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叨问列山芷 取来试仙石

  杨雨寒刚一转过村子的拐角,就看到列山芷正从那院门走出,略带焦急地左右张望了一番。

  瞧见雨寒之后,她这才神色稍缓,快步走上了前来:“贤侄,你刚才去哪里了?”

  杨雨寒忙宽慰她道:“我刚才闲着没事就在村子里转了一圈。”

  “嗨!”列山芷闻言,笑着说,“你走的时候叔母也没注意,方才这是想给你送点水果,喊了几声都没动静,后来一开门……发现你不见了,在院子里找了两圈也没你人影,出去问村里的侦查也都说没见到,这把我给吓得,这不我刚从院子里又找了一圈才刚刚出来。”

  杨雨寒听出她也未曾见过旁人,随即又卑陬道:“此事都怪小侄,我出去的时候也没跟您打一声招呼,还害得您担惊受怕,实在是该死。”

  “没事没事,贤侄没事就好。”列山芷宽慰他道,“叔母也是个坐不住的脾气,听风就是雨。”

  杨雨寒颇为感动:“叔母您千万别这么说,小侄能得到叔父叔母两位长辈的关心,实在是受宠若惊。”

  “呵呵呵……你这孩子,真的是招人喜欢。”列山芷瞧他言辞如此得当,不禁高兴地抓起了雨寒的手腕说,“也别在外边站着了,走,咱们回家再说。”

  “嗯。”杨雨寒笑着应下,遂随她一起回到了正厅。见千、连二人不在,便又朝妇人问道,“叔母,两位姑娘呢?”

  列山芷一边将果盘放置在他手边,一边回答道:“她们可能是昨夜睡的太晚,又为了保护我家幕儿累乏了身子,刚才去房中补觉还没起呢。毕竟是年轻人,觉多,让她们多睡会儿吧,等到了晌午我再喊她们起来用饭。”

  杨雨寒点了点头,先是请妇人同坐,继而又话锋一转说:“对了叔母,咱们是连村的人既然都主修木术,那怎么村中的楼阁还需要找别人来做?”

  列山芷笑言:“贤侄有所不知。就算是同修木术,这其中也不尽相同,而且多数与人的性情有关,粗犷之人净爱习些个大开大合的招式,细腻之人则自然喜欢那精巧之术,好战激进者爱逞勇斗狠,也可货卖四宫,也可创门立派;而平静安闲者呢……钻研个稳当营生、或是简简单单地过个小日子也不错。”言至此间,她顿了顿又道,“像咱们这里的楼阁宅院,便在那莱州城也见不得,非心灵手巧的匠人不可为之,而这村中,包括你的叔父,都是些大老粗,这个活可做不得的。”

  “哦。”杨雨寒恍然颔首,接着又问道,“那叔母您的修为也很高了吧。”这话虽接的唐突,但却是为了下文做一做铺垫。

  列山芷闻言,登时笑逐颜开:“贤侄净会说笑,我只是个蠢笨妇人,平日里也就能做些个收拾家务、洗衣做饭的活儿,哪会学什么玄法。”

  杨雨寒慌忙赔笑:“那也不错。叔母为家操劳,也是功不可没。”

  列山芷听得十分受用:“呵呵呵……哎呀,要是我家幕儿有你一半懂事,叔母我也就知足了。”

  杨雨寒应道:“叔母过奖了,小幕年岁尚小,但十分聪明进取,相信假以时日……定将成人中之龙。”

  列山芷笑着叹了一口气:“哎,但愿吧。”

  “您放心吧。”杨雨寒趁此时机,终于将话题拽回,“对了叔母,您可知这里的修为高低是如何判定的?除了让高手感知以外……还有没有什么更为直接的办法。”

  “唔。”列山芷解释说,“一种是通过施展玄术,根据玄术的等级来反推自己的修为;另一种是当年华夏帝国的玄林官,怀亭序、怀大人制作的一种试仙石,如今也比较普遍,只要将手放在那试仙石上,其中蕴藏的法阵便会自行发动,显示出你的修为。”

  杨雨寒听了,旋即追问道:“您这有吗?”

  列山芷起身说:“有,你叔父的书房就有一块,我这就给你拿去。”

  杨雨寒赶忙起身:“那就有劳叔母了。”

  “没事,你先坐。”列山芷一边笑,一边快步地走出厅堂,没一会儿,她就端着一木奁走了进来,放在了板壁前的四仙桌上,“来,贤侄,过来试一试。”说着,便取下了奁盖。

  杨雨寒依言而动,好奇地凑了过去,遂见其中置着一深灰色小球,在列山芷的催促下,他便将手指轻轻抵在了球壁之上。

  ……

  光。

  他的指尖倏忽亮起,一道青光转眼便从其触碰的位置游走出一幅奇怪图案。

  “好了。”列山芷说道,“松开手吧。”

  杨雨寒点了点头,接着撤回了手臂,那一幅古怪图案蓦地展开至半空,又在打乱后重新组成了六个字——地境真人一界。

  “呃……”

  他不禁有些窘迫,实在没想到自己的修为竟然会这么低。而一旁的列山芷也看出了他的想法,遂说道:“贤侄虽身负血继怪力,在大部分情况下较之常人要方便许多,但这学习玄法一事,容不得半点投机取巧。你毕竟是刚刚接触,仅为真人一界也实属正常。”

  杨雨寒点了点头:“嗯,小侄明白。”他也知道是自己想多了。

  “贤侄莫要气馁。”列山芷一边小心地将木奁盖好,一边说,“只要你勤学苦练,再并上得知力的加持,相信你的进步也要比常人快上许多。”

  杨雨寒肃然道:“嗯,小侄谨遵叔母教诲。”

  列山芷欣慰地颔了颔首:“好了,你再坐一会儿吧。快到晌午了,我去后厨……给你们做一些我的拿手好菜。”

  杨雨寒随她跟出一步:“我去搭把手吧。”

  “呵呵。”列山芷微笑道,“哪能叫你去啊,这炒菜做饭都是我们女人做的活,不用,你能有这份心叔母就已经很高兴了。”

  杨雨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就劳烦叔母了。”

  “好了好了,贤侄就不要再客气了。”列山芷端着那木奁说,“你的事我都从你叔父那里听说了,也怪可怜的,你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有什么事儿……就给我们两个说,你别看你叔父一天到晚木木愣愣的,其实也是个软心肠。”

  杨雨寒听得是热泪盈眶:“两位长辈的恩德,小侄铭感五内。”

  “好了好了,这都不算什么。就是……”列山芷本想说就是同为父母她也知道,雨寒的爹娘此时也肯定心急如焚,但又怕勾起雨寒的心事,只得欲言又止,“算啦,也不提那些伤心事了,你坐着吧,饭菜一会儿就得。”说完,她便慨叹了一声,走了。

第四十章 叨问列山芷 取来试仙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