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九章 你不能死

  ·

  不再维持优秀演员素养的男人和女人,在不同的位置,从爆炸响起的那一刻开始,同时在怀中摸出枪支。

  女人野兔般灵活熟练的奔跑横跃,移动着,一边向着刚从爆炸中逃出来几个军人扫射。

  这个其貌不扬的中年妇女,拿着枪的手,稳固的惊人。

  也精准的惊人。

  而这个时候,掏出车内的四个精英近卫,也开始了反击!

  公路右边的阁楼忽然开了门,几个人迅速而安静的冲出来,不发一言的辅助女人开始射击。

  都是敌人!

  第三辆车显然是改装过的,同样漆黑的外部下是坚固道极致的装甲层,车窗是最高级的防弹玻璃,即使在离爆炸中心如此之近的情况下,前方首当其冲的挡风玻璃,也只是蔓延开了龟裂的纹。

  所以,它还能开动。

  然而,一颗子弹穿透了龟裂的玻璃!

  嗡———

  开车的军人猛地一偏头,子弹在钢盔边缘擦除剧烈声响,直接将他的耳朵震出了血。

  子弹直接穿透靠椅,直接将后车厢打通了一个洞!

  伏在座椅上的太子抬起头来,目光一凝。

  他清晰的看到,司机精钢制造的军事头盔上,竟然留下了一条虫子般丑陋的犁痕!

  举着枪的男人被巨大的后坐力推得后退一步,两只手臂上的衬衫崩裂开来,显露出的却并不是绵软油腻的肥肉,而是结虬的肌肉。

  这是一颗穿甲弹!

  以男人的臂力,承受连续三发穿甲弹的后坐力已经是极限,第四发子弹的后坐力会直接废掉他的胳膊。

  他这种人,胳膊废掉,也就等于死亡了,所以,不到万一,他不会打出第四颗子弹。

  况且,承载着太子的第三辆车,前方的玻璃已经全碎了。

  而男人还剩下两颗子弹的名额。

  他看着车中常出现在新闻上的,那个熟悉的影子,狞笑一声,再次举起了枪。

  驾着第一辆车的近卫队长,开着形象残破的车,疯狂的像男人撞了过来。

  第四辆车也一个超车转弯,嘎吱一身就要冲到了车前碎裂的挡风玻璃处,想要将其稳稳护住。

  然而这个时候,被炸弹几乎炸的全毁的第二辆车,猛地发生了第二次爆炸!

  嘭———

  男人的第二发穿甲弹伴随着爆炸声,同时射了出去!

  车的质量很好,以至于前一次爆炸没有将他的结构完全毁坏,却足够炸破它的油箱,还在燃烧的火焰里,安放一辆正在漏油的机动车残骸。

  会发生什么,鬼都想得到。

  但所有的人都被火浪挡住了视线。

  以致于这次爆炸,出乎了两边人的意外。

  男人、和没有了挡风玻璃的车,首当其冲!

  姬明安旁边的人猛地扑在他身上,那是个头发花白了大半的老人,带着考究的玳瑁边眼镜,穿着洁白发丝绸衫,即使是在这个时候,老人都一点也不显得狼狈,他的眼睛依然是睿智而又冷静的,浑身上下都带着股儒雅又温和的威严。

  他扑上来,是想要挡住那那颗子弹。

  用身体挡住。

  “余秘书!”

  他失败了,也成功了。

  子弹直接穿透了两个人的身体,因为那是连钢板都能击透的穿甲弹,人的肉体挡不住它。

  但他也成功的带歪了姬明安的身体,原本瞄准他脑袋的子弹,只穿透了他的左肩。

  然后,车外一片焰火滔天。

  “老师———”

  姬明安的年龄已经满四十岁了,受过优秀的皇家继承人教育,也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可他的眼睛还是红了。

  因为这个扑在他身上,用命来保护他的老人,是陪伴他的父亲承意一路走来的御用秘书,也是他和皇弟皇妹的幼年老师。

  几乎家人一般重要的存在。

  余秘书并没有死去,因为子弹没有打中致命的位置,但是这样的伤势,对于一个老人来说,也并不是他承受的了的。

  然而这个人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甚至脸上还带着镇定的笑意,他目光沉沉的,带着托付和告诫的意味,直视姬明安的眼睛。

  “我已经活够了,但你不能死,明安。”

  你是太子,你怎么都不能死,陪伴承意天子走了这么多年的余子音,深刻的明白,那位心脏千疮百孔的陛下,有多不能失去这个儿子。

  也明白,这个国家,绝不能失去这位唯一适合的继承人。

  姬明安瞬间清醒,咬了咬牙,愤怒又无奈。

  他是太子,他不能死。

  这个国家还需要他。

  明瑞的身体不好,只能由他这个大哥来扛起所有的责任,小妹下个月就要出嫁了,他必须要去亲自监督,给她一个最好的婚礼。

  父亲还在等待他的访问汇报!

  前面的司机在这一瞬间关上了前后座之间的挡板,操纵着车往极力倒,后只为阻隔一下迎面的爆炸。

  老人聚集力气,猛地抱住姬明安的头部,用衰老的生体,为他挡住爆炸的余波。

  外面的人几乎都被气浪掀飞。

  举着穿甲枪的男人最惨,毫无保护的直面爆炸,身体被血肉模糊的抛飞出去,正撞上了近卫队长猛然撞来的车头。

  当场丧命。

  近卫队长在千钧一发的时刻跳了车,一个翻滚就滚到了路边的草林里。

  那个装作小姑娘的侏儒女人,和军人隔得远些,一起被掀起。

  就算在这个过程中,也用她那只完好的手臂,面目狰狞的举着重新自头发里摸出来的奇怪锥匕,凶狠的向军人的脖子刺去。

  军人粗粝的大手灵活迅猛到极致,像猎食的蟒蛇,瞬间就截住了她握着锥子的那只手腕。

  女人顺势就将肩膀撞想他的眼睛,她穿着童装样式的背带裤,那里是一颗极其尖锐的金属扣。

  她张开嘴,尖利的犬牙凶狠的朝着军人的脖子撕咬过去,犹如要生吃血肉的野兽。

  这个受过特殊训练侏儒女人,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可以杀人。

  军人脑袋一偏,闪过擦着他鼻尖过去的尖锐,握住女人手腕的手往猛地一抖,然后顺势将她抡了出去,扯着她的胳膊,将她整个身体砸在地上。

  “啊———”她疯狂的惨叫,眼神憎恨凶戾的盯着他,身体挣扎着要爬起来,犹如地狱中索魂的厉鬼。

  一个像孩子一样的女人,作出这样的表情,诡异恐怖到足以让人从脊椎上升起直冲天灵盖的寒意。

  军人却没有就此罢休。

  战场上,再可怕的情景他都见过。

  他直接用穿着军靴的大脚踩向女人的脖颈踩了上去。

  咔嚓———

  让人心惊胆颤的清脆骨碎声音传来。

  然后,这个难缠到极点的侏儒女人睁大的瞳孔里,带着狰狞不甘的颜色瘫软在尽是尘灰碎石的地上。

  死了。

  PS:战斗戏好难写,想写好,废了好多老细胞,终于写完这一章,求不吐槽不打击,虽然自己也不太满意……但作者已趴。

  啊啊啊啊,求安慰,求打赏,求票票,求收藏!!

  每天两更累死娘了!!!

第七十九章 你不能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