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八章怅然

  .

  苏瑜是真的在惋惜,那种怅然,任何人都看的出来其中的诚执。

  可白家夫妇的去世,对于完全继承了原主记忆的白安而言,是刻在心脏上的疤,永远一触即发的痛。

  于是自然而然的,白安微微垂下眼帘,眼眸里流露出深入骨髓的悲哀苍凉,像碎了的玻璃珠,忧郁脆弱得让人无措。

  苏家家主反应过来,瞬间就闭了嘴,目光怜悯又歉意。

  “抱歉……不该提起世侄的伤心事……”

  他叹了口气,也是有些伤感。

  苏家上一代家主也是在他青年时期去世的,这其中的悲痛,苏瑜再明白不过,当年二十出头的他尚且承受艰难,何况这个离成年都还早的少年人。

  白安摇摇头,墨色浓重的宽袖掩盖下,手指不自觉的收紧。他也有些没有想到,自家父母,居然还和这位有交情。

  好像还不浅。

  之前被他忽略的一些细节,如影像般在脑海闪现,洪老爷子为太子施救时,那两个军人看他的异样眼光在心中一掠而过。

  他的父亲,似乎并不止表面那么简单。

  “世侄今后若有麻烦,可以来找我。”男人略微叹息的亲手递上一张漆黑名片,目光慈祥:“你既然叫我一声苏伯伯,一点儿事,我这长辈还是担得起的。”

  他后一句像是在对白安说的,漆黑幽深的眼眸却漫不经心的扫视全场,光泽冰凉。

  若有若无的关注着这边情况的人,心脏都莫名缩了一缩——懂点颜色的瞬间都明了了,暗暗心惊,这位的意思,是在表明他这不只是说说而已。

  在场的人不约而同的将对白家的小心思彻底放下了,暗地里却嘀咕,白伯清什么时候和苏瑜有交情了?白家什么时候谤上的苏家,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事实上,白安心里也在嘀咕,他啥都不知道,事实上,苏家家主这话一出口,他比谁都诧异。

  老爹的基友团太给力。

  毫无预兆强势助攻,简直一脸懵逼。

  不远处的林氏夫妇对视一眼,目光里都带了些安定的欣喜——有了苏瑜这句话,江南白家,乃至整个白氏集团,今天之后,大概都不会出什么外在的乱子了。

  白安至少能安安稳稳长到成年。

  华颐之内,还没几个人,敢撩苏家的虎须。

  至于白伯清和苏瑜的关系,叶婉然了解的不多,只有大致的猜测,可几乎同白伯清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林远却知道不少。

  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确认苏瑜和白家有这交情。

  足以让他庇护白安的交情。

  白安心中复杂的接过那张名片,入手才知是玉质,沁凉温润的触感渗进指尖掌心的皮肤里,让他紧绷的神经缓了缓,脑中一思索,反倒是清醒了不少。

  他眸中的光凉一闪而过,直视苏瑜的眼睛,嘴角的弧度向上撩了几分,第一次露出些发自内心的真挚笑意。

  “那就,多谢苏伯伯了。”

  这个人有足够的资本和地位,没必要算计他这那一点不入眼的小钱,说出口的话也算真心,应该确实是和他父亲有交情……既然这样,恭敬不如从命,是他现在最好的选择。

  人贵有自知自明,就算陈叔撑着不说,他也能大致看到白氏集团危机四伏的情况。

  他现在,确实需要一个强力的靠山。

  这次葬礼,白安代表白家出席,太子去世的新闻也会将他的消息完全掩盖,这也是一个信号——对于豪门商贵来说,白氏可以正式下口争夺了的信号。

  人算不如天算,在他的计划里,靠民众关注这个时间应该还可以延迟一年多的。

  那个缓冲期足够陈龙将集团理顺,那个时候,白安的文学界地位和手腕,也应该足以应付这些事了。

  可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太子出了事。

  只要给白安时间,他相信自己不惧任何挑战,但那些财狼虎豹鼻子比什么都灵,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也不能指望他们还会给他那个时间,所以,白安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苏瑜的援手,可谓解了燃眉之急。

  给了他缓冲成长的时间。

  男人微微颔首,深深看了他一眼,还是少年模样的白家小少爷,脸部线条精致柔和的过分,身姿挺拔宛若玉雕的松柏,瞳色清浅澄澈,目光干净宛若初雪,像奢侈品橱窗里的人偶,精美的不带一点侵略性,整个人都好看的不真实。

  苏瑜莫名想起了自己的小女儿,一样的没有人气,目光莫名的有些怅然。

  这还是个孩子。

  孩子,便是需要保护的吧。

  “好好保重,你父母都在天上看着你。”他做出告别词,忍不住劝慰了一句:“想来,他们都希望你过的好吧。”

  白安默然的看着他的背影远去,黑衣的管家恭敬的拉开车门,男人回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上了幽蓝至漆黑的豪车。

  他垂下眼睫,面上的表情一点点的收起,转身向目露关心的林家夫妇走去。

  他们都希望你过的好吧……

  阴雨连绵的午后,天色朦胧了整个葬礼。

  细雨裹挟着早春的寒气,将凉意渗进人的股子里,大片的黑色雨伞,机械的整齐,漫天漫地的将墓地铺盖满了庄严肃穆的气息。

  但也只是庄严肃穆。

  人们戴着是教科书般的表达惋惜的严肃表情,流水线上下来般大同小异的模样,几乎将面孔都模糊了。

  完全分不清谁是谁。

  没有无法抑制的悲伤,所有人优雅地上前告别。

  少年麻木着精致苍白的脸,目光空洞,像个牵线的木偶,僵硬的一一鞠躬。

  一次又一次,仿佛没有尽头。

  最后的最后,所有的影像都模糊了,只剩下墓碑的黑白照,长久的凝固着。

  寒气伴着湿意沾染在身上,滞留在白色的衣料上,心脏冰冷的扯动,那是一种,连雨水都无法冷却的痛楚。

  白安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他茫然的望着前方,眼神有短暂而悲凉的凝滞。

  然后,他长长的,发怔般吐出一口气,随着壁装空调吹拂的细微冷气,烟一般怅然的飘远。

  他抬起手,摸了摸冰凉的额头。

  许是太子的葬礼勾起了潜在影响,原身意识里最沉重深刻的记忆,在午夜时分,如缭绕在回忆里的悲哀一般,凛冽的入了梦。

  白安的心情有些低落,连鼻腔都莫名的发酸。

  苏瑜最后留下的那句话,没有道理的在耳边循环回放,本是安慰笃定的语调,最终绵延成了叹息。

  他们都希望你过的好吧……

  咬了咬牙,白安握了握干燥的手掌,突然觉得,自己该变得更强一些了。

  PS:连了一个多小时网才连上┭┮﹏┭┮个破电脑,好不容易发出来了,求个票,顺便求个打赏,明天驾照考科一希望不挂。

第八十八章怅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