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2 抗旨不遵

  君漓洛听了这话,却是噗嗤一笑,一双明眸弯弯妩媚地笑:“又有什么关系?”他在担心我?呵,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

  冥辰却怒了:“难道你觉得没关系么?”他咬牙切齿,“你看看你身上穿的是什么衣服!”

  君漓洛一愣,低头一看,一身的红衣,酥胸半露,为了舞蹈方便,裙子也并不很长,没有下摆和拖尾。

  “你何必这样?”冥辰怒气冲天,痛心疾首,“难道说战胜容哲彦,就真的那么重要?”

  他竟然看透了她的心,还一直在在乎着这个?君漓洛的心就像被熨烫过一般,炽烈起来。

  她承认她跳舞为烟花做宣传,可这并不单单只是想战胜容哲彦,一雪前耻而已。压下心头的异样,君漓洛刚想解释,冥辰就已经飞身离开了。

  再望过去,人去楼空,只有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几片冬叶飘荡着落在了羊肠古道上。

  寂静荒凉。

  ……

  君漓洛换了身男装,一个人回了太子府。

  太子府前树影婆娑,周围万籁俱寂。

  就见一个人影站在太子府门口。

  君漓洛定睛一眼,是容哲彦!他在这里做什么?

  就见容哲彦远远望见了她,几步上前来,就是诘问:“你去了哪里?”

  “你管我去哪里做什么?”君漓洛无视容哲彦,绕过他就走。

  容哲彦一把拉住从身边绕道走的君漓洛:“漓洛……”

  他痛心:“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那我现在就这样。”君漓洛连头也不回,“你放手!”

  容哲彦松了手,眼见君漓洛越走越远,他吼道:“最近百花阁生意兴隆,我的产业有败落迹象你也不管吗?”

  “与我何干?”

  “我们说好的一起赚钱,一起闯天下呢?”他走到君漓洛跟前,握着君漓洛的肩,眼里是痛心疾首。

  君漓洛根本就懒得理会他,径自入了府邸。

  只留下容哲彦一人,在府外冬夜的冷风中。

  短短十几日过去了。

  听暗卫回报,烟花店的生意却开始一天比一天好。

  自从君漓洛跳了那支舞,在帝都天空中放了一通烟花后,人们都把烟花当做了一样新鲜神迹,不管是买还是不买,都来君漓洛的百花阁瞅一瞅,看一看。

  男人们更是对百花阁趋之若鹜,就想着能再一睹红色妖姬的芳姿。

  一枚烟花千两白银,虽然价格极贵,但销量始终居高不下,连青渊洛川都来了大订单。君漓洛清算过百花阁的纯利润,发现照此以往发展下去,只要不出两三年,就可以把容哲彦手中那些产业全部以商业竞争的方式赢回来。

  树大招风,树欲静,而风不止。

  不日,君漓洛在府中清点利润,宫中的大太监王喜来了府上。

  一般没有重要事情王喜不会随意离开君倾,更别提出宫,是出了什么事了吗?

  君漓洛问太监王喜:“为何父皇会突然召见我?”

  王喜却是摇了摇头:“圣上的心思,咱家这种凡夫俗子怎么能猜得透呢?”

  君漓洛赶紧往皇宫赶,刚进的甘泉宫,就见皇后、君澈、雅贵妃都在,连炎央也在。

  君漓洛一来,众人就齐刷刷看向君漓洛。

  母后更是用担忧的眼神望向她,看得君漓洛头皮发麻。

  “父皇……”君漓洛疑声道:“是出什么事了吗?”怎么大家都在,还似乎都在等我?

  只听君倾道:“你听澈儿怎么说吧。”话语里带着股子怒气。

  怎么回事?

  君澈得意笑了笑:“几日前,炎央公主来拜访我,结果……”

  只见君澈拿出了一个长长的卷轴,看形状是幅画。

  “父皇。”君澈将画摊开,只见画上女子红衣妖娆,在万花丛中翩然起舞,周围还有几只蝴蝶交相辉映,称得那女子沉鱼落雁之姿。

  君漓洛一下子认出来,这是她的自画像,她当时不是搁在卷筒里了吗?怎么会落在君澈手里?

  难道是炎央?君漓洛气恼得看向炎央。

  只听君澈道:“炎央公主顺口提起太子殿下你,可是很不满呢。我也奇怪呀,就多问了两句,不曾想公主殿下给了我这个。我说大哥,你要不喜欢公主,何必接下皇帝陛下的旨意呢?”这话简直跟废话一样,难不成让她君漓洛抗旨不尊?很明显,君澈赤裸裸在挖苦她。

  “而且……”只听君澈顿了顿,勾起唇角,得意又道:“这女子我见过。”

  君漓洛心头一颤。

  就听君澈接着说:“这可不就是怡春院的头牌,红色妖姬嘛!看这一身红衣,啧啧,见着这么美的女子,哪个男人不想美人在怀,要我早就想入非非了,我理解我理解,大哥是男人嘛。”

  这话说得露骨,君漓洛整张脸都是黑的,这个弟弟,她实在忍无可忍:“想入非非的是你,别混为一谈。”她皱着眉,“还有,这并非红色妖姬,只不过是我随手画的一幅画而已。”

  真的只是随手涂鸦?

  “你信口胡说!”君澈见君漓洛想撇清关系,这可不让。

  “不然你以为呢?”

  君澈哑然。

  猛然间,君澈的母妃雅贵妃插话了:“这画,我瞅着,人怎么画得跟太子似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太子男扮女装跳进画里了呢。”雅贵妃捂着嘴娇笑着。

  这番犀利的洞察与话语,让君漓洛心头猛地咯噔一下。果然是怀疑了吗?

  她暗下默默瞪了炎央一眼,毫不犹豫回答雅贵妃:“雅贵妃您一定是说笑了。”

  “可不是嘛。”雅贵妃笑。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君澈直接嚷起来:“诶,还真是啊,太子殿下,您不会是真的……断袖了吧?”

  最后那几个字说得轻声轻语,却被在场人听了个一清二楚。

  君漓洛庆幸自己张了一张雌雄莫辨的脸,否则就今天,非得败露不可。

  而皇帝君倾一听断袖那两个字,脸一黑,山雨欲来风满楼:“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什么话都敢说。”

  这里是皇宫啊。君澈被骂得晕晕乎乎,还委屈。

  君倾则一拍龙案:“还有君漓洛你给我跪下,说,你到底怎么一回事?”

  君漓洛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出一个,额头上冷汗一滴滴渗出来,凉意更加沁入骨髓,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012 抗旨不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