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往事引新问 乃知有乱神

  “刚开始……我只是走到了落玉湖外的碧容山上,由于那缇兽昼伏夜出,且生性极为谨慎,所以我只能趁晚上在林中搜寻线索。

  经过三天的追踪之后,我就已大体确定了缇兽的意图。因为这缇兽素喜光亮,而我又仔细观察过那几天的月亮大小,基本可以断定在七天后、也就是六月十六日,将会是今年内最大的一次满月。

  所以它此次前来的目的,必定是为了去落玉湖望月。”是连幕顿了顿又道,“有了这条线索后,接下来的追踪果然简单了许多,甚至有好几次我都看到了缇兽。只是碍于它的能力,不敢轻易上前。因为一旦被它用结界困住,最好的下场也至少会疯掉。

  就这样,在遗物窟内各种动物的帮助下,我又先后走过了‘背水峰’和‘重瘴林’,且在‘半骨道’上救下了迷路的小猢狲,终于在七天后的那个晚上,来到了落玉湖西侧的断崖之下。

  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绝不会相信世界上竟会有如此美景。那一整片湖就像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石,在月光的照耀下,把四周的群山映衬得一片嫩绿,真真恍若幻境。

  就连一再小心的我,都忍不住冒着被缇发现的风险、将手伸出了藏身的礁石,在湖中舀了一捧水。

  那感觉特别神奇,就像是插入了一块豆腐,而捧在手里的时候,又与普通的湖水无异。

  呵呵,当我翻过手、我才终于知道了落玉二字的来历,那一捧湖水竟于半空化成了一颗颗滚圆的玉石,叮叮咚咚地落在了湖面之上,上下弹跳了数次才重新融进了水中。

  哎……

  也正是因为这一阵声响,惊跑了湖对岸正在观月的缇兽。而当我起身去追之时,才发现四周的气氛已有些不太对劲——原本平静无比的湖水突然间起了波澜,紧接着大地就开始震动,山林内的飞鸟走兽也纷纷惊惶逃窜,我一看大事不好,也顾不得再隐匿身形,立刻就唤出了‘朔风’带着我离开。

  可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们俩刚刚飞到那落玉湖的中央,水中就猛地蹿起了一条长约十余丈、宽约两三丈的扁嘴怪鱼,应该就是我父曾提到过的凶兽‘栖无’。

  眼看着我俩就要葬身鱼腹,朔风却狂吸了一口气、仿佛河豚般把自己胀大了数十倍。

  哎!它为了救我,竟用自己的身体去卡住了‘栖无’的巨口!

  ……

  然后……我们就一起……摔入了水中。”

  说到这儿时,是连幕已满脸悲容,过了一会,他才重拾心情继续讲道:“一开始,我以为这次我死定了。毕竟那时候我的修为才刚到‘真人’八界,掌握的术式也十分有而限,根本不足以对抗像‘栖无’这样的凶兽。更何况……这湖里还不只是它自己。

  ……

  我落水后没一会儿,便又从水底冒出了数十条模样相同、但体长却只有一丈的扁嘴怪鱼!而就在我已经绝望的时候,又忽被一巨石组成的大手给捞了起来。

  直到那时我才发现,原立于落玉湖西侧的断崖竟已化作了一尊身高三十丈的岩怪,它一边把我握在手心,一边又将那大大小小的怪鱼都重新跺回了湖底。

  ……

  在嘈杂的落水声中,那岩怪默默盯了我好一会儿,然后就把我轻轻地托了起来。而直到它把我托至在它的嘴边,我才终于明白了它的用意——是一个人,被那尊岩怪含在口中,受困于一块儿透明的石头里……”

  是连幕突然瞪大了眼睛:“我想起来了!他穿了件跟你一样奇怪的衣服!”

  杨雨寒闻言大奇,连忙打断他道:“什么样的衣服?!”

  “就是件……方方正正的……呃……怎么说呢?就是这样的。”是连幕实在是解释不清,于是便从手心变幻出缕缕青丝、逐渐凝结成了一件短袖衣裳。

  杨雨寒一瞧,竟发现那是件衬衣,不由得大吃了一惊:“你确定?”

  是连幕略带不满地说道:“那当然了!怎么你认识他?”

  杨雨寒摇头道:“光凭一件衣服我怎么知道。师父你看清他长什么模样了没?”

  “不是太清楚。”是连幕回忆道,“我只记得那是个壮年男子,短发,身形有些消瘦,其他的……已经是忘得差不多了。

  虽然他不能动,也一直是闭着眼,但我总感觉他想要告诉我点儿什么。可当我想要开口询问的时候,岩怪却突然地晃了一下,紧接着那湖中就又开始翻腾了起来,就像是又有什么更为厉害的东西要从这水底挣脱一般。

  而且那岩怪似乎也很惧怕这水中之物,接着就把我搁置在了落玉湖的南岸,并挥手示意我赶紧离开。但恰在这个时候,水中突然就翻出了一条比之前的‘栖无’还要宽上一倍的巨大鱼尾,直朝我横扫了过来!

  千钧一发之际,是蓝焰从口袋中跑了出来,把我一下子撞开了数米远,而它自己却因为躲闪不及、被那条鱼尾给划伤了脸,并且险些伤到它的第三只眼。

  后来,也是它在混乱当中将我背离了那里,不管血怎么流,它都忍着疼没有闭眼,一直到我们俩逃出半骨道。

  ……

  当我去检查它的伤口时……发现它的眼睛几乎已经被鲜血糊满。

  哎……我欠他们俩一条命啊。”

  “确实是不容易。”瞧着是连幕有些激动,杨雨寒便等他情绪稍稍平复后才接着问道:“那……那个人怎么样了?”

  是连幕答:“不知道。不过我离开前曾经看过一眼,那个岩怪正在以整个落玉湖为‘器’,使用着我从没见过的封印阵法。”

  “嗯……”杨雨寒点了点头,不禁暗下决心、一定要找机会去一趟落玉湖,想必那儿也将是解开他诸多疑惑的关键。不过他当然也知道,光凭他自己、在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去到那里。于是,他便又问向幕道,“那师父你为什么要捉这缇兽啊?”

  是连幕慨然说道:“因为我不服。”

  杨雨寒追问道:“怎么了?”

  是连幕顿了片刻,随之面带愠色道:“我是连一族……乃是众多拥有‘血继乱神’的宗族之一,身副‘乱兽神’,可以凭意念来驯服和操纵群兽。但是这种血脉又与‘血继怪力’不同——并不是所有的后人都一定会继承。只有我们家,从古至今所有的嫡长子全部都继承了‘乱兽神’,一直担负着领导和保护整个宗族的重任,直到我的出生。

  我没有‘乱兽神’。从我记事起,就一直被族人孤立着,除了是连全和是连吉他们两个,因为也没有人跟他们玩儿。

  这些其实对我来说都不算什么,真正最令我感到生气的、是父亲竟然也对我十分嫌弃,跟我从来就没个笑脸,不让我接触异兽,只叫我研习玄法,反倒是对是连华和是连宝他们俩百般疼爱。似乎所有人都觉得,没有‘乱兽神’就注定成不了大事。只有爷爷他老人家除外。

  可能是因为奶奶的缘故,他一直都鼓励我用自己的方式去跟动物们打交道。而且爷爷还不止一次地告诉过我,只有把动物当作为朋友来看待,它们才能够全心全意地帮助你。

  事实也的确如此,就像朔风跟蓝焰。我相信这里的很多动物也都是这样,因为如果有人想伤害它们,我也会为它们以命相搏。”

  杨雨寒听到这里,不禁微笑着说道:“所以……你为了证明自己,就想捉一个很难捉的给大家看看?”

  是连幕颔首道:“嗯,可我本来只是想捉一只仿虎来的,这也是我们是连族达到‘捕兽师’资格的基本标准。但之后、我在寻找仿虎的途中,又偶然发现了那只落单的缇兽,便决定试上一试。

  由于缇兽它系属幻兽,非但十分稀缺,而且是幻兽中极为厉害的物种,不仅能扰乱对方的思维,还能制造出极其强大的结界,在世上少有天敌。等这一次我将它带回村中,最起码也能获得个‘驯兽师’资格。”

  “那……”杨雨寒问道,“师父你所说的‘血继乱神’和‘血继怪力’又是怎么一回事?”

  是连幕抚摸着已然睡着的蓝焰,含笑对雨寒道:“呵呵,你的问题可真不少。那我就先从‘血继怪力’说起。我曾经听爷爷仔细讲过,这‘血继怪力’……一共是分为七种,凡继承此血脉者,皆天生筑有灵基,并能凭此感应到常人无法捉摸之事。

  擎天力感知力量,所以才力大无穷;洞察力感知规律,所以能发现弱点;拒绝力感知存在,所以能防御一切;如果力感知可能,所以能假设未来;得知力感知记忆,所以能捕捉过去;宫商力感知律动,所以能魅惑万物;而疾行力则感知速度,所以能日行万里。”

  听到这儿,杨雨寒不禁暗自忖道:这得知力怎么跟我的超能力差不多?难不成……那个世界中也存在这七种血脉?

  “而继承这七大血脉的家族里,又出过七位极其厉害的人物,史称‘怪力圣君’。”是连幕继续说着,“在将近两千年前……他们也曾率领族人为整个华夏的统一立下了赫赫战功。”他顿了顿又道,“现在咱们再来说这‘血继乱神’,据说这‘乱神’血脉是出自于七大‘怪力’,但此事究竟真实与否……世人也根本无从考究。尤其是天下尚有很多的‘血继乱神’并不为世人所熟知,我现在了解到的除了我是连一族的‘乱兽神’,就还有‘乱界神’、‘乱形神’、‘乱术神’、‘乱天神’、‘乱见神’、‘窃闻神’、‘窃心神’、‘窥视神’几种。其能力也尽都繁复不一,在这里我就不一一赘述了。”

  “我的天……”杨雨寒越听就越觉得精彩,不由得惊叹道,“真是太厉害了!”

  “嘿嘿,好了,咱们也聊了半天了。为师先带你继续转转吧。”是连幕说完,便带着杨雨寒继续向林中走去,怀里扔抱着蓝焰,独留那几只刚刚返巢的青耕鸟于枝头翘首,看着他二人在树影间渐去渐远。

  “嗒!”

  一只形似鳐鱼、且骨骼黝黑的一尺怪虫“吱吱”着飘飞而来,却陡被那鸟中个头最大的一只弹舌粘了个正着。可不料长舌刚刚扯回,那怪虫就变得跟那只青耕鸟一般模样,直吓得那它惊叫连连、差一点翻出鸟巢。

第四章 往事引新问 乃知有乱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