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5章 飞翔的千纸鹤(四)

    “你们这是……”

  白安满心疑惑的走到客厅,目光一落,便落在了客厅中央的真皮沙发上。

  杨紫正左顾右盼的坐在哪儿,白暂的手指微微一动,好奇的摸了摸掌心下漆黑柔软的皮质,指腹轻易的陷落进去,柔韧适度,是一种恰到好处的享受。她坐在上面,试着颠了颠身子,“哈”的笑一声,干脆仰躺下去:“哎呦,小白你家沙发太舒服了!”

  “……”旁边第一次见着这么高大上豪宅的班长,也给她弄的无语了,倒是忘了刚来的拘谨和不适。

  白安扶了扶额,你还真不客气!

  “白安,”见杨紫靠不住的德行,班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好自己开口解释:“我们是代表全班同学来看望你的。”

  白安抬头,闲闲走过去,懒散的将身体一落,坠在旁边单人沙发:“怎么来之前没打个电话通知?”他嘴角一勾,带了点笑意:“就不怕我不在家,你们来了也扑个空?”

  “嘛——”像是终于玩够了,在宽大的沙发上翻翻的杨紫姑娘这会儿想起正事来,刷的一下坐起身,马尾跟着划出一道跃然的弧线:“我们这不是要给你个惊喜吗!”

  “是吗。”白安轻飘飘应了一句,只是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

  “是的!”杨紫脸上绷着十分严肃肯定的表情,郑重点了点头,微乱的发间,一撮竖起的毛立在头顶,随着点头的幅度,跟着很有存在感的晃荡几下。

  白安别过头去:“噗!”

  “……”班长嘴角抽抽着一巴掌捂上脸,这二货!

  杨紫莫名其妙的看了两人一眼,一眼刀子横向白安:“小屁孩,笑什么?”

  “咳、咳。”白安握拳咳嗽一声,眉眼带笑:“没什么…就是觉得你……今天很有活力。”

  正对上着那张带笑的脸,这女汉子竟是破天荒的脸红了一下,随即马尾一甩:“哼!”

  毫无存在感到到现在都没有名字的班长:“……”

  他扶了扶掉下鼻梁眼镜,咳嗽一声:“确实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我们班主任之前给你的家人打过电话,说你在家。”

  白安眼睫一颤,目光瞬间专注:“家属?”

  “嗯。”班长被他这么一盯,也有点儿压力山大,心中疑惑,也不禁接着说了些自己知道的:“黄老师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在旁边,接电话的好像是位信叶的女士……”

  那双之前聚着星光般的瞳孔,就那么一瞬间的,黯淡了下来。

  看得人心里一抽。

  “啊,是叶姨啊……”他早该想到了……白安的眼睫狠狠颤抖几下,黑鸦鸦的沉下去,携着阴影,遮蔽了眼底所有的情绪。

  “小白,你……”杨紫皱了皱眉,和旁边的班长对视一眼。

  两人都看着这人垂着眼,嘴角还带着笑,却莫名的散发出一点委屈,一点失落,身上还沉浮不定着股子孤独的味道。

  “没什么!”白安抬起头,猛地咧开半口白牙,笑:“嗯,所以说,你们指的惊喜就是来看我吗?”

  原主的感情,对他影响越来越大了。

  其实也说不准,连他自己也分不清楚,到底是因为记忆让他对白氏夫妇的感情越来越深,还是因为这种形影只单的孤独感——

  太过浓稠。

  浓稠到,让他下意识的渴望起原主心里虚幻的愿望,下意识的寻求不存在的温暖起来。

  杨紫皱着的眉没有松开,抿抿唇:“笑得真难看!”

  说完,她豪迈的拍了拍自己肩膀,一台下巴:“小屁孩,难受就过来,姐姐可以把肩膀借给你哭一会儿。”

  “……”白安对上少女认真的眼睛,哭笑不得,他还不至于到要哭的地步,最多是有点儿情绪低落罢了。

  在看旁边班长穿透眼镜透过来的担忧目光,他也是有些无语。

  这俩孩子想的太多了。

  只是白安自己不知道,他长着一张贵族气质浓郁的完美脸蛋儿,天生适合渲染忧郁,就是只路出一点伤感的神情,也足够煞人。

  通俗点讲——天生适合四十五度角装逼的文青脸。

  也不怪人家脑补他心情抑郁经历悲惨强颜欢笑……

  要知道,不管在学习在医院还是在这大到空荡的房子里,大伙都还从来没见过白安父母。

  联系一下白安之前殷殷切切问的那声“亲属?”,两位同伴“学姐学长”迅速脑补出了“豪门父母冷落孩子”之类的思想感悟,并一致在内心谴责——

  这得什么样的爹妈,才能在孩子得绝症的时候都不去陪啊!

  白氏夫妇躺枪。

  ——为了不受打扰,原主以前保密工作做得好,这两人以前只知道白安家条件不错,今天看这房子才发现原来是土豪,完全都不知道白安的身份。

  “嚓”的一声轻响,杨紫突然从身后的沙发上抱出一个透明的大玻璃罐,轻轻搁在茶几上。

  从外面看进去,瓶里满是五颜六色的千纸鹤。

  “诺,这就是惊喜。”

  白安收拢手,臂肘抵在大腿上,身体微微前倾:“呃……”

  他睁着眼,认真又有些好奇的看了看。

  一只白暂的手打开玻璃盖儿,从里面拎出一只红色的千纸鹤,少女将鹤放在白安手里,又轻轻搁下盖子,用目光示意一下:“你把它拆开看看,小心点,别把纸拆坏了。”

  旁边班长顶了顶镜框,笑得高深莫测。

  白安看了两人一眼,又将目光放在手心的千纸鹤上来。

  红色的,微硬的彩纸,折的很是秀气精致。

  他轻轻将它拆开,展开的纸是方形,中间有一段黑色的字。

  “原白安一世安好,如月之衡,如日之升,如泰山之寿,不崩不羁。”

  这段话他认识,出自《诗经》《天宝》,节选的一小段,很是真挚的祝福,写着小段话的字记,却是和千纸鹤秀气精致全然相反的硬朗粗犷风格——看得出是出自男生的手笔,却并不潦草,一笔一划,都透着认真。

  他心中一动,仿佛明白了些什么。

  “这个罐子里,有一千只整的千纸鹤。”班长的声音轻轻传来,平静,善意,微微自豪。

  白安并不抬头,只是注视着那段话,一边听着。

  “每个千纸鹤里都有一句话,每句话都不同,都是全班同学写给你的祝福。”

  “千纸鹤,是班里的女孩门用心折的,没有一张残破的纸。”

  因为有传说,只要用心折完一千只千纸鹤,它们就能载着祝福飞翔,让那些心愿一一实现。

第45章 飞翔的千纸鹤(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