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2章 飞翔的千纸鹤

    这天正是周末,复习了一遍白安划过的重点,两初中生开始了幸苦的赶作业生涯。

  休息期间,为了避免一帮熊孩子闲的出去搞事情,作业基本上不会少。

  林予依的语文老师,照例布置了篇作文,作文题目接地气的让人叹息,叫《我第一次做家务》。

  老套俗气的散发出泥土的芬芳。

  小姑娘拿着笔苦恼了半天,干脆直接拿去问中考作文满分大佬,这么幼稚的题该怎么写。

  白安斜靠在沙发上,一只手撑脸,百无聊赖:“你准备写什么?”

  林家小萝莉顿了顿,抱着粉壳儿的作文本考虑了一会儿,一双水灵的大眼睛忽闪忽闪:“我准备写…帮妈妈洗衣服的事……”

  白安诧异了那么一瞬间,眼睫毛抖了抖,眼珠子微微一台,瞅过去的目光格外怀疑——

  哎呦,这位林大小姐还会洗衣服?

  没看看出来啊。

  小姑娘被他直白的目光看的脸颊微红,咬了咬唇,别过小脑袋,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在难为情。

  重点不在这里,白安也没深究。

  他可不是会被好奇心害死的女人,男人大多时候,总是克制一些的。

  轻咳两声,白老师故作严肃,直接就拿着作文三段式来教——让她随便写个题记,然后事情的开头经过结果。

  手把手告诉小姑娘,先写怎么把衣服泡水,再写怎么放洗衣粉,再再再写怎么好不容易把衣服透干净。

  文章中间,再加几段高大上的名言美句,侃几条接地气的逗趣俗语,最后感叹式收尾。

  小学生作文……啊不,初中生作文完美收工!

  天色不知不觉已经全黑了,江南临水,有绿洲,别墅区环水依树,以空气清新、环境优美闻名贵族圈,落地窗前浅浅一眼,便是繁星漫天。

  白安打房门,愣了一瞬,鼻尖嗅了嗅,嘴角无声的勾起。

  寻着飘了一屋的香味儿下了楼,他目光亮晶晶的,特专注的,也不管后面跟着的青梅竹马,溜达着就到了餐桌前。

  对着给他端饭的护工小姐姐感激一笑。

  八风不动的坐下来,顶着洪老爷子棺材板似的脸色,颇有大将风度的——吃得兴高采烈。

  俩小孩闻着越来越浓郁的香味很是好奇,抱着书包专门绕远路进过客厅,两双眼睛忍不住偷偷的瞄过去,都忍不住地咽口水。

  好香啊……他们家熟的啥?

  闻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到底都太年轻,实在脸皮薄,都做不出白安那种不要碧莲的态度,踌躇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磨磨蹭蹭好一会儿,最后也没好意思留下来。

  只得若有所失的感觉,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林家小姑娘离得近,几步到了自家门口,扣着门铃等门开了,给高冷少年莫亦招了招手,乌黑的双马尾轻轻一荡,轻轻盈盈的进了门。

  少年在漂亮的勾花路灯下站了半响,低着头,从石头小道上,慢慢往自家别墅的放向走,背影莫名苍凉。

  晚饭过后啊,四下一片宁静。

  小萝莉认认真真的收着书包,突然想起来,按照老师的要求,作文写完后要家长签字。

  她将本子翻开,打量了一遍自己的作文,觉得没什莫问题,于是抱着作它下楼,直接到书房,把作文本拿给了正好在家的林远。

  大学时当过编剧的林爸爸静静看完后,沉默了半天,幽幽提笔,在作文下面写了一句话:“以上情节,纯属虚构。”

  ……

  昱日,六点。

  鸟鸣清脆婉转,醒了晨露。

  “嘭!嘭!嘭!”

  房间里,被子蠕动一下,露出半张白皙的脸,他眉间烦躁的皱了皱,哼了一声,睫毛颤了颤,一下拉上被子,将整个人都埋了进去。

  只是,门外的人锲而不舍,显然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暴脾气——

  “嘭!嘭!嘭!嘭嘭嘭嘭!”

  被子掀起来,白安模模糊糊的半睁开眼,又闭上,术后的人需要睡眠,起床气十足:“谁啊!”

  “嘭嘭嘭!懒货——”沙哑难听的声音隔着门,凶残的折磨他仍在睡眠模式中的耳朵:“还不起床?对得起你的人生吗?”

  白安翻了个身,暴躁:“对!不起!”

  门外:“……”

  “嘭嘭嘭嘭砰砰砰砰砰!!!”

  最终,他还是被叫起来了……

  洪老爷子和白安,两个人都臭着脸,眼刀子一个比一个的利。

  站在洗漱台前,白安全程无视那老头子,脖子上搭着雪白毛巾,洗漱的比干什么都认真严肃。

  作为御医院的前王排,皇帝都没这让他叫着起床的待遇,碰到这小子,居然还不识好歹……洪博环上束袖的对襟练功服,手里提着根细长的竹条,刷的一抖,柔韧的青色在空气中抽出一道脆响:“从今天起,你要每天早晚跑步,运动量我规定!”

  零号:“……”特么居然还有人抢它工作!!!

  “你打乱了我的生物钟。”冷冷看了那老人一眼,白安叙述事实,他每天早上的起床时间,两个多月前就被零蛋掰到了七点,固定的。

  你还知道你是医生啊,教练!

  白安手一歪:“……”

  零号:“……”

  你还知道你是医生啊,教练!

  沉默了一下,零号忽然出声:“答应他吧,这人中医水准不错。”何止不错……刚刚查了下这老头的资料,这人未来的那项成就,简直可怕……

  但这种事,它不可能告诉白安。

  联邦条律植入在系统指令里,它说出来的也会被禁言,然后它面对的,会是销毁。

  白安洗完口,杯子里的水哗的一倒,啪的放台上,淡定擦着脸回头:“好啊。”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这天早晨,白安被老头拿着竹条,赶着用均速跑了八百米。

  那沙哑的嗓子,惊得整条道上的鸟都飞远了十里。

  还在恢复的肺,有针刺的痛感,如果不是零号监测着说没问题,白安早就挑骡子不干了。

  那条老黄狗轻轻松松的跟在一旁,只是看淡定的他们一眼,便恢复了那副吊着眼皮半睡不醒的模样,不像在跑,倒像在梦游。

  待他跑完,洪博一刻不准他休息,开始强制着教他做各种猩猩猴子模样的动作。

  白安……白安面无表情,前世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要暴走的前奏。

  结果只听耳边“叮———”的一声,零号惊的喊出声来:“五禽戏?!”

  PS:推荐一本书,《最强道士系统》,作者云同步,以上。

第42章 飞翔的千纸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