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善恶如水火 何曾有对错

  “风神。”杨雨寒一边说,一边用木术在身旁幻化出了小凤的模样,“你记住这位姑娘,一会儿你就以东南八里外的村子为原点,用你最快的速度去寻找她。还有,她很有可能是跟一个身材很壮的年轻和尚在一起,一旦发现他们,就先把和尚制服、将那位姑娘救下,然后再跟我汇合。”

  “汪。”风神低吠着应下,旋即向东南御风而去,转眼间消失了踪影。杨雨寒也随之跟上,利用气凭之术快速地奔跑起来。

  ……

  约莫过了有七八分钟,杨雨寒已路过了丁家村很远。而就在他行至于一座小山前时,风神循着他的味道赶了过来。

  杨雨寒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小凤和什么和尚,于是疑惑地问向风神道:“风神,你找到他们了么?”

  风神颔了颔首。

  “那……”杨雨寒奇道,“怎么没把他们给带过来?”

  风神“汪”了一声,接着便朝南调过了身子,又回头看了看他。杨雨寒心知其意,随之跨在了“藏獒”背上,任由它载着,径向着南方飞去。

  ……

  刚刚飞出了十几里,杨雨寒便望见远处的一大片争荣密林内,不断有夺目的金光闪烁。而在其降落之后,才瞧清是两位和尚正在交手。并且因为两人的争斗,四周已然是一片狼藉——有的树木被整齐的斩断,有的树木却是被撞碎,还有的……则直接化作了齑粉,仅留下高矮不一的底部、和顶端半弧形的缺口。

  一位僧衣上打满补丁的白须老者,正抡圆了手中的破旧禅杖、猛朝一身材壮硕的大和尚砸下。大和尚却执一根僧棍原地不动,单凭右拳就将其重重地锤了回去。

  “铛!!!”

  又一片金光猝然迸散,风神竟似乎对此颇为忌惮,连忙闪身躲过了射向这边的一道。

  “够了!”眼看那老僧不依不饶,大和尚不由得怒火中烧,先是一声有如洪钟的怒喝,进而又迅猛打出了三拳,直把那老僧打得节节败退,禅杖都险些脱手,“师父,你莫要逼我!!”

  老僧好不容易才止住了身形,面色虽依旧坚忍,却倏地晃了一晃,紧接着,便有一丝鲜血从他的嘴角缓缓溢落,应该已受了内伤。杨雨寒见此情形,连忙从獒背飞跃而下,伸手扶住了他:“您没事吧大师?”

  老僧平静地点头示谢,又十分从容地擦了擦嘴角。

  “师父,徒儿既已知错,你为何还这般对我?!”大和尚拧眉瞪眼地说道。

  老僧轻叹一声:“哎,你之神通皆出于我,如今你做下如此罪孽深重之事,自然也与我脱不了干系。我这么做,只是想收回你的神通,使你不再作恶。”

  大和尚则盛怒道:“你若收了我的神通,那跟杀了我有什么区别?!你身边的这个人一看就是来抓我的,我若无神通护体,早晚都难逃一死!”

  老僧淡然地说:“我这么做,只是为了忏悔。而之于你的因果,也仅之于你,并不与他人相关。”

  大和尚愤愤不平地说道:“那师父你呢?!你之前不也是杀过人么?!”

  杨雨寒大吃一惊,听他的言外之意,就是他自己也杀过人了。而那个受害者……恐怕就是众人正在寻找的小凤。

  老僧则单手立掌:“阿弥陀佛,无论我的因果到与未到,我都已视之泰然。”

  “好!”大和尚恨恨地说,“那按师父的话说,那个被我杀死的人,也自有他的因果,所以徒儿就只是替天行道,还有什么过错?!”

  老僧答说:“当年佛祖即将入灭之时,阿难尊者曾问过我佛:‘佛入灭后,以谁为师?’,佛言:‘以戒为师’。足可见戒之重要。你的过错……不在于你杀的是‘他’,而是在于你杀生,破了杀戒。如今你戒体已消,就如覆水难收,破镜难圆,再怎么忏悔都已然无用。”

  听到这里,杨雨寒又不禁有些糊涂,因为受害的如果是小凤,那他们说话的时候就应该提到“姑娘”二字才对。可是听来听去,都好像他杀害的是另一个人,这也令杨雨寒稍稍地松了一口气。

  ……

  大和尚凛然道:“呵呵,菩萨也曾经说过,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这么做,只是为了渡他,让他尽早地脱离烦恼。”

  老僧又一声轻叹:“哎,你自幼便十分聪慧,但你也是受聪慧所害,只顾得学那些神通,却从不虔心听授。地藏菩萨所说的这句话,乃是当时接受了佛祖的重托,因此立下了‘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的大愿,以己之大能,现身于六道之中,广设方便,救渡苦难众生。而你未先自度,便妄学菩萨渡人,此般取巧,乃是魔道所为。”

  大和尚怒极反笑:“哈哈哈……徒儿既已入了魔道,可凭师父慈悲,何不宽待于我?”

  老僧不动声色地说道:“我从未敢说自己慈悲。以我之愚钝,只求止持、自律自省。若众生见我能有所感,从而奉行诸善,那也只是我佛之德,众生之德。”

  大和尚怒道:“好!就算师父只求自度,那佛祖呢?菩萨呢?我刚一出生就被父母抛弃,前去认亲又被羞辱,阴险小人诓我酤酒,才使我最终铸成大错,这些时候他们都在哪呢?怎么不来救我?”说到后来,竟似有一丝委屈。

  老僧顿了顿道:“你所遭受的一切苦难,都是佛祖对你的考验。当你还是个婴儿时,佛祖悯你无能,遂才将我引至在你的身边,授你神通,教你佛学,便是给了你应对之法。没想到你却不加善用,先着了相,冒然前去认亲;又失了心智,轻易受人蛊惑;还中了三火(贪嗔痴),对那位好心的施主心生歹意;最后又破了杀戒,加害了那位公子。如今你的业障已然太重,还妄想以色观、以音求、起邪觐,自然见不到我佛。”

  大和尚蔑笑道:“呵呵,若是我佛真正慈悲,当时就应该丢下别管我,让我直接死了,也不会留下这诸多祸患。他这么做,分明是在害人,也是在害我。这佛,我不见也罢!”

  老僧微微摇了摇头:“哎,你不观自心,无人可见。”

  大和尚怒喊道:“那是你们不肯,所以才看不见我!”

  老僧叹息着说:“佛曰‘相由心生’,以我之心,见你之相,令我怜悯。以你之心,见众生相,皆是恶魔。”

  大和尚冷笑道:“呵呵,谁是恶魔?佛说魔是魔,魔说佛也是魔。你总说止持、作持,说什么诸恶莫做、众善奉行,可这善只是你的善,这恶也只是你的恶!你的恶对魔来说是善,你的善对魔来说则成了恶。这便如同水火,哪有什么对错?!”

  老僧闻言微愣,过了片刻才说:“你既然曾经入我佛门,便应视佛门之善为善,视佛门之恶为恶。可如今你已破见,佛门已留你不得。”

第五十六章 善恶如水火 何曾有对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