爱你。”

  无尽血色红芒自天穹上带着无尽杀欲落下。

  绚烂的红色传送光芒,完成了它的任务,无憾消散。

  圣临纪5000年10月10日

茹意吉祥说
今天是五月二十一日,祝今天生日的读者大大生日快乐!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骗与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