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环木拥客栈 倦鸟归旧林

  烈日当空,晒得那林中的飞鸟都懒得动弹,但好在莱州临海,才不令这人间太过闷热,添了些许的凉。

  跫音作作。

  杨雨寒虽没了风术加持,但其用手足喷射真气的能力却变得愈发熟练,他忽然灵机一动,擅自给这一方法取了个响亮的名字——“御空术”。而此时的他并不知道,此法本来的名字叫做“气凭”,乃是四国通用之术。

  他拼命地跑,几乎脚不着地。只为将离别的伤感暂时抛在脑后,一声声短促的轻响不绝于耳,同时也在他踏过的地方留下了一长串浅浅的小坑。

  ……

  大约赶了有三四里,杨雨寒终于来至在一条半东半西的平坦官道上,一踏上去,他就感觉到脚底的泥土夯筑得十分结实,为了不破坏他人的劳动成果,他便没有再继续使用“气凭”。

  此刻已值午时,奔波了一路的他……不禁有些饥饿,就想着找一家客栈休息休息,可刚刚走了没多远,他就感觉这种原始的方式实在是没有效率,而放出风神呢……他又怕节外生枝,遂还是决定迁移至路旁,并沿着官道的方向继续蹿行。

  就这样又行了七八里,终于望见远方有几棵环生的巨木,在那片坦荡的草地上尤显得十分扎眼。走近一瞧,才知果然是客栈,却又不像是客栈。入口处两棵巨木横生的粗枝密集纠缠在一处,枝上含苞的小花排列有序,组成了四个粉白的大字——归林客栈。取得是“倦鸟归林”之意,的确也十分应景。

  而在那环木深处,则又簇生了数棵粗硕的大树,树间藤桥相接,上下楼梯盘旋,树内尽被掏空,透过门前纤细藤条组成的垂帘,听得那楼上楼下人声鼎沸,见得那精妖人怪觥筹交错、狐女蛇仙陪坐当间。

  “呦?!”一匹身穿小二装束的人形马怪正巧回头瞧见了他,于是吆喝一声,便四蹄着地地跑了过来,又在临近杨雨寒时重新站立了起来,笑容满面地说道,“这位客官,您是打尖还是住店?”

  杨雨寒觉得有些发瘆,不由得后退了一步,略带拘谨地回道:“打、打尖。”

  “客官里边请~!”马怪扬声道,“打、尖儿、一位!”直震得杨雨寒有些耳鸣,嫌弃地斜了他一眼。

  这大长脸,真丑。

  “客官请。”马怪说着,便将他迎进了正中的清净树屋之中。

  一进树屋,即看到门的左侧是一张很矮的柜台,柜台的后边有一个直径约莫一丈的水盆,盆中蹲了个脑满肠肥的章鱼怪物,正一边认真地记账珠算,一边舀起一瓢水缓缓地倒在头顶。

  “小凤。快,过来接客。”马怪唤了一声,便有一身穿粗布衣裤、却眉清目秀的白净少女小碎步走了过来,微低着头、老实巴交地说道,“客官,请随我来。”

  杨雨寒颔了颔首,遂跟她来到了靠窗的那张圆桌旁。

  少女见他出了不少的汗,于是匆匆提了壶茶水给他倒上,然后才柔声轻问,一边将右侧的一缕鬓发快速捋在了耳后:“客官,您想吃点什么?”

  杨雨寒大饮了一口,进而放下茶杯,向她询问了句:“你们这儿都有什么?”

  少女将双手并拢于小腹前,礼貌地回道:“客官您是第一次来吧?我们这菜肉海鲜什么都有,煎炒烹炸什么都会,客官请随便点。”这孩子虽模样老实,说话做事却一点儿也不木讷,能在这满是妖怪的客栈里当值,说不定也并非人类。

  杨雨寒一边在桌上点指,一边想了想说:“来一盘酸辣土豆丝,来两个四喜丸子,一个饽饽就好。”他毕竟是莱州生人,这里虽属异界,但饮食习惯一般取决于地域和人口的迁徙,所以应该也差不太多。

  少女回答说:“好,客官请稍等,饭菜一会儿就得。”说完便笑着离开了。

  “嗯……”杨雨寒趁着等待的功夫,又四处张望了一番——这房间虽小,却十分通透阴凉,透过他右手边的窗户,可以看到深处还立了几栋树屋,其中左上方的窗旁,坐着个头顶白色帷幔的人,似乎是一个女子。而在这房间内,除了他现在所处的那张桌子外,还放了三张圆桌。也就在另一侧,坐了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面前只放了一壶酒和两套碗碟,似乎是在等人。

  望见雨寒在瞧着自己,那中年男子竟咧嘴笑了起来,一手提着酒壶,一手拿着海碗,直接坐到了他的侧面:“这位兄弟……咱们喝点儿啊?”

  杨雨寒忙笑着摆了摆手:“小弟不会饮酒,您自己喝就成。”

  “不会可以学嘛。”说着,那男子就侧身向少女招呼道,“小二,再给我拿个海碗!”

  少女颔首应下,他便又继续朝着雨寒说道:“兄弟是哪里人啊?”

  杨雨寒礼貌地说:“小弟乃济南生人。”

  “济南府?!”男子闻言大奇,“东宫最近有什么新政么?”

  杨雨寒微笑道:“小弟只是野人(城外的百姓),对东宫之事鲜有耳闻。”

  “哦。”男子点了点头,声音短促而又有力,“那兄弟来此地作甚?”

  杨雨寒回答说:“小弟来此地访友,这是刚要返乡。”

  “哦。”男子又点了点头,正好那少女送来了海碗,于是他连忙拿过,放置于雨寒面前,“来!兄弟!陪爷们儿喝上一碗!”说着,他就将两只海碗依次倒满了酒,进而又举了起来。

  由于他举得太快,碗中的酒顿时洒了一小半。

  杨雨寒连忙将一旁的茶杯端起:“小弟真的是不胜酒力,而且下午还要赶路。这次我就先以茶代酒,敬一敬兄台。”

  男子大手一挥:“诶~你这人忒也小气,又不用你来赶路,喝这么点儿酒怕甚?”

  杨雨寒赔笑道:“小弟是步行来的。”

  男子微微一愣,旋即惊疑道:“这么老远的路你是走着来的?!”

  杨雨寒颔首应道:“嗯。”

  男子听了,又将那海碗搁在了桌上:“那你是练家子吧?”

  杨雨寒笑言:“也谈不上什么练家子,只是初学。”

  “哦——”男子先作出恍然之状,后又忽凑上了前来,“那你们家是做买卖的吧?”

  杨雨寒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说,但还是点了点头:“嗯,您是怎么看出来的?”

  男子一拍桌子,趾高气扬地说道:“那还用看嘛,要是没钱谁能学的起玄学?!就算是上个庠序不也得要钱!”

  杨雨寒这才听懂,于是笑了笑又道:“呵呵,您说的也对。”

  “哼!”男子气冲冲地说,“你就说这哪里不要钱吧?!他们那些人大把的银子花着,漂亮的娘们儿搂着,草菅人命的事儿干着,可是咱们呢?!一天到晚东跑西颠、累死累活的也挣不来几个子儿。”

  杨雨寒听出他也是做买卖的,遂应道:“是啊……我们家也只是个做小买卖的,确实也很不容易。而那些个农民就更不用说了。”

  “哎!”男子慨叹一声,进而将雨寒面前的酒也拿来一饮而尽,“你说那东宫有正事不,一天……”言至半途,门口忽然传来了一男子的洪亮之音,“哥哥!我来晚啦!”

  

第四十三章 环木拥客栈 倦鸟归旧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