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章 网络大戏(求推荐!求收藏!)

  人类都是健忘的生物,无论悲伤喜悦,成功失败,甚至爱与恨,都能够忘却。

  人又是最长情和念旧的生物,有些东西,存留在骨子里,隐藏在血脉中,并未丢失。

  一旦引发,便是海啸山洪,动地惊天。

  白安两条连发的微博,就像往深潭里扔进去的巨石,咚咚两下,激起千层浪。

  这个百万人关注的大V瞬间就炸了锅。

  好多人甚至连内容都没看,就啪啪几下一条评论咔出去,分分钟显示自己的存在感。

  “居然有动静了?!”

  “是小白安吗?”

  “八九年没动静了!这次居然更了?”

  “小白安照顾好自己!”

  “别伤心。”

  “加油,小白安,你爸爸妈妈会在天堂看着你的!”

  ……

  一条条息信息刷刷的在微博下方翻腾,有如滚滚长江东流水,一层覆一层,一浪高一浪,看的人应不暇接。

  半个月的时间,不短也不长,却并不足以抹去突如其来的阵痛,也无法模糊曾经太过荣耀的记忆。

  即使新闻已经被更换,话题已经被代替,表面上的喧闹已经慢慢沉淀,却总有那么些人,深深的记得,并一如既往地关注。

  如李戈城,如叶知秋。

  看到微博的时候,已经是距离它发出来的时间十五分钟以后——李戈城的被别人通知的,当时他还正在上班。

  而叶秋知,她却来的要更早一些,此时已经看完了她多年偶像的遗孤发出的诗,正怔怔的看着那句话;恍惚间不禁湿了眼角。

  白伯清与阿米莉亚,无疑都是十分吸引异性的人,他们优秀耀眼的让人无法忽视,亦潇洒优雅的让人沉迷。

  可这两个人,身为男性的李戈城,奉为人生导师却是白伯清;身为女性的叶知秋,追逐了十几年的偶像却是阿米莉亚。

  有些东西,并不是越浓越好,要恰到好处,深深地话要得浅浅的说,长长的路需慢慢的走。

  剖开华丽的外衣,真挚的、温和的注视着那个人点滴的崇拜者,到头来,才是投入感情最深的。

  他们在慢慢的长大,也曾在白开水一般的生活中懂得,生活中的精神领袖,又或者是人生导师,都会慢慢的向他们挥手道别,微笑着对他们说:之后的路啊,要一个人走。

  要坚强,要微笑。

  可是,那也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啊。

  这样突兀的失去太过凶猛。

  他们体味这样失去人生目标的空洞,理所当然的觉得,失去世上最亲爱的人的白安,大概是最痛苦的。

  与李戈城与叶知秋一般怀着怜惜与担忧去看微博的人,却又有千千万万。

  作家和音乐家的粉丝,文学素养总是要好一些的。

  其中,一点不乏懂诗的。

  北岛的诗,惊艳之余,总是带着压抑与悲怆的。

  这首写于的1977年1月18日的《走吧》,是送给他欲远赴海外,准备去寻找自己人生新出路的好友陆焕兴的送别诗。

  北岛这首诗除了表达了对朋友的惜别与祝愿,也不可避免发表现了对国家前途的不可测的担忧。

  刚刚经历过当年文化所哀鸣的、那场暴风骤雨的洗礼的北岛,心头莫约是仍带有深深伤感与余悸的。

  同样的感情,放在两个不同的背景上,似乎并不违和。

  在李戈城这些人眼中,能写出这首诗的孩子,心灵似乎已经千疮百孔。

  “走吧”这两个字,大概不仅隐含热切呼唤,还应该是有历经跋涉的疲惫,和禁锢太久后的懈怠的。

  诗里“冰雪的路”、“银色的路”、“心敲击着暮色的鼓”等诗句,表现出对未来的人生路与国家的出路是坦途还是荆棘丛生,尚不十分明朗而郁结心头的忧虑。

  在微博下的那些人看来,这却是失去双亲的白安表达的一种祈愿:

  请给他逝去的父母一条通往光明的坦途吧!

  结尾一节最是精彩,亦最是悲凉。

  【走吧,

  路啊路,

  飘满了红罂粟。】

  在大众看来。

  这是白安在以罂粟这种典型的善与恶的矛盾体,来表明了对前途的不可捉摸的忧虑与无奈。

  带着沉重的记忆,踏上“飘满了红罂粟”的路,去寻找各自属于自己的“生命的湖”。

  在未知中踏上前行的路,本身就显现了一种探索与悲壮。

  全诗用一种如死灰般的语调,一唱三叹,感情深挚而凝重,扎人至深。

  叶秋知作为从音乐里都能听出故事的女性,最是感性,只盯着“走吧,落叶吹进深谷,歌声也没有归宿”这一段,便脑补的无法自拔。

  她这种人,放在地球就是网易云上听首纯音乐都能写出千字长评的大佬。

  在叶秋知的心里。

  叶落了,总归还有树根承接,也不会让人觉得太过悲凉,就像游子心中永远为他亮着一盏灯的家乡,可小白安呢?

  他的“落叶”没有停在温暖的地面,而是被吹进“深谷”。

  只能没有归宿的流浪和放逐……

  他该何去何从?

  一句话就能想这么多,一首诗都够她脑补十几万字的韩剧剧本了,白安若博下有知,估计会纳头便拜。

  这真的是一场误会。

  看了这首诗的人,只要懂了的,都十分担心白安的状态——这种心如死灰的绝望感太明显了!

  在北岛大佬的笼罩下,文艺青年们瑟瑟发抖。

  不太懂这诗的人,看了微博下大恅的解释,也一块儿担忧了起来。

  于是,他们和更多的人,将目光投向了第二条微博。

  只有一句话而已。

  结果看过后,再结合之前那诗,所有人第一时间的反应却是:

  这孩子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有什么人难为他?

  看看那句话:“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后一句很好解释,前一句却有些玄机了……

  基于白安有个大作家父亲,有出于前一首诗打底。这会儿压根没有人怀疑过那货的文化水平。

  于是,大伙的脑电波,理所当然的就这么给带歪了。

  什么叫做这个“树欲静……“

  还要“风不止”啊?

  这是有人要欺负咱家小孩啊!

  于是整个网络就炸了,好大一伙人都是义愤填膺,神通广的网友嗖嗖的就追着蛛丝马迹去查。

  林远在自家别墅里看着这条微博,捂额长叹,连忙打电话给袁主任,让他注意保密。

  医院保密倒是格外的严,连和白安同样一个房间的张老爷子都不知道他得的是什么病,网友除了知道白安住院,也没查出什么别的。

  网友们部分调转目标,特别关注从当年就和白伯清有龌龊,连葬礼都只走了个过场的白家。

  结果,当场就有人膝盖中了枪。

  真是好大的一出戏……

第14章 网络大戏(求推荐!求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