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山脚观困兽 御兔往莫关

  沿着山径走了没一会儿,二人就来至在一处较为平缓的地带,前方不远处是一块直径一公里左右的圆形区域,其间长满了及膝的青草,四周环列着一圈大小差异极巨的灰黑色木笼,许多模样奇特的怪、兽、禽、虫正于笼中安静地休憩着,姿态万千。

  “喏。”是连幕朝那边略一昂首,随即轻声说道,“这儿就是我说的困兽场之一,里边的大部分木笼都被打开了,只有极少数太过凶猛的动物我没敢放,得等到以后混熟了再说。

  再就是有一件事我老是闹不清楚——它们为啥总喜欢回来睡觉,而且即使出去了也不喜欢溜达太远。”

  “这是因为它们被体制化了。”杨雨寒看了幕一眼,继而又望向前方——那些木笼大的能有个十几米,小的却不到一米。似乎是缺少树木的关系,笼边并没有那些散发着白华的蘑菇状怪虫,单凭着月光,他也只能够瞧见那些动物模糊的轮廓。

  一旁的是连幕刚好将蓝焰放在了左侧的草地里,闻听此言,不禁好奇地问道:“啥叫体制化?”

  杨雨寒笑答:“简单点儿来说,就是它们已经习惯了,反而适应不了外边的生活。”

  “你快得了吧。”是连幕撇了撇嘴,一副不相信的模样,“谁还会讨厌自由。”

  杨雨寒笑着摇了摇头:“呵呵呵……等师父您长大了,自然会明白的。”

  “没大没小……”是连幕听了,先是白了他一眼,然后又指了指道路的左侧:“咱们往那边走吧,去看看缇兽怎么样了。”

  杨雨寒颔首同意。然而就在这时,他忽地瞥见有两团橙光从山中左蹦右跳着飞速蹿将了下来。

  杨雨寒定睛一看,原来是两只毛色黄白相间、足足有一人多高的大兔子,足掌肥厚,一对宽阔的巨耳几乎要耷拉到地上,额前各生了根两尺多长的肉须,向前方弯垂着,顶端略略鼓起一个大包,散发着温和的橙光。

  是连幕见了,连忙迎上前去,微笑着小声说道:“你们俩来的正好,走,带我们去一趟‘莫关’。”

  那两只巨兔先是将脑袋凑到了幕的手边温顺地蹭了一蹭,然后才颠儿颠儿地分开至二人近前、乖乖伏在了地上。一对簇状的短尾快速地晃动了数下,登发出“沙沙”的声响。

  “走。”是连幕一边骑上巨兔,一边示意杨雨寒一起。

  杨雨寒点点头,心里既兴奋、又有点儿小紧张,于是就一脸新奇地模仿着他的动作,小心翼翼地骑了上去。

  是连幕一声令下,那一对奇兽便载着二人“嗖”地弹射而出!蹑影追风般地在林中放足疾驰!

  ……

  而就在他们离去的同时,位于困兽场的正中央,一条“藏獒”慵懒地趴在距地面两米左右的半空里。突然间、它泛白的鼻翼倏忽抽动了数下,紧接着又猛地抬起了头,吃惊地望着他二人刚才站立过的地方。

  良久。

  ……

  “慢点、慢点……”那怪兔刚跑了没几步,其背上的杨雨寒就已紧张得快要透不过气,之前的兴奋感也早已经荡然无存。他从小就对速度和高度十分敏感,一直都没法坐大摆锤和过山车等游乐设施。如今他坐在这巨兔上,竟比那些个都还要恐怖——毕竟现在他只能靠双手勉力维持着不让自己掉下来,其它一丁点儿的防护也没有。

  可就在他想招呼是连幕、让他停下来的时候,二人的面前却又突然出现了一条一首两身、长约二十几米的黑色巨蛇,盘踞在数棵高大的杨树之间,十分骇人。

  见此情形,是连幕所骑的那只怪兔随之将身子一横,自大蛇分叉的腹底一溜烟儿侧滑了过去。其头顶的“灯须”照耀在它油光可鉴的鳞片上,顿时折射出两道无比绚丽的光晕。

  而载着杨雨寒的这只则猛地向下一蹲、旋即飞也似地跳向了空中,一对肥厚的脚掌忽又在大蛇高擎的脑袋上轻轻踩了一下,再次弹出了老远。

  ……

  这一跳,可害苦了本就已心惊胆战的雨寒。此时的他虽然早早闭起了双眼,但还是害怕得几欲晕厥,一颗心直仿佛正被人紧紧地攥在手心里、几乎要心跳消无。

  ……

  “咚。”

  兔子盈落在地,杨雨寒也终得以喘上了一口气。借此空隙,他忙对着是连幕大喊道:“停!停停停停……师父,我……我不行了。”

  是连幕一边拍拍兔颈令其脚步放缓,一边回头瞧了他一眼:“怎么了?”

  杨雨寒见身下的巨兔慢慢停了下来,赶紧连滚带爬地翻落了兔背,然后又忍不住跪倒在一旁干呕了数声。

  而那只巨兔也由于被蹭的到处是汗,此时经风一吹,不禁打了个冷颤。

  “你这是咋了?”是连幕匆匆走到他身边,关心地问道。

  杨雨寒艰难地摆了摆手,刚要开口回答、却又感一股子烦闷涌上喉头,遂再次扶着旁边的一棵杨树、剧烈地呕吐了起来。

  是连幕心念一动,大体也猜到了原因,于是便笑着拍了拍他的后背道:“呵呵,你可真完蛋。”

  “呼……”杨雨寒稍感轻快了一点,接着就依着树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也是恐高没办法……”

  “恐高?就是怕高啊?”是连幕问道。

  杨雨寒呲牙咧嘴地点了点头:“嗯。呃……师父,咱还有多远才能到?不行咱走着去吧。”

  是连幕看了看前方:“快了。等我让大小祸慢点儿走,再有个半盏茶的功夫就到了。”

  “大小货?”杨雨寒又大喘了几口气,问道,“什么大小货?”

  “就是它们两个。”是连幕伸出左手指了指那两只头顶黄灯的兔子道,“我爷爷给起的名字,因为它们俩从小就形影不离,所以爷爷就借用‘祸不单行’的古语……给它俩起名叫大祸、小祸。”

  “哦……这么个大小祸啊。”杨雨寒恍然大悟道。

  “嗯。”是连幕静静地待了一会儿,直到他脸色好了许多,才朝他询问道:“怎么样?好点儿了吧?咱们接着走吧?”

  杨雨寒颔首应道:“嗯,好点儿了。走。”说完,他便强努着站起身来,由是连幕扶着、重新坐回在巨兔背上。

  ……

  又走了没多久,二人就来到了一座大山山底的一对石碑前。石碑高两米、宽六十公分,从右至左各镌着两列碑文:

  莫笑高山无凤会

  关藏桎梏难争鸣

  字迹遒劲有力、朴茂工稳,十分赏心悦目。

  “无影,我们来了。”是连幕方下兔背,就环视着四周唤道。

  杨雨寒随其翻下,好奇地向四处张望着,想看看“无影”到底长什么模样。

  不一会儿,即见那石碑右侧的草地竟凭空拨向了两边,在窸窣了片刻之后,一面部尽是白骨的灰熊才渐渐显露了身影,一边人立着用右掌扶住碑石,一边蹑手蹑脚地朝二人走了过来。

  杨雨寒目不转睛地瞧着它,着实很羡慕这怪熊的能力。而走到近前的无影也就着小祸头顶的橙光,发现了他正在盯着自己,不由得有些害羞,忙再次隐去了身形。

  是连幕的话本已到了嘴边,可是这样一来,他又只好生生地憋了回去,反冲着杨雨寒小声地斥责道:“你别盯着它看,它见了生人光害羞。”

  “哦,呵呵……”杨雨寒闻言,忙含笑看向一旁。是连幕遂朝那青草塌陷的地方柔声说道:“好了无影,你可以出来啦,他现在不看你了。”

  那怪熊这才重新现出了身来,但看模样却还是有些拘谨。

  “你啊你……也就在生人跟前能老实一会儿。”是连幕无奈地笑道,“说说吧,你把缇兽弄哪儿去了?”

  怪熊随即指了指那两块石碑,一边低吼了几声,像是说缇兽就在那里。

  “你怎么把它到关这儿了?!”是连幕急道,“就算他不听话,也就弄到石牢里就行了。”

  怪熊听了,似乎颇为不服,虽然面部是一块白骨、瞧不出什么表情,但架不住它把脑袋别向了一边,还斜着眼瞧起了是连幕。

  是连幕望见状,不禁大踏步走到了它的面前,大怒道:“怎么了?!说说你就不愿听!我说错了么?!你把缇关这里你让我怎么弄?!”

  “哼。”怪熊冷哼一声,竟抱起手一屁股坐了下去,登发出“嘣”的一声闷响。

  “哎?!呀?!”是连幕顿时火冒三丈,“你行!那我也不管了!你把这莫关给我打开!我非把它救出来不可!”

  怪熊瞧了瞧他,接着就白了他一眼,而且还伴随着又一声冷哼,直恨得是连幕在一旁是咬牙切齿:“好、好、好!你给我记着。”说完他便走向了石碑,“你以为我不知道怎么开这个莫关,呵!那一顿打我可不是白挨得!”

  怪熊一听,立刻朝是连幕望了过去,看他的架势并不是要作假,于是它赶紧用右掌拍在了地面上,五根十公分粗细的青藤随之自掌底蜿蜒而出,须臾在幕的四周结成了一圈密集的屏障!

第五章 山脚观困兽 御兔往莫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