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九屋藏深峪 女去留空宅

  那祖孙三人走后,是连幕的母亲便又回到了正厅,扯着杨雨寒和千、连两位姑娘嘘寒问暖,十分热情窝心。

  一阵寒暄过后,杨雨寒一行便又拜别了妇人,各自回到了房中——其实他本打算四处逛逛,但在刚才与是连永谈起那位杀手的时候,倏忽又想起那人交给自己的木牌……可能是遭雷劈时和锦囊一起掉了出去,所以他得赶紧去问问风神,是不是被他给捡到了。

  果不其然,当他进入奇物岭、向风神询问起此物的时候,风神就从它之前呆过的枫树冠中将其衔了过来。

  淙淙的流水声中。

  杨雨寒看着手中的这一块小小木牌,一边摩挲,一边盘算起下一步的打算:我现在已经了解了这个世界的基本情况,但目前还有三件事要弄个明白。

  第一件,是要问一问李氏的老公苍吴是什么来历,看看她们遭遇的事情是否与三年前的战乱相互吻合;

  第二件事,是要去落玉湖搞清楚那石中之人是怎么一回事,虽然听小幕的爷爷说,栖无现在能动摇封印的原因是因为那人没有法力,但是同样的,第一次被封印其中的那个异人也应该没有法力,那之前怎么就没事?而且那个人去了哪里?他那时肯定没死,这一点从小幕的经历就可以得出。因为如果那封印真的是靠吸食人的气血来维持效力,那在三个月前将小幕救出的那个异人就不会出现,因为现在也已经又隔了四十年,他也不会活着。而除了这些疑点以外,我还需要弄明白他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再就是第三件事,我还得以回风庭为切入点,更多地打探有关“破碎虚空”的消息,是连村这里是没啥信儿了,我现在只能先依靠江湖中的势力来寻找,然后再慢慢接触官府的人,虽然这么强大的法术……这里的人肯定没有放弃过寻找,而且到现在都没能找到、就足以说明此事的困难程度超乎想象,但即使这样我也不能放弃,因为我一旦放弃了就更不用想着回去了。

  嗯……还有第四件事,既然要依靠江湖中的势力来寻找“破碎虚空”,那就得再去提前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江湖中都存在着那些势力,之前在是连幕的爷爷那聊得太多也没好意思再问,那等一会儿出去以后,我还得再问问是连幕的父亲。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也变得坚定了起来,于是杨雨寒便骑上风神,继续向那片山岭中探索。

  ……

  山峦雄伟,风满谷涧,飘荡着清新的味道。

  那一人一獒似是无翼的大鸟,快速地飞翔在这绝美的风景中。学得玄术的杨雨寒此时已越来越习惯速度所带来的压力,反而还有些喜欢,他也迫切地想让来自回风庭的那个杀手为他解除封灵,再次能御风而行。

  哎……

  杨雨寒轻轻地叹了一声,虽然他能够感知到所有的灵气,但却只是从晓雾的记忆里学会了有关风术的许多招式,还没来得及大显身手就被瞬间“打回了原形”,实在是心有不甘。

  而且他现在灵气的贮存量太小,遂十分苦恼到底要主修哪一门玄术,毕竟越是强大的招式、瞬间消耗的灵气就越多,而汲取灵气的速度又直接关系到施展法术的频率,所以在找到‘破碎虚空’以前,他还得尽快地提升修为。

  诶?

  杨雨寒突然又想到了一点:既然在我们的世界里偶尔会出现时空裂缝,比如著名的百慕大魔鬼三角洲,比如美国新奥尔良凭空消失的踢球少年,比如一九一五年英国士兵集体消失的事件,甚至有可能失联的马航乘客也都平安无事,只是通过时空裂缝来到了这里,那这个世界会不会也出现这种现象?

  并且就算我能够有幸碰见,也得想办法避免像四位怪力圣君那样,穿越到错误的年代。

  ……

  “汪。”

  风神的叫声陡将他的思绪拉回,这时杨雨寒才发现,透过远处、两面万仞绝壁夹起的峡口,隐约可见在里边的空地上、有一处古怪的宅院,想必这就是李氏母女的所在,于是他赶忙催促道:“走,咱们过去看看。”

  风神随即应下,载着他径直向山峪飞去。

  ……

  这一段山峪大概有两三里长、一丈多宽,两侧的绝壁如鬼斧劈作、高不见顶,光秃秃的表面、间或点缀了几处蕨草,虽添了几分绿意,却也破坏了那一番别样的平静。

  山峪的底端依旧是那条长河,只是于此处收紧了许多,一直保持至那座古怪宅院的右侧,然后又向内一弯隐在了其后,似是在故意躲避着宅子。

  为了不显得太过唐突,杨雨寒有意令风神往高处飞起,一是为了暴露自己,好让那母女早早的发现,也是为了能够全面地看一看那一座宅院的造型——之所以说它古怪,是因它既不像我们常见的那种四方宅院,也不像福建的那种圆形土楼,而是由九个巨大的斜顶木屋环抱而成,斜顶内高外低,大概是不想让雨水反入院里。

  “还是下去吧。”在升到高空以后,他才发现自己依旧恐高的厉害,所以杨雨寒忙按动獒颈、闭着眼降落在了地表。

  “嗒、嗒嗒。”

  他敲了敲门,等了半天却无人响应。

  “嗒、嗒嗒。李姑娘——你在家吗?”

  院内依旧是一片沉寂。

  “人呢?”

  杨雨寒自言自语着,一边后退了几步,一边昂着头向院内张望:“有人在家吗?李姑娘——柳儿——狴犴——有人在吗?”

  “怎么回事?”他一看还没动静,于是便试着操控脚下的土地,一边托着自己,一边围着那一座宅院慢慢绕行。

  哎?

  在行至后方的一栋木屋时,杨雨寒竟见那屋门是虚掩着的,于是他连忙走上前去、粗略地朝里面张望了一番后,接着就步入了其中。

  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遍布爪痕齿印的石台横在地上,他在仔细查看了一番后,猜到那仅仅是因为神兽年幼时、经常拿石台磨牙所导致的,所以杨雨寒便放下心来,继续越过屋子的后门来到了内院。

  内院的外围是一圈宽近两尺的九边形阳沟,沟上均匀地架了九块石桥,连接着木屋和里边。内院的正中是一栋精致民居,正屋前突一丈,偏房分布两端,折角青石铺就的空地间各长了一棵高大槐树,枝头白花团簇,散发着沁人的香味。

  杨雨寒又进得房中到处看了一遍,家具都在,只是衣物尽皆不见。而且这整个宅院都极为干净,东西也摆放的规整,只有数片花瓣散落在地,说明那李氏刚走不久,并且还十分勤快。

  这真是奇了怪了……她们到底去哪了呢?

第三十七章 九屋藏深峪 女去留空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