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找回自己

  他们都死了?怎么可能?怎么回事?

  龙血木宗的强大,它是相当清楚的。它们每夜都是和龙血木宗的弟子在战斗,至于龙血木宗里的强者。。。随便出来一个都足以轻易灭杀它们全部。

  要是他们举全宗之力攻打过来,就算此次献祭成功,它们唤醒了沉睡的王。它们也必死无疑,连王也无法幸免。

  可这个人类他却说,龙血木宗的人全都死了。究竟是什么存在才能将龙血木宗覆灭?难道昨天听到的来自龙血木宗的震天巨响,不是龙血木宗在搞什么大动作,而是龙血木宗覆灭的证明?

  可是。。。真有那样的存在吗?以一己之力消灭整个龙血木宗?不!绝不可能有这种存在!那样的存在就算不出手,只要出现在这片天地内它们都必然有所感应。

  但问题龙血木宗也不像是被别的人类势力消灭的,人类大势力之间的战争必然声势浩大,它们离龙血木宗不算太远,不可能察觉不到。

  想来想去,那只被淡灰色雾气笼罩的怪决定还是向眼前的人类问清这个问题:“他们是怎么都死了的?”

  君林没打算告知实情,反正说了实话这些怪也不会信。

  而见君林沉默,那只被淡灰色雾气笼罩的怪并未动怒。毕竟它本就怀疑君林说的话的可信度,想想也是,龙血木宗怎么可能会轻易覆灭?这个人类一定是在死前想要吓唬下自己。

  想到这,它也不再和君林废话,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献祭上。

  血液牢笼内,双脚被血液消化的一百位少年少女都已无法站立,皆坐倒在地。血液也依旧淹没了他们的头顶。血液牢笼内再无人声。

  看着眼前的一幕,君林心情很不好。

  说来也是可笑,先前有力量的时候,一个村子的人被怪吃了,自己内心没有任何波动,甚至还放了一只怪。现在没了力量,反倒有同情心了。

  是因为自己没有了力量,变得和他们一样弱小,变得和他们一样无法靠自身实力解决一切麻烦了。所以才心生同情吗?那么自己怜悯的到底是他们,还是自己?

  呵。。。这样的自己,还是真是让自己讨厌。

  觉醒前,自己曾幻想过有朝一日获得强大的力量的话,会惩恶扬善,当个英雄。可有了力量之后,自己干了些什么?变成了什么样?

  是惩恶扬善的英雄?还是漠视生命的刽子手?

  力量本身没有错,力量的对错全在于拥有力量的人。

  而自己,就是一个不配拥有力量的人。

  有力量前,觉得自己能坚守本心。有力量后,就迷失了自我。失去力量后,又开始渴求力量。重获力量后,变本加厉地不把别人的命当回事。又失去力量后,才开始自我忏悔。

  君林,这不正是你以前最讨厌的一种人吗?你自认为可以掌控力量,不会成为自己讨厌的那种人,会成为自己理想中的那种人。可结果呢?

  你太高估自己了。

  现在看到血液牢笼里的一百人都死了,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所以开始害怕了。害怕自己真的会死了。因为感到快死了,所以才终于开始自我反省了。

  “呼。”

  轻呼了一口气,君林突然迈步走向了血液牢笼。

  那只被淡灰色雾气笼罩的怪见状后忽然挡在了君林面前,问道:“你要干什么?”

  它可不能让献祭再出现任何意外,绝不允许这个人类靠近。

  君林没有回答,而是突然跑了起来,绕过面前的怪冲向血液牢笼。

  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

  但我不管了,我要搞事情。中断这个献祭。我是人,它们是怪。我没能救下那一百个人,就只好试试能不能为他们报仇。

  在这可能是我最后的时刻,我想我找回了自己。

  觉醒前的君林,从未获得过力量的君林。就是这样的人。没多好,但最起码是个不会让自己的讨厌的人。

  转头看向冲向血液牢笼的君林,那只被淡灰色雾气的怪猛然伸手抓向君林,并发出怒喝:“休想!”

  怪出手的速度很快。

  没有元力的君林行动速度不快。

  但君林还是凭借本能般的战斗意识做了一个翻滚躲过了来自身后的一抓,动作流畅地翻滚起身,继续跑向血液牢笼。

  这一秒,先前那只把君林从血液牢笼里拎出来的高达三米的怪一个跳跃从后方落在了君林身前。

  君林从怀中摸出了就算恢复元力后也一直贴身藏着的那柄匕首,悍然一跃,捅向了前方未来得及直起身子的怪的咽喉。

  似乎是危机时刻人类的潜能爆发,君林这一跃爆发出的速度比先前奔跑时突然快了一截。那只怪因为意外而没有反应过来。

  锋利的匕首刺进了怪的咽喉,君林也被那只怪一巴掌拍飞到了二十多米的地面上。

  下一秒,那只高达三米的怪倒下了。君林满身满脸是血地重新站了起来。

  君林感觉。。。自己会死。

  也许是因为上次失去元力并不是真正的失去,而是因为吃了报应果,元力被封印了。但这一次自己是主动爆掉了自己的所有元力,是真正失去了元力。

  自己那诡异的元力,应该是导致自己死不了的原因。自己真正失去了元力,也就能死了。

  但君林此刻却想笑。解脱,释怀地笑。可惜没多余的力气笑出声了。

  力气要留着杀怪,要留着。。。用来活下去。

  “轰!”

  就在这时,血液牢笼内内突然爆发出巨大的轰鸣声。牢笼内的血液疯狂翻涌,并迅速收缩,凝结为一个血茧。

  血茧一收一缩,如跳动的心脏。收缩三次后,血茧丝丝剥落,一颗背负一对厚实狰狞肉翼,但却只有两米多高十多厘米粗细的树苗出现在了血液牢笼内。

  它极不协调,非常怪异。但一眼,就会令人感到恐惧。

  血液牢笼化为一道道血流涌入它的树根,周围的怪们无声地向着它纷纷匍匐跪拜下去。

  下一秒,它动了。拔地而起,如雨后春笋般疯长。短短数秒内便从两米多长至百米高,粗细也从十多厘米暴增至十多米粗。而那对狰狞肉翼,舒展而开,足有千米。

  君林抬头看着它,无所畏惧。

  这玩意是因为自己灭了龙血木宗才被献祭出来的,所以自己要遭报应,被它杀死。

  因为自己是暗属性,君雨是光属性,光暗对立。所以自己注定无法和君雨在一起。

  这是报应,这是因果。。。

  呵!

  狗屁的光暗两立!狗屁的注定无法和君雨在一起!自己为了君雨爆掉了自己的元力!

  去他的自作自受!去他的因果报应!自己导致它被献祭出来,就活该被它杀?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就一定会被它杀死?!

  这一刻,君林回想起了曾经那个雨夜,快要病死的自己在意识模糊中听到君雨的哭声时,于心底发出的那句多年没有回想起来的怒吼。

  “我君林捏爆报应!打赢因果!”

  发出了这声带着点傻气的怒吼,君林握紧左手中的匕首冲向了那些怪的王。

  杀!

  圣临纪5000年10月12日

茹意吉祥说
今天是六月八日,祝今天生日的读者大大生日快乐!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找回自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