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剑走偏锋的天才

  .

  “女孩子裙下到底有什么,为什么男孩子听了觉得羞羞的……”含糊的歌声懒洋洋的在房间里回荡,白安颠了颠手里的书,走到沙发边,随意的坐下去:“女孩子裙下到底有什么,不会藏着华城学姐的神秘假面吧……”

  白安目光淡定,神色漠然,一本正经的……唱着小黄歌,翻开了书……

  略无下限,很丢节操。

  书是哪位踩着他脸上位的“天才作家”的书,然而,这似乎这并没有影响到白安的心情,他看的还挺认真。

  这是本小说。

  白安哼歌的身影渐渐地下来,眉目间的神色,越发专注了。

  这是本现代小说…白安看到第十页,刷的一下倒回封面,目光落在“弈城著”三个字上,停留半响,唇角微微一翘,挑了挑眉,又翻回去接着看了。

  书是好书,故事是寻常的故事。

  只是,这个作者,很有意思。

  明明写的是校园,这个人却像在写江湖,即使文笔还带着点脱不去的稚嫩,自成一派的文风却已呈现——字字辛辣,句句见血,如浪客的剑,惆怅又颓废,浸着酒与泪,望之不忍封喉。

  不似鲁迅的沉痛讽刺,也不像韩寒的锋锐讥诮,这位“弈城”的笔触,是一种高高在上的俯视,冷眼旁观的轻视。

  任性、冷漠、轻狂。

  这是个将作品印上了个人烙印的写作者,剑走偏锋,当得上天才。

  于是,这书理所当然的,一看之下,便让人觉得惊艳。

  就是有些三观不正……

  主线明明就是场再正常不过的高中生恋爱。

  结果这位弈城有点和前世郭小四一样的尿性——主要角色最后死的一个不剩。好好一个校园文,非让他作成了讽刺社会悬疑,虐的是毫不手软,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更纠结的是在感情戏上,很有点儿女频虐文的风范,区别是,这位脑洞更大,下手更干脆流落。

  直接考验读者心脏。

  这一本书下来,几乎集其了一百零八种死亡方式,一环套一环,还特么一点都不牵强。

  这也是个人才。

  书很薄,十几万字的小说,白安花两个小时看完,合上书的那一刻,都感觉心脏还遗留着点儿苍凉,心有戚戚焉。

  俗称心塞。

  歪了歪嘴角,白安将书丢在沙发上,往后一仰,双手交叉垫在了脑后,眼望天花板。

  然后,房间内又开始飘起了懒洋洋的歌声:“女孩子裙下不能摸,除非那姑娘是你老婆……”

  书名叫《沿长》,这种极有具各人风格的邪道作品,喜欢的人会越看越觉得精典,易成死忠;不喜欢的人会将它归于宣扬颓废的垃圾文学,极度厌弃。

  嗯,估计之后有的掐。

  “萌妹纸们全被你吓跑了,没有女孩的世界你打算搞基吗……”

  白安悠然伸了个懒腰,嘴角微微上翘,带着点冷意,无论口里唱的有多污,这货脸上都一副淡漠又懒散的模样。

  他一点都不担心,这书的质量有些出乎他的预料,却并不影响他心里的计划。

  只是可惜了,立场问题,就算他再欣赏弈城这个人,以后只能做敌人。

  由倾盆大雨渐变成的淅沥小雨,己经渐渐停了,乌云消散,七点钟的天色昏昏鸦鸦,只余微弱的亮色。

  落地窗外,是一片介于光与暗之间,湿漉漉的黄昏。

  休息了一会儿,白安坐起身来,晃了晃脑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该去完成剩下几个日常任务了。

  ……

  昱日清晨,洪老爷子穿着一身短打,照例敲白安的门。

  只是,指节刚扣了一下。

  房门却意外的开了。

  穿戴整齐的白安松开握着精美门把的手,轻轻扯了扯运动服的立领,看了有些沉默的老人一眼,从他身旁走过:“走吧。”

  洪老爷子怔了一怔,看他背影的目光,有些莫名。

  随即,老人低头笑了声,背着依旧拿着竹条的手,悠悠的跟了上去。

  照例又是一个小时的段炼,八百米长跑加五禽戏,一趟下来,白安几乎浑身都被虚汗浸湿。

  接着,读诗、早餐、钢琴、存稿,时间过得犹如精密的机器,一切有条不紊。

  与此方的安静平和相反。

  江南省第二帝国法院,白氏集团公关部,一张诉纸,以泄露并出卖公司信息、违背股人职责等罪名,上告青雨文化现总编王元鼎及王承先几位股份持有人。

  本来就因《沿长》发行处于媒体风口浪尖的青雨文化,霎时引出满城风雨,之前顾虑其隶属白安名下而留了口德的众白父白母粉,带着自家偶像遗孤被欺负的护短心理,以及之前被欺骗的愤怒,火气冲天。

  一时间,王氏父子被推到公众面前,几乎人人喊打,各种声音喧嚣尘上。

  同时,由青雨文化发行的小说,只上市了两天的《沿长》,原本应有的大力宣传因此搁浅不说,还因为其受王氏父子一力推行,被部分民众迁怒和抵制。

  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

  躺枪躺的彻彻底底。

  那位十八岁天才作家弈城,正好在江南省游玩的。

  当天下午,刚刚回到酒店的弈城,洗去一身烈日下淌过的尘与汗,换了身印着抽象图案的黑衣黑裤,浸湿的半长黑发垂落下来,越发衬的身形修长,五官清爽秀气。

  他随手从包里拎出一罐啤酒,“咔”的一声拉开环儿,仰着头就往口里灌了小半。

  这人向来就把酒当水喝。

  单手拿着听装啤酒,一屁股坐在床上,弈城顺手将床头柜上的报纸扯过来,刷抖了抖,一翻开,头版头条上,王氏父子被刑事拘留的照片和“青雨文化总编王元鼎被捕”大标题,猝不及防的冲击了他的眼球。

  他被咽进去一半的噎了下狠的,咳嗽着擦了擦眼,猛的拉近报纸。

  好不容易看完一面半的报道,弈城悚然一惊,快步走到电脑桌前,椅子都不耐烦拖,俯下身就直接操着鼠标登录青雨官网后台,用作者号去查《沿长》的出售数据。

  打开一天一夜的电脑网速有些慢。

  五分钟后,网页上《沿长》两天之内跳楼一般猛跌的销量图,直接将他浇了个透心凉。

  弈城懵逼瞬间,随后暴跳如雷。

  左手上,被捏爆的啤酒罐吐着白沫,被狠狠的摔了出去,“哐当”一声撞在墙上,哗啦啦的在干净的地板上滚出去,浇了道蜿蜒惨烈的长痕。

  卧内个槽!这见鬼的发展是个什么事啊!

  PS:外公前天去世了,作为长孙女,风楼守了三天夜,于今天上午下葬。乡下无网线,没法更新,今天一章是用手机打的,已发,至此恢复更新,书不会太监,谢谢各位的理解支持。

第五十一章 剑走偏锋的天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