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寒风催凉雨 云起遮月无

  眼看着雨落得越来越密,风神和他们四人随即各自于周围张开气场,将雨点尽数阻隔在了身外。

  紧接着,杨雨寒又急忙催动着海水赶至在浮羽旁边,用左手喷射的真气在其头顶形成了一层伞状的屏障。

  浮羽感激地望了他一眼,而千帆舞则默默来到了浮羽左侧,又用右手操纵长风挡在了它的斜上方。

  杨雨寒遂向千帆舞点了点头,谢谢她弥补自己的疏漏。

  就在这时,二人身后倏忽传来了是连幕的声音:“徒弟、徒弟,你把我也往前挪一挪,我有话问你。”

  杨雨寒于是又将他推到了自己的身旁,说:“怎么了?”

  是连幕顿了顿问道:“我看你学采气之法的时候能够感知到风气,怎么现在不用了?”

  杨雨寒淡淡地说:“偷袭我们的那个人封住了我的玄灵,我已经感知不到风气了。”

  “啊?”是连幕惊讶道,“那还真不好办。”

  杨雨寒却依旧十分冷静:“怎么个不好办法?”

  是连幕瞧向他说:“首先,懂得这封灵术的人本就不多,一是此术不太实用,二是在施展此术时……需要将分寸拿捏的十分精准,否则重一点就会伤人,轻一点却会无功,所以愿学此术的人也就越来越少;其次是各种玄术的封灵方法和每个人的习惯又截然不同,而若想将此术解除,则必须请来能感知同类灵气之人,将封灵人注入的真气按照其原路引出,且一旦稍有差错,便会前功尽弃,甚至还可能损伤被封者的经脉。

  所以……还得要那封灵人来做才最为稳妥。”

  杨雨寒微微颔首:“嗯。我知道此事不会容易。否则他也不会跟我这儿废这个劲。”

  “唔……”是连幕对他的沉着着实有些诧异,但他又不好多说些什么,于是便又问道:“那……你一共能感知到几种灵气?”

  杨雨寒答道:“现在除了风,其他的都能感知到,只不过有强有弱。”

  “全部?!”是连幕闻言再一次惊讶不已,“不会吧?!”千帆舞和连晓雾亦纷纷诧异地向他看去。

  杨雨寒点了点头,然后就昂首望向阴云密布的夜空,一边抬起了右手:“要打雷了。”

  他的话音刚落,便真的有一道闪电于云层中迅疾划过,且又在即将消遁时蓦地向下一弯,恍如天神飞掷的一柄战戟,直朝着众人骤然殛来!

  ……

  哎……

  虽见这闪电愈来愈近,众人却丝毫没有惊慌,只是被其散发的耀眼白光刺得闭上了眼。

  然后。

  果真就听到雨寒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

  众人睁开双眼,顿时便纷纷忍俊不禁——此时杨雨寒的全身上下都冒着青烟,一张大黑脸、顶着头十分挺拔的短发,身上的衣裳也已是捉襟见肘,而他其余裸露的地方亦大多是一片焦黑,瞧起来滑稽异常。

  “哈哈哈哈……”是连幕大笑道,“你这是什么招数?引火上身么?哈哈哈……”

  “轰隆隆……”

  这一声惊雷虽振聋发聩,却没能压过他放肆的笑声。

  杨雨寒十分尴尬地看了看众人,接着又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不应该啊……”

  千帆舞不好意思地瞥向别处,一面微笑着说:“你现在初学玄法不久,接受灵气的速度还不足以吸收雷电。”

  “呃……这就太尴尬了……”杨雨寒摸了摸鼻子,然后对是连幕说道,“师父,你能用木术给我做一件这里的衣服么?”

  笑得上气接不下气的是连幕使劲儿点了点头,随之就在他身上编了件紧身麻服。

  “笑什么笑。”杨雨寒先是在手心凝结出清水捋了捋头发、又洗了把脸,然后便一边将身上的破布条撕掉,一边又白了幕一眼,可是就在此时,他突然又灵光一现,于是忙向着幕说道,“哎师父,你何不用木术给自己做一条胳膊?”

  是连幕听得一愣,然后才恍然大悟道:“对啊!”说完他就催动玄灵,从右肩的断口处催生出一枝粗木,继而又化出无数青藤缠绕其上,俄顷便化作原来手臂的模样,只不过是青色的。

  杨雨寒关心地问道:“怎么样啊师父?”

  是连幕一边颔首,一边尝试着动了动右臂:“还真行。就是有一点太耗灵气。不过这已经很好了。谢了啊徒弟。”

  杨雨寒轻轻摆了摆手:“你跟我客气啥。其实你最该感谢的是两位姑娘。是她们从那人的手中救了我们俩,而且因为你,她们的同伴全部都战死了。”

  是连幕疑问道:“因为我?”

  杨雨寒点了一下头,解释说:“嗯,我问过那个人为什么要偷袭我等。那人回答说是为了你手中的宝物——遗物窟。”

  是连幕看了看杨雨寒腰间的口袋,然后又面向千、连抱拳拱手道:“多谢。”

  杨雨寒见状,随即将遗物窟完璧归赵,而千、连二人则颔首应下,脸上微带着一丝愁容:“既然公子都肯帮助我们救回同伴了,我们这么做也是应该的。”

  是连幕点头回应,继而又问道:“你和父亲谈得怎么样了。”

  千帆舞说:“我们已经谈妥了。我已将是连族二当家企图叛乱的事告诉了令尊,而令尊也答应只要将你带回是连村,就会放了我们的同伴。”

  是连幕惊诧道:“这关我叔父什么事?!他什么时候企图叛乱了?!”

  “他是你的叔父么?”千帆舞这才反应过来是自己说漏了嘴,却还是淡定地说了下去,“其实这一切本来就是他策划的,是他让我们潜伏在这片海域中等你回来,然后再把你绑了,以此来要挟令尊让出族长之位,并答应只要帮他做了族长,他便会放了我的爹娘和同伴们。”她顿了顿又道,“但是……我在听到公子愿施以援手以后便改了主意,所以才决定将此事告诉令尊。”

  是连幕则是一脸的不相信:“不可能!叔父他不可能害我!”

  千帆舞颇为无奈,于是回头看向了前方:“信不信由你。但他确实也嘱咐过不要伤你性命。”

  连晓雾也随声附和道:“姐姐说的是真的。”

  是连幕却依旧油盐不进:“我不信。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信。”

  千帆舞见此情形,索性就没再搭理他,只留下是连幕独自地生着闷气。而杨雨寒也一直没有插嘴,他知道对幕这么大的孩子说什么都无济于事。

  ……

  就在大家尽皆沉默的时候,又一道闪电划破了夜空,陡将这漆黑的天地映照得有如白昼。

  杨雨寒不禁一惊,下意识地矮了矮身子,也因此放松了左手喷射的真气——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在海上经历雷雨,四下里没一点遮挡,而且他还刚刚遭了雷劈,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千帆舞笑了笑,然后将浮羽上方的风穹延展开来,片刻便把大家全部都护在了其中。

第二十章 寒风催凉雨 云起遮月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