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9 发现密谋

  在座之人纷纷向君漓洛和炎央道喜,炎央站在那满满都是笑意,妩媚天成。

  一想到这位公主的开放,君漓洛顿时心下鄙夷,这烫手山芋她不日得想个办法甩了才好。

  “哎呀,看帝羽太子殿下佳人在怀,与洛川结秦晋之好,真是羡煞我们这些从青渊国来的人啊。”青渊的使臣笑起来调侃,又状似伤怀道,“我们青渊早年来帝羽的皇子,我国陛下可想念的紧呢。”

  君倾哈哈一笑:“青渊的皇子呆在我帝羽可是好吃好喝住着呢,朕可没亏待了他。”

  那是那是。使臣附和。

  青渊国的皇子?那个早年来的质子?怎么会提到此人?

  君漓洛疑惑不已。

  ……

  月上中天。

  三国会宴很快就接近尾声了。

  奉天殿大殿上舞姬们载歌载舞,柔媚优雅的身段,将宴会推向最高潮。

  帝羽的臣子们和来访的使臣纷纷拍手叫好,叫好声一声高过一声。

  君漓洛被热情地灌了几杯酒,觉得头晕目眩,想醒醒酒,于是离了席,摇摇晃晃朝皇宫中的御花园走去。

  想了想,她现在脸色坨红,脚步虚浮,有几分的不清醒,不适合在这个时候见人。

  于是,就横穿了御花园,直接朝冷宫方向而去。

  身边是两道高高的宫墙,大红的墙面,瓦檐镶了金边,富丽堂皇。

  独独一个人在冗长的甬道摇摇晃晃行走,场面冷寂而诡谲。

  突兀的,皇宫的甬道前面传来了人声。

  就听一男子的声音在前方响起来,此处偏向冷宫,他压抑的声音,低低回荡在君漓洛耳畔。

  “帝羽国的二皇子殿下可不要健忘啊!”

  听声音,竟然是从洛川来的那个年轻的和亲使臣。

  却听前面另一个声音道:“秦慕兄放心,我君澈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秦慕?洛川国的大殿下,不就是这个名字吗?

  君漓洛看见这情形,心中一惊,酒也醒了七八分,悄悄躲在一人高的灌木后,观察情况。

  她犀利的眸子将那个名叫秦慕的使臣上下一番打量,没想到洛川国来的和亲大臣竟然是位皇子。

  难怪炎央与他来的时候似乎暧昧得很,不曾想竟是这个原因,恶心的皇室败胄。

  秦慕和君澈浑然不知附近有君漓洛的存在。

  秦慕轻轻一笑,听不出笑意里几分真假:“殿下,帝羽国的皇宫着实修得不错,听说它的暗道四通八达,更是世间一绝啊。”

  他笑:“在下实在是钦佩帝羽的能工巧匠,一直想来一饱眼福呢,如今终于来了帝羽国,可否让为兄看看,是否真如民间传闻一般?”

  君澈不过是个草包,竟然听不出秦慕话语里浓浓的阴谋,只觉得他在夸耀他帝羽的强大:“那是,这可是帝羽的暗道,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盘。”

  君漓洛躲在暗处,一下子被气到了,她帝羽国的暗道,还是当初她亲自督造的,那成想君澈这蠢货竟然拿到明面上来炫耀,还打算带人参观。

  这一气,气急攻心,忍不住捏断了翘首扶着的一根灌木枝。

  只听咔嚓一声……

  “什么人?”

  君澈和秦慕同时警觉。

  君漓洛赶紧往后缩了缩,却忽然从暗处出现一双手,将君漓洛给拉到了高大灌木后藏着的拱门里。

  秦慕和君澈双双赶了过来,只看到灌木树影撺掇,灌木后有个拱门被遮得若隐若现。

  秦慕皱眉:“这门通往哪里?”

  君澈不屑,“不就是青渊那个病秧子人质。”

  那个人的院子?

  秦慕总觉得不安:“我去看看。”

  君漓洛被人拉到了拱门后,定睛一看,却是容哲彦,随后又被拖到了院落的其中一间屋子里。

  他用胳膊横夹着君漓洛白皙的脖子,弄得君漓洛难受得憋气,说不出一句话来。

  君漓洛狠狠瞪着容哲彦,用眼神警告他不要乱来。

  身后是这间屋子的雕花木门。

  他们来了,脚步声一点点朝君漓洛的方向而去。

  君漓洛惊得刚要反抗,就见容哲彦凑近了她的玉颈,深深吸了口气:“好香。”

  变态!

  容哲彦道:“不想被发现,就别出声。”

  君漓洛隐隐感觉到容哲彦早就知道君澈和秦慕私下幽会,他早就来了。

  而在她来之前,他们一定还说了什么。

  否则容哲彦不会是这个反应,可是,他们到底在瞒着什么呢?

  就听外面的君澈道:“也许只是猫呢?”

  秦慕冷冷扫了君澈一眼,也不打算进屋子去看了:“你可要记好你的承诺。”

  从门后就听见君澈不耐烦的声音:“知道了,知道了。”

  没过多久,就听两人渐渐走远……

  “还不放开我?”君漓洛被容哲彦压得极为难受,单看容哲彦那张脸就让她极度恶心,忍不住侧头避过。

  容哲彦不退反近,抬手就将君漓洛的脸掰正回来,直直凑上了君漓洛,两人中间密不透气。

  “我会对你温柔的。”容哲彦捏着君漓洛的下巴,唇在君漓洛玉颈附近徘徊不去,似乎在嗅着什么,姿势暧昧非常。

  “放开!”君漓洛尽力挣扎却无法挣脱,她没想到喝了酒,至今未醒酒,内力怎么也使不出来。

  不久,容哲彦的呼吸粗重起来,君漓洛敏锐得感觉到下身有什么抵着她的肚子,炽热如铁,顿时不敢继续挣扎,只怕触怒了他。

  “发现了吗?”容哲彦竟然邪肆一笑,“我的身体很喜欢像你这样的男子呢。”

  容哲彦,你个变态!君漓洛的眼神似乎要杀人。

  容哲彦可不管,抬手摸上君漓洛的脖子,缓缓摩挲。

  君漓洛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强自镇定:“容哲彦,你摸够了没有?”

  似乎是把他当成变态了啊,容哲彦无所谓得耸了耸肩。

  刚要继续,就听房中有另外一个人的声音响起:“容这个姓,似乎在帝羽国并不多见啊!”

  那人半蒙着罗刹面具,缓缓从屋子里暗的地方走出来,未蒙面的半张脸表情弑杀冷酷。

  容哲彦惊讶这屋子还有人,手下力道减弱,君漓洛立马挣脱了出来。

  君漓洛非常庆幸冥辰这次的突然出现,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容哲彦,怕就怕容哲彦突如其来的发难。

  “你是谁?”显然容哲彦却被冥辰的突然出现给惊到了。

  四面窗子关的严严实实,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

009 发现密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