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愿等百年后 于穴共同居

  是连幕稍一愣神便连忙收回了手,但显然为时已晚——老翁已绕过桌子来到了他的身旁,微颤着手将他的护手拆掉,挽起了他的衣袖:“幕儿……你……”

  是连幕见事已至此,只好先宽慰他道:“没事啊爷爷,我就是在回来的路上遭到了歹人偷袭,也就是断了一条胳膊,我现在这样也挺好,什么都不耽误,而且那人也已经被杨兄和千、连两位姑娘给杀了,也算是替我报了仇了。”

  老翁看着自己的孙儿,既是心疼他的伤口,又心疼他的懂事,不由得慨叹一声道:“哎,我幕儿真的是长大啦……”

  “爷爷……”是连幕强努着笑颜道,“叔父他们现在怎么样啦?”

  老翁顿了顿说:“你父亲这次做的还不算过分,仅是将他们关押在了地牢里,并且只要是叔父答应不再造反,他便会把所有人都放出来。”

  是连幕急忙说“昨天晚上父亲他已经把九爷爷的事情都告诉我了,我觉得九爷爷也不是故意的,您能不能去劝劝父亲把九爷爷给放了,那叔父也就不会再想着造反的事了。”

  老翁闻言一愣,接着又怅然道:“哎,当年我也是一时糊涂,如今一把年纪了也还是没有你想得明白。你父亲现在在哪?咱爷俩现在就去找他。”他虽是这样说,但一旁的杨雨寒却瞧得出老人心中的挣扎,他怎么能不恨?毕竟是是连九害死了他的爱人,否则他当年也不会默许小幕的父亲将其关押。而现在……也许他已将此事慢慢释然,也许他只是为了给子孙做一个榜样,可能他知道生活在悔恨中的滋味并不好受吧。

  “好,咱们走吧。”尚不知愁的是连幕听了,顿时喜出望外道,“父亲他这会儿应该回家啦。”

  老翁点了点头,于是便带着二人一起向院外走去,临行之前……他又默默地看了那棵无花果树好一会儿,不禁想起了当年第一次见到那只小莹雀时,她惊慌失措的神情;想起了自己给她疗伤时,她强挨着疼痛的坚忍;想起了她伤好之后又天天缠着自己,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想起了新婚当天的那个夜里,她躲在盖头之下的一脸娇羞:想起了她总爱吃这树上的果子,从来不分给自己……

  往事历历在目,多少年他都不敢去触碰的这些记忆……如今一股脑全涌了上来——虽然她只是一只莹雀,但却教会了自己很多东西,而在她走后……一向怕黑的自己却总是希望她能够化成鬼魂,回来看一看自己。

  莹儿,今年的无花果又快熟啦……

  你快回家吧……行吗?

  以前你没跟我过上好日子,如今家里也有钱啦,小幕儿也长大啦。

  ……

  我这个糟老头子啊……一直都很想你……

  或许是因为老人卸下了防备,隔着他还有些距离的杨雨寒,竟能够清楚的感知到他的悲伤和那一段段美好的记忆,不由得鼻子一酸,流下了两行泪来。

  待汝去时,鬼神无惧;待汝去时,盼汝早归;

  化鬼归时,吾盼吾期;化神归时,吾盼吾期;

  盼期化思,吾亦涕零;盼思化梦,吾亦涕零;

  日出涕零,慨叹空床;日落涕零,慨叹空房;

  空床空房,只盼汝归;祈汝早归,乞汝晚归;

  时日短兮,吾心有愧;定有来生,再做夫妻;

  时日短兮,吾心有愧;百年之后,于穴同居。

  ……

  待三人回到是连幕家的时候,发现他的父亲果然已归,正在和千、连两位姑娘交谈着什么。瞧见老翁前来,他便又连忙上的前来,毕恭毕敬地揖礼道:“父亲。”

  老翁点了点头,然后就信步走入正厅,先是对妇人和千、连二人回了回礼,然后就径自坐在了左首的太师椅上:“姬儿,你暂且退下,我与他有事要谈。”

  “唔。”妇人施礼应下,接着便躬身退出了正厅。

  “是连永。”老翁又瞧向那男子道,“你过来。”

  是连永随即颔首:“父亲。”

  老翁将手中的竹杖换了换位置:“你去把你叔父放了吧。”

  是连永顿时愣住,半晌也没说话。

  老翁见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哎……你叔父……当年也不是有意,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你也应该将那事放下了。”

  是连永只半低着头,依旧沉默不语。

  老翁将竹杖一点,语重心长地说:“快去……只要你将你叔父放了,是连和自然也就不会再难为你,那这件事情……也就会过去。”

  是连永又等了半晌才恻然道:“若您只是为此事而来,那就请您回去吧。”

  “……”老翁也颇为无奈,“永儿,为父也知道你的苦衷,但你叔父他们家已经为此付出了这么多的代价,甚至你的叔母在得知他出事的消息后……没几年就病死了。杀人不过头点地,何况你叔父从一开始就对此十分抱愧,否则凭他的修为岂会被你给轻易降住,而且这么多年他都一直甘心待在那地牢里,并没有多说什么。如果你母亲泉下有知,她一定也不想看到你这么做。”

  是连永听了,果然语气见缓:“如果能让这一切重来,我宁愿把自己关在那地牢里。”

  “哎。”老翁惘然道,“为父又何尝不这样想,但毕竟覆水难收,你去把老九放出来吧,也好让他戴罪立功、看看他能不能将幕儿的臂伤医好。”

  是连永顿时一惊,继而向小幕望去,这才又回想起他从昨天夜里就一直都藏着右手,不禁有些着急:“幕儿,你爷爷说的臂伤是怎么回事?”

  是连幕一边躲,一边背着手道:“没事,就是昨天我们遭到了偷袭,趁我不备砍断了我的右臂,但那人已经死了,是杨兄和两位姑娘替我报了仇。”

  是连永一听,旋即强作镇定地朝雨寒问道:“贤侄,你可知那人是何身份?”

  杨雨寒连忙答道:“小侄曾问过他,但那人至死也不肯说出他的姓名。”而一旁的千、连二人虽知道那人没死,但为了让是连永能专心地救出自己的族人,也一直未吐露实情。

  “唔……”是连永沉吟了片刻,“那就请诸位在此稍等,我先带幕儿前去地牢,若是他能将幕儿的手臂医好,我就将他放出来。”

  杨雨寒等人纷纷颔首,而老翁则起身道:“老朽也一同前去。”

  是连永只好应下,于是他三人便告别了杨雨寒一行,离开了正厅。

第三十六章 愿等百年后 于穴共同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